歷史小說
分享到:

第5部:帝國飄搖 第十一章 千古,唯此一人

所屬目錄:明朝那些事兒    明朝那些事兒作者:當年明月

  【愛與恨的邊緣】

  萬歷五年(1577)的奪情事件結束了,張居正獲得了徹底的勝利,事實證明,以眼前這些小嘍羅的實力,是動不了張大哥分毫的,自打嚴嵩、徐階、高拱這批高水平選手退役后,江湖人才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張居正對此有著十分清醒的認識,所以他越發有恃無恐,推行自己的政令,誰不聽話就滅了誰,自從趕走高拱后,內閣中只剩他一人,為體現民主風格,他又陸續提拔幾人入閣,先是呂調陽,然后是張四維,馬自強,申時行,當然了,這幾位仁兄雖然籍貫不同,愛好不同,高矮胖瘦長相各異,但對于張居正而言,他們是同一類人——跑腿的,有著共同的優點——聽話。

  但后來的事實發展證明,對于這四個人,他還是看走了眼,至少看錯了一個。

  除了工作上獨斷專行外,張居正還常常對人說這樣一句話:我非相。

  這句話看上去十分謙虛,表明我張居正不是宰相。但很不幸的是,這句謙虛的話還有下半句:乃攝也。

  綜合起來,這就是一句驚天地泣鬼神的話:

  我不是宰相,而是攝政。

  所謂攝政,就是代替皇帝行使職權的人,對張居正而言,宰相已經是小兒科了,只有攝政才夠風光。一個平民竟然如此風光,如果當年廢除宰相的朱元璋泉下有知,恐怕會氣得活過來。

  但張居正明顯是不怕詐尸的,他受之無愧,并在家里掛上了這樣一副對聯:

  〖日月共明,萬國仰大明天子。

  丘山為岳,四方頌太岳相公。〗

  這副對聯用黃金打造,十分氣派,但要換在以前,這是個要人命的東西。因為所謂太岳,就是張居正的字,而眾所周知,對聯的下半句要高于上半句,如此一來,張居正就比皇帝更牛了。

  而牛人張居正非但沒有拒收,還堂而皇之地裱起來,就差貼在門口當春聯用了。

  但一個人天下無敵太久,老天爺也會不滿的,畢竟他老人家喜歡熱鬧,于是在冥冥之中,他給張居正找來了兩個敵人,一個是他的上級,一個是他的下屬。

  張居正的上級,就是皇帝。

  說起這二位的關系,實在是錯綜復雜,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綜合說來,這是一個由愛生恨的故事。

  萬歷皇帝朱翊鈞,嘉靖四十二年(1563)出生,是隆慶皇帝的第三個兒子,這位仁兄運氣很好,六歲就立了太子,四年后又死了爹,直接當了皇帝,比起他那位連個太子名分都沒有,提心吊膽當了三十多年王爺的爹來,強得不是一星半點。

  而如果仔細分析他的履歷,你就會發現,這位被譽為明代第一懶人的皇帝,實際上曾是一個無比聰明勤奮的人。

  萬歷是個很聰明的孩子,從小認字很早,而且很懂事,雖然不用他幫家里做飯,打洗腳水,但他也知道父親死得早,母親一個人不容易,要想維持住這個家,就得靠張先生。

  這是他的母親告訴他的,在近十年的時間里,他對此深信不疑。

  他和張先生的第一次親密接觸,是在父親剛死的時候,他還清楚地記得,那是一個十分危急的時刻,萬惡的高老頭(高拱同志)欺負他年紀小,他媽又是個寡婦,準備把他的皇位奪走,讓他下崗走人,關鍵時刻,張先生出現了,這位蓋世英雄拯救了他們母子,并趕走了邪惡的高老頭,在偉大的張先生的幫助下,好人戰勝了壞人,世界再次恢復了和平。

  這大概就是萬歷對張居正的第一印象,而此后母親的種種言行也加深了他對張先生的好感。

  由于父親死得早,他的小學教育基本上是由張居正完成的,這位首輔大人可謂多才多藝,除了處理政務外,對他的學習也絲毫不放松,閑來無事還編了一本書,叫做《帝鑒圖書》。

  毫不夸張地說,如果今天搞一個優秀少兒圖書評選,這本書絕對可以名列前茅,在此書中,張居正特意挑選了一百一十七個歷史事件,其中好事八十一件,壞事三十六件,每件事情都配有插圖,類似于小人書,講明白為什么好,為什么壞,相信只要不是白癡,就一定能看得懂。

  為了貫徹以人為本的教育理念,張居正確實下了很大功夫,他不但編了書,還每天跑來給小皇帝講故事,指著書上的插圖,告訴萬歷,哪個是好人,哪個是壞人。

  萬歷的童年就是這樣度過的,對這個既幫自己干活,又給自己講故事的張先生,他有著十分深厚的感情。甚至于每次張居正上朝時站在他的面前,他都覺得過意不去:張先生站著,我怎么好意思坐著?

  問題在于皇帝沒法站著上朝,于是他給了張居正一個特殊待遇,每到夏天熱時,張居正的身邊就站著兩人,專門給他扇扇子;冬天冷時,張居正的腳底下總有一塊鋪好的氈布(當然,別人是沒有的),當旁邊的諸位同僚擦汗打哆嗦時,張先生這里卻是氣定神閑,搞得大家總仰天長嘆:人和人就是不一樣啊。

  在萬歷看來,張居正是一個類似父親的人。

  而那位在一旁煽風點火,引導萬歷的李貴妃(現在是太后了),對張居正卻有著完全不同的動機。

  李太后是一個不尋常的女人,她籍貫山西,出身低微,家里原來雖做過小生意,也無非是混碗飯吃。幸好長得漂亮,被皇帝選中,還生了個兒子,估計她從小經常逛集貿市場,討價還價,社會經驗豐富,所以在宮中很會來事,人緣也好,這才開始發達起來。但后來的事情發展證明,她的本性始終未曾變過——生意人。

  從看到張居正的第一眼起,李太后就意識到,這是一個極有利用價值的人,不但能謀善斷,而且政務能力極強,加上他的丈夫隆慶皇帝為人老實、膽小怕事不說,還是個老病號,哪天腳一蹬就咽了氣,那都是說不準的事情。

  雖說李太后精明強干,也有一定的政治野心,但她很清楚,中國很廣闊,事情很復雜,像收稅、打仗、城管、救災之類的事,自己是搞不定的,只能依靠大臣去辦。換句話說,她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從這一點看,她比后來的那位慈大媽(慈禧)不知要強多少倍。

  【關于后宮參政問題的調研】

  這是個十分有趣的問題,縱觀整個明代,什么事情都有,太監專權,大臣獨裁,可偏偏老婆(后宮)參政的問題并不多見,什么女主當國,垂簾聽政,壓根就沒有市場,看上去很讓人費解,但只要略為分析,就會發現,其實原因十分簡單。

  先介紹一下相關知識,要知道,在中國歷史上,女性參政折騰事的并不少見,但折騰出好結果的卻并不多見,像慈禧這類的二桿子更是數不勝數,講到這里,也請諸位女性同胞暫不要動手,容俺說完。

  女性在從政方面之所以比男性困難,說到底是個生理結構問題,政治問題是世界上最復雜的問題,需要極大的理性,但女性情感豐富,很多事情上往往會跟著感覺走,比如慈禧大媽,開始知道光緒改革,還比較支持,但一聽說改革要革自己,就把人給廢了,這還在其次,關鍵在于她明明知道大清國快完蛋了,不改革不行,只為了吐口惡氣,把維新派的那一套也給廢了,實在太不理智。

  沖動是魔鬼,這話一點不錯。

  當年秦孝公的兒子恨透了商鞅,等老爹一死就找來幾匹馬把他給分了(五馬分尸,學名車裂),但分尸歸分尸,商鞅的那一套他還是照著用,一點不耽誤,相比而言,慈大媽的檔次實在差得太遠。

  到后來,慈大媽因為洋人不準她廢掉光緒,且一直指手劃腳,一怒之下,就去利用義和團,把那一幫大師兄、二師兄都請到京城,估計是戲看多了,什么刀槍不入的鬼話都相信,還公然向全世界列強宣戰(早干嘛去了),也不派兵出國,唯一的軍事行動就是攻打各國使館,就那么高幾層樓,對方撐死也就上百人,清兵圍,義和團圍,十天半個月打不進去,等到人家一派兵又慌了,趕緊撤除包圍,還往使館里送西瓜,被人趕到西邊,一路上吃盡了苦受盡了累,回來卻又十分大度,表示愿意以舉國之力,結列強之歡心。

  說起這位慈大媽,真是一聲嘆息,不知從何講起,國家被她搞得一團漿糊,亂象叢生,歸根結底,還是因為慈大媽感情太豐富,不按常理出牌,雖說工于心計,也只能玩玩權謀,整死幾個親王,過過舒坦日子,讓她治國安邦,那是沒有指望的。

  當然了,成功的例子也是有的,比如偉大的武則天女士,那就真是身不能至,心向往之,一步一個腳印,從宮女到皇后,再到皇帝,但凡敢擋路的,全部干掉,連兒子也不例外,看似和慈禧沒什么區別,但她在歷史上的名聲比慈禧實在好得太多。

  因為當慈禧看戲的時候,武則天在看公文,慈禧在吃幾百道菜的時候,武則天連晚飯都顧不上,自執政以來,她始終兢兢業業,不敢有絲毫松懈,她很清楚,作為一個政治家,除了得到,還必須付出。

  所以慈禧只是個陰謀家,而武則天是政治家,陰謀家只能整人,政治家除了整人外,還要整國家。

  而李太后就不同了,她既不是陰謀家,更不是政治家,從某種意義上說,她是個維持家庭的家庭主婦。

  歷朝歷代,之所以老婆干政頻繁出現,說到底還是因為皇帝權力大,用歷史術語講,這叫后權源自皇權,一旦皇帝死了,兒子又小,老婆想不掌權都不行。可在明代,皇帝本人就沒什么權,隆慶皇帝干了五六年,有一多半時間在挨罵,想買點珠寶首飾,戶部還不給錢,過得非常之窩囊,面對這種局面,想把日子過下去,也就只能依靠張居正了。

  而且張居正這個人除了工作出色外,長得也帥,當然這個帥的定義和今天不同,在明代,有一把大胡子是帥哥的第一特征(絡腮胡子不算,在當時那是土匪特征),最符合標準的,是關公的那一種,隨風飄揚,不但美觀,沾點墨水就能寫字,也很實用。張居正五官端正不說,還有一把這樣的胡子,既有能力又有相貌,李太后要不喜歡他,那就真沒天理了。

  所以雖然這對母子的閱歷和動機不同,但有一點他們是一致的,那就是張先生是一個很重要的人,必須依靠他——至少目前是這樣。

  對這對孤兒寡母的心思,張居正十分明白,對李太后,他禮敬有加,給足面子,畢竟這人也算自己的上級,但對萬歷,態度就完全不同了,張先生似乎完全不把皇帝當干部,想怎么說就怎么說,想怎么訓就怎么訓,比爹還爹。

  最駭人聽聞的一件事情,是在萬歷讀書的時候發生的,那時萬歷正在讀論語,張居正站在一邊聽,讀到其中一句“色勃如也”的時候,小朋友一時大意,認了個白字,把勃讀成了“背”音。

  這實在不是個大事,可萬歷剛剛讀完,就聽得身旁一聲大吼:

  “這字應該讀勃!”

  如果你今天在學校里讀錯字,被人這么吼一句,也會不高興,估計個把性格型的還會回一句:老子就愛讀背,你怎么著?

  但當時的萬歷,至高無上的皇帝大人卻沒有回嘴,不但沒有回嘴,還嚇得發抖,趕緊修正,相信這句話他一輩子再也不會讀錯了。

  在封建社會,無論從哪個角度看,張居正的行為都是大逆不道,拉出去剮一千遍都不過分,連孩子他親爹都沒這么訓過,張先生竟敢如此放肆,真是欺負朱重八不在了。

  但張居正之所以有如此舉動,絕不是為了耍威風,只是因為在他的內心深處,隱藏著一個夢想。

  三十年前,當他剛剛進入朝廷時,坐在皇位上的是嘉靖,這位極難伺候的仁兄讓張先生吃盡了苦頭,前后躲閃,左右逢迎,歷經千辛萬苦才把他熬死。

  接班的隆慶卻是個完全相反的人,什么事情都沒主意,也不管,大事小事都得自己干。

  雖說這樣也不錯,但張居正知道,自己總有一天是要死的,攤上這么個皇帝,出了事誰來給他擦屁股?

  所以他希望培養一個合格的接班人,他希望經他之手,成就一位千古明君。

  萬歷,你就是我的目標,我將用畢生之心血去培養你,我已不再年輕,也終將死去,但我堅信,你的名字將和漢武帝、唐太宗并列,千古傳誦,青史流芳。

  如此,則九泉之下,亦當含笑。

  事情似乎比想象得還要順利,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所有人都在張居正的軌道上有條不紊地行進著,朝政很穩定,皇帝很聽話,皇帝他媽很配合。

  然而正是因為太正常,正常到了不正常的地步,就出問題了。

  我當年上高中的時候,有一個同學,簡直嗜玩如命,每天最大的夢想就是不用上學,到處去玩耍,于是經常曠課終于惹怒了老師,讓他回家去了。開始這位兄弟還很高興,可在家住了兩個月,死乞白賴地又回來了。我問:何以不玩?答:玩完,無趣。

  萬歷皇帝的情況大致如此,剛即位時,他才不到十歲,什么事情有張居正管著,啥也不用干,高興都來不及,可時間一長,就沒意思了,拿起一份奏疏,想寫點批示,一看,上面張居正都給批好了,一二三四,照著辦就行。這還不算,連劃勾蓋章的權力他都沒有,要知道,那是馮保的工作。

  畢竟十六七歲了,沒有事干,那就找人玩,但很明顯,張居正沒有陪他扔沙包的興趣,于是萬歷只好找身邊太監玩。

  太監玩什么他就玩什么,太監斗蛐蛐,他就斗蛐蛐,太監喝酒,他就喝酒,太監喝醉后喜歡睡覺,他喝醉后喜歡鬧事(酒風不好)。

  于是萬歷八年(1580),酒風不好的萬歷兄終于出事了,有一天,他又喝醉了,在宮里閑逛,遇上了一個太監,突然意氣風發,對那位仁兄說:你唱個歌給我聽吧。

  一般說來,在這種場合,遇上這種級別的領導,就算不會唱歌,也得哼哼兩句過關。可這位太監不知是真不會唱歌,還是過于害怕,站在原地半天沒有出聲。

  皇帝大都沒什么耐心,特別是喝醉的皇帝,看著眼前的這個木樁子,萬歷十分惱火,當即下令把這位缺乏音樂素養的兄弟打了一頓,打完了還割了他一束頭發,那意思是本來要砍你的頭,而今只割你的頭發,算是法外開恩。

  換在其他朝代,這事也就過了,天子一言九鼎,天下最大,不會唱歌就人頭落地也不新鮮,但萬歷不同,他雖是皇帝,上面還是有人管的。

  在萬歷剛剛發酒瘋的時候,馮保就得到了消息,他即刻報告了李太后,于是當皇帝大人酒醒之后,便得到了消息——李太后要見他。

  等他到地方的時候,才知道事情大了,李太后壓根不跟他說話,一見面就讓他跪,然后開始歷數他的罪惡,萬歷也不辯解,眼淚一直嘩嘩地,不斷表示一定改過自新,絕不再犯。

  好了,到目前為止,事情還不算太壞,人也罵了,錯也認了,就這么收場吧。

  然而李太后不肯干休,她拿出了一本書,翻到了其中一篇,交給了萬歷。

  這似乎是個微不足道的舉動,但事實上,張居正先生的悲慘結局正是源自于此。

  當萬歷翻開那本書時,頓時如五雷轟頂,因為那本書叫《漢書》,而打開的那一篇,是《霍光傳》。

  霍光,是漢代人物,有個異母兄弟是名人,叫霍去病。但在歷史上他比這位名人還有名,干過許多大事,就不多說了,其中最大的一件事情,就是廢過皇帝。

  廢了誰,怎么廢的,前因后果那都是漢代問題,這里不多講,但此時,此地,此景,讀霍光先生的傳記,萬歷很明白其中的涵義:如果不聽話,就廢了你!

  而更深一層的含義是:雖然你是皇帝,但在你的身邊,也有一個可以廢掉你的霍光。

  萬歷十分清楚,這位明代的霍光到底是誰。

  生死關頭,萬歷兄表現了極強的求生欲望,他當即磕頭道歉,希望得到原諒,并表示永不再犯。

  畢竟是自己的兒子,看到懲罰已見成效,李太后收回了威脅,但提出了一個條件:皇帝大人既然犯錯,必須寫出檢討。

  所謂皇帝的檢討,有個專用術語,叫“罪己詔”,我記得后來的崇禎也曾寫過,但這玩意通常都是政治手段,對“凈化心靈”毫無作用。

  想當年我上初中時,為保證不請家長,經常要寫檢討,其實寫這東西無所謂,反正是避重就輕,習慣成自然,但問題在于,總有那么幾個缺心眼的仁兄逼你在全班公開朗誦,自己罵自己,實在不太好受。

  而皇帝的“罪己詔”最讓人難受的也就在此,不但要寫自己的罪過,還要把它制成公文,在天下人面前公開散發,實在太過丟人。

  萬歷兄畢竟還是臉皮薄,磕完頭流完淚,突然又反悔了,像大姑娘上轎一樣,扭扭捏捏就是不肯動筆,關鍵時刻,一位好心人出現了。

  “我來寫!”

  無私志愿者,張居正。

  要說還是張先生的效率高,揮毫潑墨,片刻即成,寫完后直接找馮保蓋章,絲毫不用皇上動手。

  萬歷坐在一旁,呆呆地看著這一切,喝醉了酒,打了個人,怎么就落到這個地步?差點被人趕下崗?

  在他十八歲的大腦里,一切都在飛快運轉著,作為一個帝國的統治者,為什么會淪落到如此境地?是誰導致了這一切?是誰壓制了自己?

  他抬起了頭,看到了眼前這個正在文案前忙碌的人,沒錯,這個人就是答案,是他主導了所有的一切,這個人不是張先生,不是張老師,也不是張大臣,他是霍光,是一個可以威脅到自己的人。

  在張居正和李太后看來,這是一次良好的教育機會,萬歷兄將從中吸取經驗,今后會好好待人,在成為明君的道路上奮勇前進。

  然而就在這一團和氣之下,在痛哭與求饒聲中,一顆仇恨的種子已經埋下,八年的感情就此劃上句號,不是因為訓斥,不是因為難堪,更不是因為罪己詔,真正的原因只有一個——權力。

  我已經十八歲了,我已經是皇帝了,憑什么指手劃腳,憑什么威脅我?你何許人也?貴姓?貴庚?

  這就是萬歷八年發生的醉酒打人事件,事情很簡單,后果很嚴重,皇帝大人的朋友和老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敵人。

  但整體看來,局勢還不是太悲觀,畢竟還有李太后,有她在中間調和,張居正與萬歷的關系也差不到哪去。

  可問題在于,這位中年婦女并非緩沖劑,反倒像是加速劑,在日常生活中,她充分證明了自己的小生意人本色——把占便宜進行到底。

  自從有了張居正,李太后十分安心,這個男人不但能幫她看家,還能幫她教孩子,即當管家,又當家庭教師,還只拿一份工錢,實在太過劃算。

  對于小生意人而言,有便宜不占,那就真是王八蛋了,于是慢慢地,她在其他領域也用上了張居正,比如……嚇唬孩子。

  小時候,我不聽話的時候,我爹總是對我說,再鬧,人販子就把你帶走了,于是我立刻停止動作,毛骨悚然地坐在原地,警惕地看著周圍,雖然我并不很清楚,人販子到底是啥玩意,只知道他們喜歡拐小孩,拐回去之后會拿去清燉,或是紅燒。

  萬歷也有淘氣的時候,每到這時,頂替人販子位置的,就是張居正,李太后會以七十歲老太太的口吻,神秘詭異的語氣,對鬧騰小孩說道:

  “你再鬧!讓張先生知道了,看你怎么辦?”(使張先生聞,奈何)

  這句話對萬歷很管用,很明顯,張先生的威懾力不亞于人販子。

  自古以來,用來嚇唬小孩的人(或東西)很多,從最早泛指的老妖怪,魔鬼(西方專用),到后來的具體人物,比如三國時期合肥大戰后,戰場之上彪悍無比的張遼同志,就曾暫時擔任過這一角色(再哭,張文遠來了!),再后來,抗日戰爭時期,日本鬼子也客串過一段時間,到我那時候,全國拐賣成風,人販子又成了主角。

  總而言之,時代在變,嚇人的內容也在變,但有一點是不變的,但凡當這類主角的,絕不是什么讓人喜歡的角色。

  所以從小時起,在萬歷的心中,張居正這個名字代表的不是敬愛,而是畏懼,而這在很大程度上,應該歸功于他的那位生意人母親。

  對不斷惡化的局勢,張居正倒也不是毫無察覺,在醉酒事件之后不久,這位老奸巨滑的仁兄曾提出過辭職,說自己干了這么多年,頭發也白了,腦袋也不好用了,希望能夠早日回家種紅薯,報告早晨打上去后,一頓飯工夫回復就下來了——不行。

  萬歷確實不同意,一方面是不適應,畢竟您都干了這么多年,突然交給我,怎么應付得了;另一方面是試探,畢竟您都干了這么多年,突然交給我,怎么解釋得了。

  兩天后,張居正再次上書,堅決要求走人,并且表示,我不是辭職,只是請假,如果您需要我,給我個信,我再來也成。

  張居正并不是虛情假意,夏言、嚴嵩、高拱的例子都擺在眼前,血淋淋的,還沒干,唯一能夠生還的人,是他的老師徐階,而徐階唯一的秘訣,叫做見好就收。

  現在是收的時候了。

  這話一出來,萬歷終于放心了,不是挖坑,是真要走人。按照他的想法,自然是打算批準了,如果事情就這么發展下去,大團圓結局是可以期待的,然而關鍵時刻,鬧事的又出場了。

  生意人和政治家是有區別的,最大的區別在于,政治家是養羊,生意人是養豬。養羊的,每天放養,等到羊毛長長了,就剪一刀接著養,無論如何,絕不搞魚死網破,羊死毛絕的事情,而生意人養豬,只求養得肥肥的,過年時一刀下去,就徹底了事,沒有做長期生意的打算。

  李太后是生意人,她沒有好聚好散、細水長流的覺悟,也無需替張居正打算,既然好用,那就用到用廢為止,于是她開了尊口:

  “張先生不能走,現在你還年輕,等張先生輔佐你到三十歲,再說!”(待輔爾到三十歲,那時再做商量)

  這可就缺了大德了。

  想走的走不了,今年都五十六了,再干十年,不做鬼也成仙了。

  想干的干不上,今年才十八歲,再玩十年,還能玩出朵花兒來?

  但太后的意旨是無法違背的,所以無論虛情假意,該干的還得干,該玩的還得玩,張居正最后一個機會就此失去。

  既然不能走,那就干吧,該來的總要來,躲也躲不掉,懷著這種覺悟,張居正開始了他最后的工作。

  從萬歷八年(1580)到萬歷十年(1582),張居正進入了一種近乎癲狂的狀態,他日以繼夜地工作,貫徹一條鞭法,嚴查借機欺壓百姓的人員,懲辦辦事不利的官員,對有劣跡者一律革職查辦,強化邊境防守,俺答死了,就去拉攏他的老婆三娘子(當年把漢那吉沒娶過去的那位),只求對方不鬧。里里外外,只要是他能干的,他都干了。

  大明帝國再次煥發了平靜與生機,邊境除了李成梁先生時不時出去砍人外,已經消停了很多,國庫收入極為豐厚,存銀達到幾百萬兩,財政支出消除了赤字,地方糧倉儲備充足,至少餓不死人,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完美。

  與蒸蒸日上的帝國相反的,是張居正蒸蒸日下的身體,在繁雜的工作中,他經常暈倒,有時還會吐血,然而事已至此,又能如何?

  這就是張居正的最后兩年,每一天,他都相信國家的前途,相信平民百姓的生計,相信太平盛世的奇跡,相信那偉大的抱負終會實現。

  以他的生命為代價,他堅信這所有的一切。

  在他的人生的每一刻,都灑滿了理想與信念的光輝。

  【失去、得到】

  萬歷十年(1582)六月二十日,帝國內閣首輔,上柱國,正一品太師兼太傅,中極殿大學士張居正卒,年五十八,謚文忠。

  張居正死了,皇帝十分之悲痛,這是真的,畢竟一個人陪伴了自己那么久,干了許多事,沒有感情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很是哭了幾場,甚至有幾天悲痛得上不了朝。

  悲痛之余,他還下令撫慰張居正的家人,并舉辦了隆重的悼念活動,一時之間,全國處處都是哀悼之聲。

  但以他和張居正的關系,和從前那許許多多不堪回首的往事,太有感情也是不可能的,所謂十分之悲痛,其實也就悲痛十分鐘而已。

  所以在短暫悼念之后,長期清算的時候就到了,六月份張居正死,十二月份就動手了,當然,對手還不是張居正。

  事實上,在當時的朝廷里,最為人忌恨的人,是馮保,張先生好歹是翰林出身,一步一步熬上來的,馮太監這樣一步登天的人,要不是后臺硬,早就被唾沫星子給淹死了。

  現在張居正死了,但馮保似乎還是很鎮定的,因為小時候馮保經常陪小皇帝玩,萬歷也對他很親熱,不叫他名字,只叫他大伴,關系相當之鐵,所以他認為,縱使風雨滿天,天還塌不下來。

  然而天就塌下來了,十二月有人告他十二大罪,幾天之后當年的那位小皇帝就在告狀信上大筆一揮,下了結論:馮保欺君蠹國,罪惡深重。

  馮保措手不及,當時就暈了過去。

  馮保同志敬請節哀,蠹國雖是胡說,欺君卻是事實,其實一直以來,他都是排在萬歷最討厭人榜的第二名,僅次于張居正,因為這位仁兄一直以來都在干一件萬歷最為討厭的事情——打小報告。

  自打掌權后,馮保就以二管家自居了,但凡萬歷有啥風吹草動,他都會在第一時間告訴李太后,什么斗蛐蛐、打彈弓,包括喝醉酒闖禍的那一次,都是他去報告的。

  在我小時候,這種人一般被叫做“特務”,是最受鄙視的。到了萬歷那里,就成了奸賊,年紀小沒能量,也無可奈何,長大以后那就是兩說了,不廢此人,更待何時?

  馮保闖了這么大的禍,竟還如此盲目樂觀,其實原因也很簡單:

  一個人當官當久了,就會變傻,并產生一系列幻覺,自我感覺過于良好,最后稀里糊涂完蛋去也。

  不過看在小時候陪自己玩過的份上,萬歷還是留了一手,安排他去南京養老,也沒要他的命。

  這是馮保,張居正就沒那么好對付了。

  張先生在朝中經營多年,許多大臣都是他的人,現在剛死不到一年,立刻翻案恐怕眾怒難犯。更麻煩的是,現任內閣首輔張四維也是張居正一手提起來的,自然不肯幫忙,要想整治張先生,談何容易。

  然而很快,萬歷就發現自己錯了。種種蛛絲馬跡表明,除自己外,張先生還有一個敵人,一個他曾無比信任的人——張四維。

  這是一個極為古老的復仇故事,在真相揭開前,張四維已隱忍了太久。

  張四維,字子維,山西蒲州人,嘉靖三十二年進士,看起來,這不過是份普通的官僚記錄,但實際上,他的背景要比想象中復雜得多。

  張四維的父親,叫做張允齡,是一名普通的山西商人,不算什么人物,但他母親王氏卻不同凡響——王崇古的姐姐。

  也就是說,張四維是王崇古的外甥。之前已經說過,朝廷實力派人物楊博也是山西人,而且他的兒子娶了王崇古的女兒,也就是說,楊博的兒媳婦是張四維的表妹,看上去比較復雜是吧,后面還有。

  后來張四維生了兩個兒子,一個叫張甲徽,一個叫張定徽,他們兩個幾乎同時結婚,老婆卻是親姐妹——楊博的兩個孫女。

  什么叫特殊利益集團,相信你已經明白了。

  王崇古是宣大總督,楊博是兵部尚書(后改吏部尚書),位高權重,卻并非張居正的人,還經常對他頗有微辭。舅舅和親家都這樣,張四維的立場自然也差不多。

  當然,張四維的這些路數張居正都很清楚,所以早在萬歷三年(1575),他就推薦張四維進入內閣,成為了大學士,也算是先下手為強,賣個人情。

  然而這一次,他終于犯了一個錯誤,一個他的老師曾經犯過的錯誤。十年前,徐階推薦高拱入閣,認為能賣高拱一個人情,十年后,張居正也這樣想。

  但事實上,張四維遠沒有他想得那么簡單,在這個人的心中,還隱藏著一個更深的秘密。

  五年之前的那一天,殷士儋大鬧內閣,要和高拱單挑,張居正勸架,卻也挨了罵,正是在這場鬧劇中,張居正堅定了除掉高拱的決心,但與此同時,他似乎也忽略了一個重要的問題——為什么殷士儋會在那一天突然發作?

  原因很簡單,因為就在那一天之前,殷士儋得到了一個確切的消息:高拱準備趕走他,換一個人入閣。實在是忍無可忍,殷學士魚死網破,這才算雄起了一回。

  而那個由高拱安排,入閣頂替殷士儋的人,正是張四維。

  對于這份五年之后遲到的邀請,要他感恩戴德,實在比較困難。

  好了,這起迷案就要水落石出了,我們現已掌握了如下四點:

  1、王崇古與高拱關系緊密,他的職務是由高拱推薦的。

  2、張居正準備解決高拱之時,楊博曾親自上門,為高拱求情。

  3、張四維是王崇古的外甥,也是楊博的親家。

  4、高拱曾推薦張四維入閣,以取代不聽話的殷士儋。

  于是我們可以得出這樣一個結論:

  張四維是高拱的親信,一個由始至終,極為聽話的親信。

  所以我們有理由相信,當張居正聯合馮保趕走高拱的時候,一道陰冷的目光正投射在他的背后。

  當然,自信的張居正是絕對不會在意的,在得意的巔峰,無人能撼動他的地位,于是當內閣缺少跑腿的人時,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張四維,那個看上去極其溫順聽話的張四維。

  之后的一切,就是順理成章了,張居正活著,他無能為力,現在人死了,該是行動的時候了。

  萬歷十一年(1583),陜西道御史楊四知突然發難,上書彈劾張居正十四大罪,就如同預先彩排過一樣,原先忠心耿耿、言聽計從的諸位大臣一擁而上,把張居正從五、六歲到五十六歲的事情都翻了出來,天天罵日日吵,唯恐落后于人。

  眼見群眾如此配合,萬歷自然也不客氣,立刻剝奪了張居正的太師等一切職務,并撤銷了他“文忠”的謚號。之后不久他更進一步,抄了張先生的家。

  之所以搞抄家,原因只有兩個,憤怒,以及貪婪。

  在萬歷小時候,張居正經常對他提出一個要求——勤儉。每年過年的時候,萬歷想多擺幾桌酒席,張居正告訴他,國家很困難,應該節儉,萬歷表示同意,皇帝進出場合多,萬歷想多搞點儀仗,顯顯威風,張居正告訴他,這些把戲只會浪費國家資源,搞不得,萬歷表示同意。

  在張居正死前,無論萬歷對他有何不滿,也就是個工作問題,然而隨著檢舉揭發的進一步進行,皇帝大人驚奇地發現,原來張先生的日子過得很闊,不但好吃好喝,而且出門闊氣無比,還有頂三十二個人抬的轎子。

  讓我省吃儉用,你自己過舒坦日子?還反了你了!

  而在憤怒之后,就是貪婪了,畢竟皇帝陛下也要用錢,被卡了這么多年,不發泄實在對不起自己,抄家既能出氣,又能順便撈一把,何樂而不抄?

  萬歷十一年(1583)四月,抄家正式開始。

  其實說起來抄家也沒啥,抄家的人家多了去了。倒霉了就抄家,抄完拉倒,今天你抄我,明天我抄你,世道無常,習慣了就好。

  但是張家的這次抄家,卻并非一個簡單的經濟問題,而是一場不折不扣的慘劇,是慘無人道的人間地獄。

  四月底,司法部副部長丘橓由北京出發,前往張居正老家荊州抄家。本來也沒什么,人到了就抄好了,可是破鼓總有萬人捶,對廣大官員們而言,看見人家落井,不丟一塊石頭下去,實在是件太難的事情。

  原先畢恭畢敬的地方官聽說張居正倒了臺,為了在抄家中爭取一個好的表現,竟然提前封住了張家的門,不準人轉移財物。

  這么一搞,不但財物沒能轉移,連人也沒轉移,因為張家的幾十口人還躲在家里,又沒有糧食,但這似乎不關地方官的事,于是等丘部長抵達,打開門的時候,他看見的,是十幾個已經餓死的人和幾十個即將餓死的人。

  沒關系,餓不死的,抄家也可以抄死你。

  經過幾天的抄家統計,從張居正家中共抄出黃金上萬兩,白銀十多萬兩,如此看來,張居正在搞政治的同時,也沒少搞經濟。但總的來說,還不算太過分,和他的前輩嚴嵩、徐階比起來,也算是老實人了。

  沒辦法,大仇未報,人家本來就是沖著人來的。很快就傳出消息,說張居正家還隱藏了二百萬兩白銀,不抄出來誓不罷休。于是新一輪運動開始,先是審,審不出來就打,打得受不了了,就自殺。

  自殺的人,是張居正的長子張敬修,但在死前,他終于發覺了那個潛伏幕后的仇人,并在自己的遺書中發出了血淚的控訴:

  “有便,告知山西蒲州相公張鳳盤,今張家事已完結,愿他輔佐圣明天子于億萬年也!”

  所謂張鳳盤,就是張四維,所謂輔佐圣明天子于億萬年也,相信讀過書的都能明白,這是一句罵人的話,還順道拉上了萬歷。

  這就是張敬修臨死前的最后一聲吶喊。

  但張敬修不會想到,他這一死,不但解脫了自己,也徹底解脫了張居正,以及所有的一切。

  張敬修一死,事情就鬧大了,抄家竟然抄出了人命,而且還是張居正的兒子,實在太不像話。恰好張四維兩個月前死了爹,回家守制去了。他這一走,原先的內閣第二號人物申時行,就成為了朝廷首輔。

  這位仁兄還比較正派,聽說此事后勃然大怒,連夜上書要求嚴查此事。萬歷也感覺事情過了,隨即下令不再追究此事,并發放土地,供養張居正的母親家人。

  事情終于解決了,萬歷的仇報了,他終于擺脫了張居正的控制,開始行使自己的權力。張四維的心愿也已了結,他在家鄉守孝兩年,即將期滿回朝之際,卻突然暴病身亡,厚道的人說他死得其所,不厚道的人說這是干了缺德事,被張居正索了命。

  無論如何,仇恨與痛苦,快樂與悲傷,都已結束。

  在之前的文章中,我曾經寫過無數個人物,有好人,也有壞人,而張居正,無疑是最為特殊的一個。

  他是一個天才,生于紛繁復雜之亂世,身負絕學,以一介草民闖蕩二十余年,終成大器。

  他敢于改革,敢于創新,不懼風險,不怕威脅,是一個偉大的改革家,他也有缺點,他獨斷專行,待人不善,生活奢侈,表里不一,是個道德并不高尚的人。

  一句話,他不是好人,也不是壞人,而是一個復雜的人。

  但在明代浩如煙海的人物中,最打動我的,卻正是這個復雜的人。

  十年前,當我即將踏入大學校園時,在一個極為特殊的場合,有一個人對我說過這樣一番話:

  你還很年輕,將來你會遇到很多人,經歷很多事,得到很多,也會失去很多,但無論如何,有兩樣東西,你絕不能丟棄,一個叫良心,另一個叫理想。

  我記得,當時我礙于形勢,連連點頭,雖然我并不知道這句話的真實含義。

  一晃十年過去了,如他所言,我得到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所幸,這兩樣東西我還帶著,雖然不多,總算還有。

  當然,我并不因此感到自豪,因為這并非是我的意志有多堅強,或是人格有多高尚。唯一的原因在于,我遇到的人還不夠壞,經歷的事情還不夠多,吃的苦頭還不夠大。

  我也曾經見到,許多道貌岸然的所謂道學家,整日把仁義道德放在嘴邊,所作所為卻盡為男盜女娼之流。

  我并不憤怒,恰恰相反,我理解他們,在生存的壓力和生命的尊嚴之間,他們選擇了前者,僅此而已,雖不合理,卻很合法。

  我不知道,是否所有的人在歷經滄桑苦難之后,都會變成和他們一樣的人。

  直到我真正讀懂了張居正,讀懂了他的經歷,他的情感,以及他的選擇。我才找到了一個答案,一個讓人寬慰的答案。

  他用他的人生告訴我們,良知和理想是不會消失的,不因富貴而逝去,不因權勢而凋亡。

  不是好人,不是壞人,他是一個有理想,有良心的人。

  〖張居正,字叔大,嘉靖四年(1525)生,湖廣江陵人。

  少穎敏絕倫,嘉靖十八年(1539)中秀才,嘉靖十九年(1540)

  年中舉人,人皆稱道。

  嘉靖二十六年(1547),成進士,改庶吉士,授翰林編修,徐階輩皆器重之。

  嘉靖四十一年(1562),徐階代嵩首輔,傾心委于張居正,信任有加,草擬遺詔,引與共謀。

  隆慶元年(1567),張居正四十三歲,任禮部尚書兼武英殿大學士,加少保兼太子太保,進入內閣。

  隆慶六年(1572),隆慶駕崩,張居正引馮保為盟,密謀驅逐高拱,事成,遂代拱為內閣首輔。

  萬歷元年(1573),張居正主政,推行考成法,整頓官吏,貪吏聞風喪膽,政令傳出,雖萬里外,朝下而夕奉行。

  萬歷六年(1578),丈量天下土地,推行一條鞭法,百姓為之歡顏,天下豐饒,倉粟充盈,可支十年有余。

  萬歷十年(1582)六月,張居正年五十八歲,去世,死后抄家。

  長子自盡,次子充軍。〗

  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

  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

  世間已無張居正。

下一章:
上一章:

139 條評論 發表在“第5部:帝國飄搖 第十一章 千古,唯此一人”上

  1. 王守仁 says:

    張居正…只是因為太過嚴厲…。

  2. kitty says:

    慨嘆!在前行的道路上,迄今為止,我沒有遇到過太大的挫折,雖然生活十分艱辛~已然20多歲的我還是那般幼稚,依然是個憤青,一切都看不下去,又無可奈何~始終做不了忍辱負重的人,不想跟外界接觸,活在自己的小世界中,看不起那些心黑手辣奉承之人~讀到這里才發現自己錯了,不懂得權宜之計,又怎能實現自己的理想,又怎能用微薄之力改變一點點這個令我痛惡的社會呢?難啊!難于上青天!內向的我如怎能突破自己做一個令自己痛惡的人哪?唉!

  3. 這里暖和 says:

    還不錯,挺好看的

  4. 飛凡達人 says:

    有良心!有理想的人!~張白圭你已經很了不起啦…

  5. 朱重八 says:

    小張,居然搞壞了我定的規矩

  6. 改變 says:

    我一直在改變的路上求索

  7. 若鳶 says:

    張居正挺可憐的……
    皇帝挺無理的……
    最可憐的還是我
    感動過度,受刺激過度

  8. 做人還是要懂得取舍,要選對人 says:

    做人還是要懂得取舍,要選對人

  9. 無奈 says:

    KITTY咱倆有點象呢,覺得很多事情很無奈,確沒有什么方式去改變,萬惡的社會讓我們不愿意接近,只想生活在自己的小宇宙里,我們還缺少經歷,生活現在一團糟,我感覺可能還要更糟,但依然覺得比起古人是幸福的!慢慢學習吧,我們以后的路還長加油!

  10. 雪浴心原 says:

    這段描寫張家人境遇的字…一直以為作者謔而不虐,但每每想起張居正總不是個滋味.《百家講壇》給了個“操切”的評語,只是覺得似乎給評語的人也有點心有余悸(悲觀的話也不說了,暫用這個詞吧)的感覺。想詞想詞突然想起“西安事變”后的楊虎城,雖然八竿子打不著,下場差不多。張居正寫完了,總會與他前輩第一清官比較,這也是我有點偏激的原因。忠仆不算,張居正子孫十人……不說也罷,其實我覺得最像張居正的人是后來滅明創清的多爾袞,但還是有差距。還一個周恩來總理,周總理很幸運。但凡類似張居正這種下場的,電視劇都不演秋后算賬的場景,敢出鏡的只《貞觀長歌》里三李,《雍正王朝》里魏承謨父子。這是讓我一直耿耿于懷的事。只可嘆看《雍正王朝》沒見到“本故事純屬虛構”的字眼,傷心。不說了,再說就沒邊了。

  11. 徐階 says:

    好孩子,你比我強!

  12. 王守仁 says:

    身負治世之才,心堅報國之志;能悉局洞勢,會站對隊伍;能混能干,能屈能伸,能謀能斷,國器早成;和順收斂之至,張揚跋扈之極;是我華夏書生追求的完美形態,千古一人,毫不過份。

  13. 369 says:

    人之名,樹之影!

  14. 張居正 says:

    我辛苦啊,為的是啥 幾人能懂

  15. 未來 says:

    kitty并無奈,善即是惡,惡即是善,非善非惡,無善無惡,在你痛恨社會和某些人之前,先得弄清楚社會為何如此,這也即是我們推崇和喜歡這本書的原因,金錢本無善惡,唯在所用之人也。利益人人都需要(除了海瑞),唯做事者得之,古人很含蓄,說有德者居之,參見當年明月對徐階的評價。

  16. 未來 says:

    張居正很渺小,管得了皇帝,卻管不了眾人,改不動社會,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也只能搞搞平衡,略略改變一下不和諧的收入再分配,治標不治本,又無力做到正已,當真失敗!正如我們這個和諧社會一般,小修小補,做做樣子都好說,真做大手術誰又肯呢?這也難怪,社會主義總是漸進的嘛,共產主義是不要幻想的,非得想往一下,想轍去北歐吧。

  17. 13 says:

    張居正,無愧明朝第一!

  18. 結果當時 says:

    無論如何,有兩樣東西,你絕不能丟棄,一個叫良心,另一個叫理想。

  19. ...... says:

    張居正他很聰明,但卻當了比奸人更奸的人,失策,失策

  20. 小富 says:

    不放棄理想,也不放棄享樂。

  21. 我在明朝 says:

    我還是很崇敬他 深有感觸啊

  22. 匿名 says:

    你還很年輕,將來你會遇到很多人,經歷很多事,得到很多,也會失去很多,但無論如何,有兩樣東西,你絕不能丟棄,一個叫良心,另一個叫理想。

  23. 萬歷 says:

    先生啊!這些年辛苦你了…

  24. 明礬 says:

    好一個千古,唯此一人矣。所有能干大事的人,既不是好人,也不是壞人,他們只是一群有理想,有良心的人。我也堅信這兩樣東西不會隨著富貴而凋敝,也不會隨著權利而滅亡。

  25. phyzics says:

    總而言之,張居正是一個好人,不過人無完人,他也做了不少錯事。為此,他也付出了很大代價。(如果他泉下有知自己家之后的情況,大概會氣活過來,教訓萬歷一頓再回去吧!)但為了大明王朝,他真正做到了“鞠躬盡瘁死而后已”明朝雖忠臣諸多, “智”臣也諸多,遍觀明史,首為守仁,次為居正!

  26. phyzics says:

    補充一下,張居正能看到他人所看不到的,經歷他人經歷不到的,也做到了他人做不到的,坎坷一生,徐階曾信任過他,高拱曾信任過他,萬歷曾信任過他,在他人看來,他是決定大明生死的轉折點,也是頭頂光環,不可一世的內閣首輔。但在他的背后,有傷感,也有落寞……

  27. 王守仁 says:

    居正,干得不錯!值得表揚!

  28. 清風明月 says:

    英雄,在別人失去希望時給人帶來希望;勇者,在暗無天日中找出光明。匡世之臣,豪杰之士,千古,唯此一人

  29. 清風明月 says:

    回首自嘉靖以來的明朝斗爭史,成功者都能隱而后發,這也是我們現在的社會青年所需要的,孔老頭子還是說得有道理的:君子敏于事而慎于言。但重要的是成功后怎么做,嚴嵩貪財,成了奸臣;夏言徐階高拱干活,成名臣;張居正以天下為己任,成千古之臣。除嚴嵩外,皆乃有理想有良心之人,此段歷史當為傳奇!!

  30. ..忘記歷史 says:

    各位都是成功人士吧,我只是一位初中生,很愛看明朝那些事,
    一直都想發表評論,但怕沒有你們那樣的水平。 愛 明朝 ,愛歷史

  31. 溪舟 says:

    他不是一個好人,也不是一個壞人,他是一個偉人。。。

  32. 忘川 says:

    何處望神州?滿眼風光逐水流。千古多少興亡事,悠悠,不盡長江滾滾流。 少年萬兜鍪,坐斷東南戰未休。天下英雄誰敵手?曹劉。生子當生孫仲謀。 也只有這一首《南鄉子》可以表達我的新

  33. 忘川 says:

    我乃區區小小初中生。張先生很偉大,他為君王獻終生。但最是無情帝王家。張先生很是渺小,最終也逃不過愛才之心,死后被抄家的厄運。

  34. 曾幾何肘 says:

    我黨得小居正很不錯啦

  35. ... says:

    【愛與恨的邊緣】

      萬歷五年(1577)的奪情事件結束了,張居正獲得了徹底的勝利,事實證明,以眼前這些小嘍羅的實力,是動不了張大哥分毫的,自打嚴嵩、徐階、高拱這批高水平選手退役后,江湖人才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張居正對此有著十分清醒的認識,所以他越發有恃無恐,推行自己的政令,誰不聽話就滅了誰,自從趕走高拱后,內閣中只剩他一人,為體現民主風格,他又陸續提拔幾人入閣,先是呂調陽,然后是張四維,馬自強,申時行,當然了,這幾位仁兄雖然籍貫不同,愛好不同,高矮胖瘦長相各異,但對于張居正而言,他們是同一類人——跑腿的,有著共同的優點——聽話。

      但后來的事實發展證明,對于這四個人,他還是看走了眼,至少看錯了一個。

      除了工作上獨斷專行外,張居正還常常對人說這樣一句話:我非相。

      這句話看上去十分謙虛,表明我張居正不是宰相。但很不幸的是,這句謙虛的話還有下半句:乃攝也。

      綜合起來,這就是一句驚天地泣鬼神的話:

      我不是宰相,而是攝政。

      所謂攝政,就是代替皇帝行使職權的人,對張居正而言,宰相已經是小兒科了,只有攝政才夠風光。一個平民竟然如此風光,如果當年廢除宰相的朱元璋泉下有知,恐怕會氣得活過來。

      但張居正明顯是不怕詐尸的,他受之無愧,并在家里掛上了這樣一副對聯:

      〖日月共明,萬國仰大明天子。

      丘山為岳,四方頌太岳相公。〗

      這副對聯用黃金打造,十分氣派,但要換在以前,這是個要人命的東西。因為所謂太岳,就是張居正的字,而眾所周知,對聯的下半句要高于上半句,如此一來,張居正就比皇帝更牛了。

      而牛人張居正非但沒有拒收,還堂而皇之地裱起來,就差貼在門口當春聯用了。

      但一個人天下無敵太久,老天爺也會不滿的,畢竟他老人家喜歡熱鬧,于是在冥冥之中,他給張居正找來了兩個敵人,一個是他的上級,一個是他的下屬。

      張居正的上級,就是皇帝。

      說起這二位的關系,實在是錯綜復雜,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綜合說來,這是一個由愛生恨的故事。

      萬歷皇帝朱翊鈞,嘉靖四十二年(1563)出生,是隆慶皇帝的第三個兒子,這位仁兄運氣很好,六歲就立了太子,四年后又死了爹,直接當了皇帝,比起他那位連個太子名分都沒有,提心吊膽當了三十多年王爺的爹來,強得不是一星半點。

      而如果仔細分析他的履歷,你就會發現,這位被譽為明代第一懶人的皇帝,實際上曾是一個無比聰明勤奮的人。

      萬歷是個很聰明的孩子,從小認字很早,而且很懂事,雖然不用他幫家里做飯,打洗腳水,但他也知道父親死得早,母親一個人不容易,要想維持住這個家,就得靠張先生。

      這是他的母親告訴他的,在近十年的時間里,他對此深信不疑。

      他和張先生的第一次親密接觸,是在父親剛死的時候,他還清楚地記得,那是一個十分危急的時刻,萬惡的高老頭(高拱同志)欺負他年紀小,他媽又是個寡婦,準備把他的皇位奪走,讓他下崗走人,關鍵時刻,張先生出現了,這位蓋世英雄拯救了他們母子,并趕走了邪惡的高老頭,在偉大的張先生的幫助下,好人戰勝了壞人,世界再次恢復了和平。

      這大概就是萬歷對張居正的第一印象,而此后母親的種種言行也加深了他對張先生的好感。

      由于父親死得早,他的小學教育基本上是由張居正完成的,這位首輔大人可謂多才多藝,除了處理政務外,對他的學習也絲毫不放松,閑來無事還編了一本書,叫做《帝鑒圖書》。

      毫不夸張地說,如果今天搞一個優秀少兒圖書評選,這本書絕對可以名列前茅,在此書中,張居正特意挑選了一百一十七個歷史事件,其中好事八十一件,壞事三十六件,每件事情都配有插圖,類似于小人書,講明白為什么好,為什么壞,相信只要不是白癡,就一定能看得懂。

      為了貫徹以人為本的教育理念,張居正確實下了很大功夫,他不但編了書,還每天跑來給小皇帝講故事,指著書上的插圖,告訴萬歷,哪個是好人,哪個是壞人。

      萬歷的童年就是這樣度過的,對這個既幫自己干活,又給自己講故事的張先生,他有著十分深厚的感情。甚至于每次張居正上朝時站在他的面前,他都覺得過意不去:張先生站著,我怎么好意思坐著?

      問題在于皇帝沒法站著上朝,于是他給了張居正一個特殊待遇,每到夏天熱時,張居正的身邊就站著兩人,專門給他扇扇子;冬天冷時,張居正的腳底下總有一塊鋪好的氈布(當然,別人是沒有的),當旁邊的諸位同僚擦汗打哆嗦時,張先生這里卻是氣定神閑,搞得大家總仰天長嘆:人和人就是不一樣啊。

      在萬歷看來,張居正是一個類似父親的人。

      而那位在一旁煽風點火,引導萬歷的李貴妃(現在是太后了),對張居正卻有著完全不同的動機。

      李太后是一個不尋常的女人,她籍貫山西,出身低微,家里原來雖做過小生意,也無非是混碗飯吃。幸好長得漂亮,被皇帝選中,還生了個兒子,估計她從小經常逛集貿市場,討價還價,社會經驗豐富,所以在宮中很會來事,人緣也好,這才開始發達起來。但后來的事情發展證明,她的本性始終未曾變過——生意人。

      從看到張居正的第一眼起,李太后就意識到,這是一個極有利用價值的人,不但能謀善斷,而且政務能力極強,加上他的丈夫隆慶皇帝為人老實、膽小怕事不說,還是個老病號,哪天腳一蹬就咽了氣,那都是說不準的事情。

      雖說李太后精明強干,也有一定的政治野心,但她很清楚,中國很廣闊,事情很復雜,像收稅、打仗、城管、救災之類的事,自己是搞不定的,只能依靠大臣去辦。換句話說,她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從這一點看,她比后來的那位慈大媽(慈禧)不知要強多少倍。

      【關于后宮參政問題的調研】

      這是個十分有趣的問題,縱觀整個明代,什么事情都有,太監專權,大臣獨裁,可偏偏老婆(后宮)參政的問題并不多見,什么女主當國,垂簾聽政,壓根就沒有市場,看上去很讓人費解,但只要略為分析,就會發現,其實原因十分簡單。

      先介紹一下相關知識,要知道,在中國歷史上,女性參政折騰事的并不少見,但折騰出好結果的卻并不多見,像慈禧這類的二桿子更是數不勝數,講到這里,也請諸位女性同胞暫不要動手,容俺說完。

      女性在從政方面之所以比男性困難,說到底是個生理結構問題,政治問題是世界上最復雜的問題,需要極大的理性,但女性情感豐富,很多事情上往往會跟著感覺走,比如慈禧大媽,開始知道光緒改革,還比較支持,但一聽說改革要革自己,就把人給廢了,這還在其次,關鍵在于她明明知道大清國快完蛋了,不改革不行,只為了吐口惡氣,把維新派的那一套也給廢了,實在太不理智。

      沖動是魔鬼,這話一點不錯。

      當年秦孝公的兒子恨透了商鞅,等老爹一死就找來幾匹馬把他給分了(五馬分尸,學名車裂),但分尸歸分尸,商鞅的那一套他還是照著用,一點不耽誤,相比而言,慈大媽的檔次實在差得太遠。

      到后來,慈大媽因為洋人不準她廢掉光緒,且一直指手劃腳,一怒之下,就去利用義和團,把那一幫大師兄、二師兄都請到京城,估計是戲看多了,什么刀槍不入的鬼話都相信,還公然向全世界列強宣戰(早干嘛去了),也不派兵出國,唯一的軍事行動就是攻打各國使館,就那么高幾層樓,對方撐死也就上百人,清兵圍,義和團圍,十天半個月打不進去,等到人家一派兵又慌了,趕緊撤除包圍,還往使館里送西瓜,被人趕到西邊,一路上吃盡了苦受盡了累,回來卻又十分大度,表示愿意以舉國之力,結列強之歡心。

      說起這位慈大媽,真是一聲嘆息,不知從何講起,國家被她搞得一團漿糊,亂象叢生,歸根結底,還是因為慈大媽感情太豐富,不按常理出牌,雖說工于心計,也只能玩玩權謀,整死幾個親王,過過舒坦日子,讓她治國安邦,那是沒有指望的。

      當然了,成功的例子也是有的,比如偉大的武則天女士,那就真是身不能至,心向往之,一步一個腳印,從宮女到皇后,再到皇帝,但凡敢擋路的,全部干掉,連兒子也不例外,看似和慈禧沒什么區別,但她在歷史上的名聲比慈禧實在好得太多。

      因為當慈禧看戲的時候,武則天在看公文,慈禧在吃幾百道菜的時候,武則天連晚飯都顧不上,自執政以來,她始終兢兢業業,不敢有絲毫松懈,她很清楚,作為一個政治家,除了得到,還必須付出。

      所以慈禧只是個陰謀家,而武則天是政治家,陰謀家只能整人,政治家除了整人外,還要整國家。

      而李太后就不同了,她既不是陰謀家,更不是政治家,從某種意義上說,她是個維持家庭的家庭主婦。

      歷朝歷代,之所以老婆干政頻繁出現,說到底還是因為皇帝權力大,用歷史術語講,這叫后權源自皇權,一旦皇帝死了,兒子又小,老婆想不掌權都不行。可在明代,皇帝本人就沒什么權,隆慶皇帝干了五六年,有一多半時間在挨罵,想買點珠寶首飾,戶部還不給錢,過得非常之窩囊,面對這種局面,想把日子過下去,也就只能依靠張居正了。

      而且張居正這個人除了工作出色外,長得也帥,當然這個帥的定義和今天不同,在明代,有一把大胡子是帥哥的第一特征(絡腮胡子不算,在當時那是土匪特征),最符合標準的,是關公的那一種,隨風飄揚,不但美觀,沾點墨水就能寫字,也很實用。張居正五官端正不說,還有一把這樣的胡子,既有能力又有相貌,李太后要不喜歡他,那就真沒天理了。

      所以雖然這對母子的閱歷和動機不同,但有一點他們是一致的,那就是張先生是一個很重要的人,必須依靠他——至少目前是這樣。

      對這對孤兒寡母的心思,張居正十分明白,對李太后,他禮敬有加,給足面子,畢竟這人也算自己的上級,但對萬歷,態度就完全不同了,張先生似乎完全不把皇帝當干部,想怎么說就怎么說,想怎么訓就怎么訓,比爹還爹。

      最駭人聽聞的一件事情,是在萬歷讀書的時候發生的,那時萬歷正在讀論語,張居正站在一邊聽,讀到其中一句“色勃如也”的時候,小朋友一時大意,認了個白字,把勃讀成了“背”音。

      這實在不是個大事,可萬歷剛剛讀完,就聽得身旁一聲大吼:

      “這字應該讀勃!”

      如果你今天在學校里讀錯字,被人這么吼一句,也會不高興,估計個把性格型的還會回一句:老子就愛讀背,你怎么著?

      但當時的萬歷,至高無上的皇帝大人卻沒有回嘴,不但沒有回嘴,還嚇得發抖,趕緊修正,相信這句話他一輩子再也不會讀錯了。

      在封建社會,無論從哪個角度看,張居正的行為都是大逆不道,拉出去剮一千遍都不過分,連孩子他親爹都沒這么訓過,張先生竟敢如此放肆,真是欺負朱重八不在了。

      但張居正之所以有如此舉動,絕不是為了耍威風,只是因為在他的內心深處,隱藏著一個夢想。

      三十年前,當他剛剛進入朝廷時,坐在皇位上的是嘉靖,這位極難伺候的仁兄讓張先生吃盡了苦頭,前后躲閃,左右逢迎,歷經千辛萬苦才把他熬死。

      接班的隆慶卻是個完全相反的人,什么事情都沒主意,也不管,大事小事都得自己干。

      雖說這樣也不錯,但張居正知道,自己總有一天是要死的,攤上這么個皇帝,出了事誰來給他擦屁股?

      所以他希望培養一個合格的接班人,他希望經他之手,成就一位千古明君。

      萬歷,你就是我的目標,我將用畢生之心血去培養你,我已不再年輕,也終將死去,但我堅信,你的名字將和漢武帝、唐太宗并列,千古傳誦,青史流芳。

      如此,則九泉之下,亦當含笑。

      事情似乎比想象得還要順利,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所有人都在張居正的軌道上有條不紊地行進著,朝政很穩定,皇帝很聽話,皇帝他媽很配合。

      然而正是因為太正常,正常到了不正常的地步,就出問題了。

      我當年上高中的時候,有一個同學,簡直嗜玩如命,每天最大的夢想就是不用上學,到處去玩耍,于是經常曠課終于惹怒了老師,讓他回家去了。開始這位兄弟還很高興,可在家住了兩個月,死乞白賴地又回來了。我問:何以不玩?答:玩完,無趣。

      萬歷皇帝的情況大致如此,剛即位時,他才不到十歲,什么事情有張居正管著,啥也不用干,高興都來不及,可時間一長,就沒意思了,拿起一份奏疏,想寫點批示,一看,上面張居正都給批好了,一二三四,照著辦就行。這還不算,連劃勾蓋章的權力他都沒有,要知道,那是馮保的工作。

      畢竟十六七歲了,沒有事干,那就找人玩,但很明顯,張居正沒有陪他扔沙包的興趣,于是萬歷只好找身邊太監玩。

      太監玩什么他就玩什么,太監斗蛐蛐,他就斗蛐蛐,太監喝酒,他就喝酒,太監喝醉后喜歡睡覺,他喝醉后喜歡鬧事(酒風不好)。

      于是萬歷八年(1580),酒風不好的萬歷兄終于出事了,有一天,他又喝醉了,在宮里閑逛,遇上了一個太監,突然意氣風發,對那位仁兄說:你唱個歌給我聽吧。

      一般說來,在這種場合,遇上這種級別的領導,就算不會唱歌,也得哼哼兩句過關。可這位太監不知是真不會唱歌,還是過于害怕,站在原地半天沒有出聲。

      皇帝大都沒什么耐心,特別是喝醉的皇帝,看著眼前的這個木樁子,萬歷十分惱火,當即下令把這位缺乏音樂素養的兄弟打了一頓,打完了還割了他一束頭發,那意思是本來要砍你的頭,而今只割你的頭發,算是法外開恩。

      換在其他朝代,這事也就過了,天子一言九鼎,天下最大,不會唱歌就人頭落地也不新鮮,但萬歷不同,他雖是皇帝,上面還是有人管的。

      在萬歷剛剛發酒瘋的時候,馮保就得到了消息,他即刻報告了李太后,于是當皇帝大人酒醒之后,便得到了消息——李太后要見他。

      等他到地方的時候,才知道事情大了,李太后壓根不跟他說話,一見面就讓他跪,然后開始歷數他的罪惡,萬歷也不辯解,眼淚一直嘩嘩地,不斷表示一定改過自新,絕不再犯。

      好了,到目前為止,事情還不算太壞,人也罵了,錯也認了,就這么收場吧。

      然而李太后不肯干休,她拿出了一本書,翻到了其中一篇,交給了萬歷。

      這似乎是個微不足道的舉動,但事實上,張居正先生的悲慘結局正是源自于此。

      當萬歷翻開那本書時,頓時如五雷轟頂,因為那本書叫《漢書》,而打開的那一篇,是《霍光傳》。

      霍光,是漢代人物,有個異母兄弟是名人,叫霍去病。但在歷史上他比這位名人還有名,干過許多大事,就不多說了,其中最大的一件事情,就是廢過皇帝。

      廢了誰,怎么廢的,前因后果那都是漢代問題,這里不多講,但此時,此地,此景,讀霍光先生的傳記,萬歷很明白其中的涵義:如果不聽話,就廢了你!

      而更深一層的含義是:雖然你是皇帝,但在你的身邊,也有一個可以廢掉你的霍光。

      萬歷十分清楚,這位明代的霍光到底是誰。

      生死關頭,萬歷兄表現了極強的求生欲望,他當即磕頭道歉,希望得到原諒,并表示永不再犯。

      畢竟是自己的兒子,看到懲罰已見成效,李太后收回了威脅,但提出了一個條件:皇帝大人既然犯錯,必須寫出檢討。

      所謂皇帝的檢討,有個專用術語,叫“罪己詔”,我記得后來的崇禎也曾寫過,但這玩意通常都是政治手段,對“凈化心靈”毫無作用。

      想當年我上初中時,為保證不請家長,經常要寫檢討,其實寫這東西無所謂,反正是避重就輕,習慣成自然,但問題在于,總有那么幾個缺心眼的仁兄逼你在全班公開朗誦,自己罵自己,實在不太好受。

      而皇帝的“罪己詔”最讓人難受的也就在此,不但要寫自己的罪過,還要把它制成公文,在天下人面前公開散發,實在太過丟人。

      萬歷兄畢竟還是臉皮薄,磕完頭流完淚,突然又反悔了,像大姑娘上轎一樣,扭扭捏捏就是不肯動筆,關鍵時刻,一位好心人出現了。

      “我來寫!”

      無私志愿者,張居正。

      要說還是張先生的效率高,揮毫潑墨,片刻即成,寫完后直接找馮保蓋章,絲毫不用皇上動手。

      萬歷坐在一旁,呆呆地看著這一切,喝醉了酒,打了個人,怎么就落到這個地步?差點被人趕下崗?

      在他十八歲的大腦里,一切都在飛快運轉著,作為一個帝國的統治者,為什么會淪落到如此境地?是誰導致了這一切?是誰壓制了自己?

      他抬起了頭,看到了眼前這個正在文案前忙碌的人,沒錯,這個人就是答案,是他主導了所有的一切,這個人不是張先生,不是張老師,也不是張大臣,他是霍光,是一個可以威脅到自己的人。

      在張居正和李太后看來,這是一次良好的教育機會,萬歷兄將從中吸取經驗,今后會好好待人,在成為明君的道路上奮勇前進。

      然而就在這一團和氣之下,在痛哭與求饒聲中,一顆仇恨的種子已經埋下,八年的感情就此劃上句號,不是因為訓斥,不是因為難堪,更不是因為罪己詔,真正的原因只有一個——權力。

      我已經十八歲了,我已經是皇帝了,憑什么指手劃腳,憑什么威脅我?你何許人也?貴姓?貴庚?

      這就是萬歷八年發生的醉酒打人事件,事情很簡單,后果很嚴重,皇帝大人的朋友和老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敵人。

      但整體看來,局勢還不是太悲觀,畢竟還有李太后,有她在中間調和,張居正與萬歷的關系也差不到哪去。

      可問題在于,這位中年婦女并非緩沖劑,反倒像是加速劑,在日常生活中,她充分證明了自己的小生意人本色——把占便宜進行到底。

      自從有了張居正,李太后十分安心,這個男人不但能幫她看家,還能幫她教孩子,即當管家,又當家庭教師,還只拿一份工錢,實在太過劃算。

      對于小生意人而言,有便宜不占,那就真是王八蛋了,于是慢慢地,她在其他領域也用上了張居正,比如……嚇唬孩子。

      小時候,我不聽話的時候,我爹總是對我說,再鬧,人販子就把你帶走了,于是我立刻停止動作,毛骨悚然地坐在原地,警惕地看著周圍,雖然我并不很清楚,人販子到底是啥玩意,只知道他們喜歡拐小孩,拐回去之后會拿去清燉,或是紅燒。

      萬歷也有淘氣的時候,每到這時,頂替人販子位置的,就是張居正,李太后會以七十歲老太太的口吻,神秘詭異的語氣,對鬧騰小孩說道:

      “你再鬧!讓張先生知道了,看你怎么辦?”(使張先生聞,奈何)

      這句話對萬歷很管用,很明顯,張先生的威懾力不亞于人販子。

      自古以來,用來嚇唬小孩的人(或東西)很多,從最早泛指的老妖怪,魔鬼(西方專用),到后來的具體人物,比如三國時期合肥大戰后,戰場之上彪悍無比的張遼同志,就曾暫時擔任過這一角色(再哭,張文遠來了!),再后來,抗日戰爭時期,日本鬼子也客串過一段時間,到我那時候,全國拐賣成風,人販子又成了主角。

      總而言之,時代在變,嚇人的內容也在變,但有一點是不變的,但凡當這類主角的,絕不是什么讓人喜歡的角色。

      所以從小時起,在萬歷的心中,張居正這個名字代表的不是敬愛,而是畏懼,而這在很大程度上,應該歸功于他的那位生意人母親。

      對不斷惡化的局勢,張居正倒也不是毫無察覺,在醉酒事件之后不久,這位老奸巨滑的仁兄曾提出過辭職,說自己干了這么多年,頭發也白了,腦袋也不好用了,希望能夠早日回家種紅薯,報告早晨打上去后,一頓飯工夫回復就下來了——不行。

      萬歷確實不同意,一方面是不適應,畢竟您都干了這么多年,突然交給我,怎么應付得了;另一方面是試探,畢竟您都干了這么多年,突然交給我,怎么解釋得了。

      兩天后,張居正再次上書,堅決要求走人,并且表示,我不是辭職,只是請假,如果您需要我,給我個信,我再來也成。

      張居正并不是虛情假意,夏言、嚴嵩、高拱的例子都擺在眼前,血淋淋的,還沒干,唯一能夠生還的人,是他的老師徐階,而徐階唯一的秘訣,叫做見好就收。

      現在是收的時候了。

      這話一出來,萬歷終于放心了,不是挖坑,是真要走人。按照他的想法,自然是打算批準了,如果事情就這么發展下去,大團圓結局是可以期待的,然而關鍵時刻,鬧事的又出場了。

      生意人和政治家是有區別的,最大的區別在于,政治家是養羊,生意人是養豬。養羊的,每天放養,等到羊毛長長了,就剪一刀接著養,無論如何,絕不搞魚死網破,羊死毛絕的事情,而生意人養豬,只求養得肥肥的,過年時一刀下去,就徹底了事,沒有做長期生意的打算。

      李太后是生意人,她沒有好聚好散、細水長流的覺悟,也無需替張居正打算,既然好用,那就用到用廢為止,于是她開了尊口:

      “張先生不能走,現在你還年輕,等張先生輔佐你到三十歲,再說!”(待輔爾到三十歲,那時再做商量)

      這可就缺了大德了。

      想走的走不了,今年都五十六了,再干十年,不做鬼也成仙了。

      想干的干不上,今年才十八歲,再玩十年,還能玩出朵花兒來?

      但太后的意旨是無法違背的,所以無論虛情假意,該干的還得干,該玩的還得玩,張居正最后一個機會就此失去。

      既然不能走,那就干吧,該來的總要來,躲也躲不掉,懷著這種覺悟,張居正開始了他最后的工作。

      從萬歷八年(1580)到萬歷十年(1582),張居正進入了一種近乎癲狂的狀態,他日以繼夜地工作,貫徹一條鞭法,嚴查借機欺壓百姓的人員,懲辦辦事不利的官員,對有劣跡者一律革職查辦,強化邊境防守,俺答死了,就去拉攏他的老婆三娘子(當年把漢那吉沒娶過去的那位),只求對方不鬧。里里外外,只要是他能干的,他都干了。

      大明帝國再次煥發了平靜與生機,邊境除了李成梁先生時不時出去砍人外,已經消停了很多,國庫收入極為豐厚,存銀達到幾百萬兩,財政支出消除了赤字,地方糧倉儲備充足,至少餓不死人,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完美。

      與蒸蒸日上的帝國相反的,是張居正蒸蒸日下的身體,在繁雜的工作中,他經常暈倒,有時還會吐血,然而事已至此,又能如何?

      這就是張居正的最后兩年,每一天,他都相信國家的前途,相信平民百姓的生計,相信太平盛世的奇跡,相信那偉大的抱負終會實現。

      以他的生命為代價,他堅信這所有的一切。

      在他的人生的每一刻,都灑滿了理想與信念的光輝。

      【失去、得到】

      萬歷十年(1582)六月二十日,帝國內閣首輔,上柱國,正一品太師兼太傅,中極殿大學士張居正卒,年五十八,謚文忠。

      張居正死了,皇帝十分之悲痛,這是真的,畢竟一個人陪伴了自己那么久,干了許多事,沒有感情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很是哭了幾場,甚至有幾天悲痛得上不了朝。

      悲痛之余,他還下令撫慰張居正的家人,并舉辦了隆重的悼念活動,一時之間,全國處處都是哀悼之聲。

      但以他和張居正的關系,和從前那許許多多不堪回首的往事,太有感情也是不可能的,所謂十分之悲痛,其實也就悲痛十分鐘而已。

      所以在短暫悼念之后,長期清算的時候就到了,六月份張居正死,十二月份就動手了,當然,對手還不是張居正。

      事實上,在當時的朝廷里,最為人忌恨的人,是馮保,張先生好歹是翰林出身,一步一步熬上來的,馮太監這樣一步登天的人,要不是后臺硬,早就被唾沫星子給淹死了。

      現在張居正死了,但馮保似乎還是很鎮定的,因為小時候馮保經常陪小皇帝玩,萬歷也對他很親熱,不叫他名字,只叫他大伴,關系相當之鐵,所以他認為,縱使風雨滿天,天還塌不下來。

      然而天就塌下來了,十二月有人告他十二大罪,幾天之后當年的那位小皇帝就在告狀信上大筆一揮,下了結論:馮保欺君蠹國,罪惡深重。

      馮保措手不及,當時就暈了過去。

      馮保同志敬請節哀,蠹國雖是胡說,欺君卻是事實,其實一直以來,他都是排在萬歷最討厭人榜的第二名,僅次于張居正,因為這位仁兄一直以來都在干一件萬歷最為討厭的事情——打小報告。

      自打掌權后,馮保就以二管家自居了,但凡萬歷有啥風吹草動,他都會在第一時間告訴李太后,什么斗蛐蛐、打彈弓,包括喝醉酒闖禍的那一次,都是他去報告的。

      在我小時候,這種人一般被叫做“特務”,是最受鄙視的。到了萬歷那里,就成了奸賊,年紀小沒能量,也無可奈何,長大以后那就是兩說了,不廢此人,更待何時?

      馮保闖了這么大的禍,竟還如此盲目樂觀,其實原因也很簡單:

      一個人當官當久了,就會變傻,并產生一系列幻覺,自我感覺過于良好,最后稀里糊涂完蛋去也。

      不過看在小時候陪自己玩過的份上,萬歷還是留了一手,安排他去南京養老,也沒要他的命。

      這是馮保,張居正就沒那么好對付了。

      張先生在朝中經營多年,許多大臣都是他的人,現在剛死不到一年,立刻翻案恐怕眾怒難犯。更麻煩的是,現任內閣首輔張四維也是張居正一手提起來的,自然不肯幫忙,要想整治張先生,談何容易。

      然而很快,萬歷就發現自己錯了。種種蛛絲馬跡表明,除自己外,張先生還有一個敵人,一個他曾無比信任的人——張四維。

      這是一個極為古老的復仇故事,在真相揭開前

  36. sssxj1969 says:

    年秦孝公的兒子恨透了商鞅,等老爹一死就找來幾匹馬把他給分了…..

    我看到書上把秦孝公印成了秦穆公,書上印錯啦。

    金無足金,人無完人。張居正無疑是偉大的

  37. says:

    金子銀子誰不想要.萬歷也不傻.他發給張居正的工資要從抄家中抄回來(可能是明朝最高利貸的高利貸了).誰有錢就抄誰.不抄白不抄(跟近代抄地主家一樣一樣的)

  38. 開心果 says: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過去的都成煙云,而有一句話我卻永遠記住了,“人的一生中,你會得到很多,也會失去很多,但不論怎樣,你不能失去你的良心和理想。”

  39. 匿名 says:

    良心可以不要~理想可以放棄~因為現在的人在利益面前爹娘都可以不要~良心?理想?快省省去吧~做人只需要了解道理即可

  40. 小屁孩兒一個 says:

    各人有不同的理解,我們不該妄加評論。怎么說呢,人,可好可壞,只在于自己心里怎么想的啦。也許自己認為是對的,而別人為是錯的呢?真正最了解自己的,也只有自己而已。

  41. 小屁孩兒一個 says:

    (*^__^*) 嘻嘻……

  42. 獨孤 says:

    1、叔大啊,是是非非該如何說?2、慈禧只是個陰謀家,而武則天是政治家,陰謀家只能整人,政治家除了整人外,還要整國家。 突然記得以前看到:政治家與政客的區別是,政治家看到的不光有臺下搖旗吶喊的大人,還看到那些孩子。。。

  43. 匿名 says:

    張白圭同志一生為國為民,卻是如此下場,令人心寒呀!

  44. 守仁 says:

      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

      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

      世間已無張居正。

  45. 歷史其實很精彩 says:

    有人活著,但他已經死了。因為他少了活著的人該有的東西。有人死了,但他卻活著。因為他的理想、信念與良心永遠不會消亡!
    千古,唯居正一人!
    歷史的黃沙掩埋不住那最燦爛光輝的東西,人性的光輝與崇高的理想必定會破土而出,流芳千古!

  46. 宏大 says:

    真是一代傳奇人物啊!

  47. 13 says:

    張居正無愧于千古名臣,。大家的評論很精彩水平也很高,就是有個別的神經病就像35樓的神經4病!!!!

  48. 逃避 says:

    32樓的望川你的《南鄉子》應該是這樣的:“何處望神州?滿眼風光北顧樓。千古多少興亡事,悠悠,不盡長江滾滾流。 少年萬兜鍪,坐斷東南戰未休。天下英雄誰敵手?曹劉。生子當生孫仲謀。”

  49. 甲申之變 says:

    霍光廢昌邑王

  50. 王錫爵 says:

    世間已無張居正

  51. 明月 says:

    世間已無張居正

  52. 夏季 says:

    鄭和之后再無鄭和

  53. 雪飛花 says:

    一個復雜的人,一個簡單的人、

  54. 天! says:

    【愛與恨的邊緣】

      萬歷五年(1577)的奪情事件結束了,張居正獲得了徹底的勝利,事實證明,以眼前這些小嘍羅的實力,是動不了張大哥分毫的,自打嚴嵩、徐階、高拱這批高水平選手退役后,江湖人才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張居正對此有著十分清醒的認識,所以他越發有恃無恐,推行自己的政令,誰不聽話就滅了誰,自從趕走高拱后,內閣中只剩他一人,為體現民主風格,他又陸續提拔幾人入閣,先是呂調陽,然后是張四維,馬自強,申時行,當然了,這幾位仁兄雖然籍貫不同,愛好不同,高矮胖瘦長相各異,但對于張居正而言,他們是同一類人——跑腿的,有著共同的優點——聽話。

      但后來的事實發展證明,對于這四個人,他還是看走了眼,至少看錯了一個。

      除了工作上獨斷專行外,張居正還常常對人說這樣一句話:我非相。

      這句話看上去十分謙虛,表明我張居正不是宰相。但很不幸的是,這句謙虛的話還有下半句:乃攝也。

      綜合起來,這就是一句驚天地泣鬼神的話:

      我不是宰相,而是攝政。

      所謂攝政,就是代替皇帝行使職權的人,對張居正而言,宰相已經是小兒科了,只有攝政才夠風光。一個平民竟然如此風光,如果當年廢除宰相的朱元璋泉下有知,恐怕會氣得活過來。

      但張居正明顯是不怕詐尸的,他受之無愧,并在家里掛上了這樣一副對聯:

      〖日月共明,萬國仰大明天子。

      丘山為岳,四方頌太岳相公。〗

      這副對聯用黃金打造,十分氣派,但要換在以前,這是個要人命的東西。因為所謂太岳,就是張居正的字,而眾所周知,對聯的下半句要高于上半句,如此一來,張居正就比皇帝更牛了。

      而牛人張居正非但沒有拒收,還堂而皇之地裱起來,就差貼在門口當春聯用了。

      但一個人天下無敵太久,老天爺也會不滿的,畢竟他老人家喜歡熱鬧,于是在冥冥之中,他給張居正找來了兩個敵人,一個是他的上級,一個是他的下屬。

      張居正的上級,就是皇帝。

      說起這二位的關系,實在是錯綜復雜,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綜合說來,這是一個由愛生恨的故事。

      萬歷皇帝朱翊鈞,嘉靖四十二年(1563)出生,是隆慶皇帝的第三個兒子,這位仁兄運氣很好,六歲就立了太子,四年后又死了爹,直接當了皇帝,比起他那位連個太子名分都沒有,提心吊膽當了三十多年王爺的爹來,強得不是一星半點。

      而如果仔細分析他的履歷,你就會發現,這位被譽為明代第一懶人的皇帝,實際上曾是一個無比聰明勤奮的人。

      萬歷是個很聰明的孩子,從小認字很早,而且很懂事,雖然不用他幫家里做飯,打洗腳水,但他也知道父親死得早,母親一個人不容易,要想維持住這個家,就得靠張先生。

      這是他的母親告訴他的,在近十年的時間里,他對此深信不疑。

      他和張先生的第一次親密接觸,是在父親剛死的時候,他還清楚地記得,那是一個十分危急的時刻,萬惡的高老頭(高拱同志)欺負他年紀小,他媽又是個寡婦,準備把他的皇位奪走,讓他下崗走人,關鍵時刻,張先生出現了,這位蓋世英雄拯救了他們母子,并趕走了邪惡的高老頭,在偉大的張先生的幫助下,好人戰勝了壞人,世界再次恢復了和平。

      這大概就是萬歷對張居正的第一印象,而此后母親的種種言行也加深了他對張先生的好感。

      由于父親死得早,他的小學教育基本上是由張居正完成的,這位首輔大人可謂多才多藝,除了處理政務外,對他的學習也絲毫不放松,閑來無事還編了一本書,叫做《帝鑒圖書》。

      毫不夸張地說,如果今天搞一個優秀少兒圖書評選,這本書絕對可以名列前茅,在此書中,張居正特意挑選了一百一十七個歷史事件,其中好事八十一件,壞事三十六件,每件事情都配有插圖,類似于小人書,講明白為什么好,為什么壞,相信只要不是白癡,就一定能看得懂。

      為了貫徹以人為本的教育理念,張居正確實下了很大功夫,他不但編了書,還每天跑來給小皇帝講故事,指著書上的插圖,告訴萬歷,哪個是好人,哪個是壞人。

      萬歷的童年就是這樣度過的,對這個既幫自己干活,又給自己講故事的張先生,他有著十分深厚的感情。甚至于每次張居正上朝時站在他的面前,他都覺得過意不去:張先生站著,我怎么好意思坐著?

      問題在于皇帝沒法站著上朝,于是他給了張居正一個特殊待遇,每到夏天熱時,張居正的身邊就站著兩人,專門給他扇扇子;冬天冷時,張居正的腳底下總有一塊鋪好的氈布(當然,別人是沒有的),當旁邊的諸位同僚擦汗打哆嗦時,張先生這里卻是氣定神閑,搞得大家總仰天長嘆:人和人就是不一樣啊。

      在萬歷看來,張居正是一個類似父親的人。

      而那位在一旁煽風點火,引導萬歷的李貴妃(現在是太后了),對張居正卻有著完全不同的動機。

      李太后是一個不尋常的女人,她籍貫山西,出身低微,家里原來雖做過小生意,也無非是混碗飯吃。幸好長得漂亮,被皇帝選中,還生了個兒子,估計她從小經常逛集貿市場,討價還價,社會經驗豐富,所以在宮中很會來事,人緣也好,這才開始發達起來。但后來的事情發展證明,她的本性始終未曾變過——生意人。

      從看到張居正的第一眼起,李太后就意識到,這是一個極有利用價值的人,不但能謀善斷,而且政務能力極強,加上他的丈夫隆慶皇帝為人老實、膽小怕事不說,還是個老病號,哪天腳一蹬就咽了氣,那都是說不準的事情。

      雖說李太后精明強干,也有一定的政治野心,但她很清楚,中國很廣闊,事情很復雜,像收稅、打仗、城管、救災之類的事,自己是搞不定的,只能依靠大臣去辦。換句話說,她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從這一點看,她比后來的那位慈大媽(慈禧)不知要強多少倍。

      【關于后宮參政問題的調研】

      這是個十分有趣的問題,縱觀整個明代,什么事情都有,太監專權,大臣獨裁,可偏偏老婆(后宮)參政的問題并不多見,什么女主當國,垂簾聽政,壓根就沒有市場,看上去很讓人費解,但只要略為分析,就會發現,其實原因十分簡單。

      先介紹一下相關知識,要知道,在中國歷史上,女性參政折騰事的并不少見,但折騰出好結果的卻并不多見,像慈禧這類的二桿子更是數不勝數,講到這里,也請諸位女性同胞暫不要動手,容俺說完。

      女性在從政方面之所以比男性困難,說到底是個生理結構問題,政治問題是世界上最復雜的問題,需要極大的理性,但女性情感豐富,很多事情上往往會跟著感覺走,比如慈禧大媽,開始知道光緒改革,還比較支持,但一聽說改革要革自己,就把人給廢了,這還在其次,關鍵在于她明明知道大清國快完蛋了,不改革不行,只為了吐口惡氣,把維新派的那一套也給廢了,實在太不理智。

      沖動是魔鬼,這話一點不錯。

      當年秦孝公的兒子恨透了商鞅,等老爹一死就找來幾匹馬把他給分了(五馬分尸,學名車裂),但分尸歸分尸,商鞅的那一套他還是照著用,一點不耽誤,相比而言,慈大媽的檔次實在差得太遠。

      到后來,慈大媽因為洋人不準她廢掉光緒,且一直指手劃腳,一怒之下,就去利用義和團,把那一幫大師兄、二師兄都請到京城,估計是戲看多了,什么刀槍不入的鬼話都相信,還公然向全世界列強宣戰(早干嘛去了),也不派兵出國,唯一的軍事行動就是攻打各國使館,就那么高幾層樓,對方撐死也就上百人,清兵圍,義和團圍,十天半個月打不進去,等到人家一派兵又慌了,趕緊撤除包圍,還往使館里送西瓜,被人趕到西邊,一路上吃盡了苦受盡了累,回來卻又十分大度,表示愿意以舉國之力,結列強之歡心。

      說起這位慈大媽,真是一聲嘆息,不知從何講起,國家被她搞得一團漿糊,亂象叢生,歸根結底,還是因為慈大媽感情太豐富,不按常理出牌,雖說工于心計,也只能玩玩權謀,整死幾個親王,過過舒坦日子,讓她治國安邦,那是沒有指望的。

      當然了,成功的例子也是有的,比如偉大的武則天女士,那就真是身不能至,心向往之,一步一個腳印,從宮女到皇后,再到皇帝,但凡敢擋路的,全部干掉,連兒子也不例外,看似和慈禧沒什么區別,但她在歷史上的名聲比慈禧實在好得太多。

      因為當慈禧看戲的時候,武則天在看公文,慈禧在吃幾百道菜的時候,武則天連晚飯都顧不上,自執政以來,她始終兢兢業業,不敢有絲毫松懈,她很清楚,作為一個政治家,除了得到,還必須付出。

      所以慈禧只是個陰謀家,而武則天是政治家,陰謀家只能整人,政治家除了整人外,還要整國家。

      而李太后就不同了,她既不是陰謀家,更不是政治家,從某種意義上說,她是個維持家庭的家庭主婦。

      歷朝歷代,之所以老婆干政頻繁出現,說到底還是因為皇帝權力大,用歷史術語講,這叫后權源自皇權,一旦皇帝死了,兒子又小,老婆想不掌權都不行。可在明代,皇帝本人就沒什么權,隆慶皇帝干了五六年,有一多半時間在挨罵,想買點珠寶首飾,戶部還不給錢,過得非常之窩囊,面對這種局面,想把日子過下去,也就只能依靠張居正了。

      而且張居正這個人除了工作出色外,長得也帥,當然這個帥的定義和今天不同,在明代,有一把大胡子是帥哥的第一特征(絡腮胡子不算,在當時那是土匪特征),最符合標準的,是關公的那一種,隨風飄揚,不但美觀,沾點墨水就能寫字,也很實用。張居正五官端正不說,還有一把這樣的胡子,既有能力又有相貌,李太后要不喜歡他,那就真沒天理了。

      所以雖然這對母子的閱歷和動機不同,但有一點他們是一致的,那就是張先生是一個很重要的人,必須依靠他——至少目前是這樣。

      對這對孤兒寡母的心思,張居正十分明白,對李太后,他禮敬有加,給足面子,畢竟這人也算自己的上級,但對萬歷,態度就完全不同了,張先生似乎完全不把皇帝當干部,想怎么說就怎么說,想怎么訓就怎么訓,比爹還爹。

      最駭人聽聞的一件事情,是在萬歷讀書的時候發生的,那時萬歷正在讀論語,張居正站在一邊聽,讀到其中一句“色勃如也”的時候,小朋友一時大意,認了個白字,把勃讀成了“背”音。

      這實在不是個大事,可萬歷剛剛讀完,就聽得身旁一聲大吼:

      “這字應該讀勃!”

      如果你今天在學校里讀錯字,被人這么吼一句,也會不高興,估計個把性格型的還會回一句:老子就愛讀背,你怎么著?

      但當時的萬歷,至高無上的皇帝大人卻沒有回嘴,不但沒有回嘴,還嚇得發抖,趕緊修正,相信這句話他一輩子再也不會讀錯了。

      在封建社會,無論從哪個角度看,張居正的行為都是大逆不道,拉出去剮一千遍都不過分,連孩子他親爹都沒這么訓過,張先生竟敢如此放肆,真是欺負朱重八不在了。

      但張居正之所以有如此舉動,絕不是為了耍威風,只是因為在他的內心深處,隱藏著一個夢想。

      三十年前,當他剛剛進入朝廷時,坐在皇位上的是嘉靖,這位極難伺候的仁兄讓張先生吃盡了苦頭,前后躲閃,左右逢迎,歷經千辛萬苦才把他熬死。

      接班的隆慶卻是個完全相反的人,什么事情都沒主意,也不管,大事小事都得自己干。

      雖說這樣也不錯,但張居正知道,自己總有一天是要死的,攤上這么個皇帝,出了事誰來給他擦屁股?

      所以他希望培養一個合格的接班人,他希望經他之手,成就一位千古明君。

      萬歷,你就是我的目標,我將用畢生之心血去培養你,我已不再年輕,也終將死去,但我堅信,你的名字將和漢武帝、唐太宗并列,千古傳誦,青史流芳。

      如此,則九泉之下,亦當含笑。

      事情似乎比想象得還要順利,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所有人都在張居正的軌道上有條不紊地行進著,朝政很穩定,皇帝很聽話,皇帝他媽很配合。

      然而正是因為太正常,正常到了不正常的地步,就出問題了。

      我當年上高中的時候,有一個同學,簡直嗜玩如命,每天最大的夢想就是不用上學,到處去玩耍,于是經常曠課終于惹怒了老師,讓他回家去了。開始這位兄弟還很高興,可在家住了兩個月,死乞白賴地又回來了。我問:何以不玩?答:玩完,無趣。

      萬歷皇帝的情況大致如此,剛即位時,他才不到十歲,什么事情有張居正管著,啥也不用干,高興都來不及,可時間一長,就沒意思了,拿起一份奏疏,想寫點批示,一看,上面張居正都給批好了,一二三四,照著辦就行。這還不算,連劃勾蓋章的權力他都沒有,要知道,那是馮保的工作。

      畢竟十六七歲了,沒有事干,那就找人玩,但很明顯,張居正沒有陪他扔沙包的興趣,于是萬歷只好找身邊太監玩。

      太監玩什么他就玩什么,太監斗蛐蛐,他就斗蛐蛐,太監喝酒,他就喝酒,太監喝醉后喜歡睡覺,他喝醉后喜歡鬧事(酒風不好)。

      于是萬歷八年(1580),酒風不好的萬歷兄終于出事了,有一天,他又喝醉了,在宮里閑逛,遇上了一個太監,突然意氣風發,對那位仁兄說:你唱個歌給我聽吧。

      一般說來,在這種場合,遇上這種級別的領導,就算不會唱歌,也得哼哼兩句過關。可這位太監不知是真不會唱歌,還是過于害怕,站在原地半天沒有出聲。

      皇帝大都沒什么耐心,特別是喝醉的皇帝,看著眼前的這個木樁子,萬歷十分惱火,當即下令把這位缺乏音樂素養的兄弟打了一頓,打完了還割了他一束頭發,那意思是本來要砍你的頭,而今只割你的頭發,算是法外開恩。

      換在其他朝代,這事也就過了,天子一言九鼎,天下最大,不會唱歌就人頭落地也不新鮮,但萬歷不同,他雖是皇帝,上面還是有人管的。

      在萬歷剛剛發酒瘋的時候,馮保就得到了消息,他即刻報告了李太后,于是當皇帝大人酒醒之后,便得到了消息——李太后要見他。

      等他到地方的時候,才知道事情大了,李太后壓根不跟他說話,一見面就讓他跪,然后開始歷數他的罪惡,萬歷也不辯解,眼淚一直嘩嘩地,不斷表示一定改過自新,絕不再犯。

      好了,到目前為止,事情還不算太壞,人也罵了,錯也認了,就這么收場吧。

      然而李太后不肯干休,她拿出了一本書,翻到了其中一篇,交給了萬歷。

      這似乎是個微不足道的舉動,但事實上,張居正先生的悲慘結局正是源自于此。

      當萬歷翻開那本書時,頓時如五雷轟頂,因為那本書叫《漢書》,而打開的那一篇,是《霍光傳》。

      霍光,是漢代人物,有個異母兄弟是名人,叫霍去病。但在歷史上他比這位名人還有名,干過許多大事,就不多說了,其中最大的一件事情,就是廢過皇帝。

      廢了誰,怎么廢的,前因后果那都是漢代問題,這里不多講,但此時,此地,此景,讀霍光先生的傳記,萬歷很明白其中的涵義:如果不聽話,就廢了你!

      而更深一層的含義是:雖然你是皇帝,但在你的身邊,也有一個可以廢掉你的霍光。

      萬歷十分清楚,這位明代的霍光到底是誰。

      生死關頭,萬歷兄表現了極強的求生欲望,他當即磕頭道歉,希望得到原諒,并表示永不再犯。

      畢竟是自己的兒子,看到懲罰已見成效,李太后收回了威脅,但提出了一個條件:皇帝大人既然犯錯,必須寫出檢討。

      所謂皇帝的檢討,有個專用術語,叫“罪己詔”,我記得后來的崇禎也曾寫過,但這玩意通常都是政治手段,對“凈化心靈”毫無作用。

      想當年我上初中時,為保證不請家長,經常要寫檢討,其實寫這東西無所謂,反正是避重就輕,習慣成自然,但問題在于,總有那么幾個缺心眼的仁兄逼你在全班公開朗誦,自己罵自己,實在不太好受。

      而皇帝的“罪己詔”最讓人難受的也就在此,不但要寫自己的罪過,還要把它制成公文,在天下人面前公開散發,實在太過丟人。

      萬歷兄畢竟還是臉皮薄,磕完頭流完淚,突然又反悔了,像大姑娘上轎一樣,扭扭捏捏就是不肯動筆,關鍵時刻,一位好心人出現了。

      “我來寫!”

      無私志愿者,張居正。

      要說還是張先生的效率高,揮毫潑墨,片刻即成,寫完后直接找馮保蓋章,絲毫不用皇上動手。

      萬歷坐在一旁,呆呆地看著這一切,喝醉了酒,打了個人,怎么就落到這個地步?差點被人趕下崗?

      在他十八歲的大腦里,一切都在飛快運轉著,作為一個帝國的統治者,為什么會淪落到如此境地?是誰導致了這一切?是誰壓制了自己?

      他抬起了頭,看到了眼前這個正在文案前忙碌的人,沒錯,這個人就是答案,是他主導了所有的一切,這個人不是張先生,不是張老師,也不是張大臣,他是霍光,是一個可以威脅到自己的人。

      在張居正和李太后看來,這是一次良好的教育機會,萬歷兄將從中吸取經驗,今后會好好待人,在成為明君的道路上奮勇前進。

      然而就在這一團和氣之下,在痛哭與求饒聲中,一顆仇恨的種子已經埋下,八年的感情就此劃上句號,不是因為訓斥,不是因為難堪,更不是因為罪己詔,真正的原因只有一個——權力。

      我已經十八歲了,我已經是皇帝了,憑什么指手劃腳,憑什么威脅我?你何許人也?貴姓?貴庚?

      這就是萬歷八年發生的醉酒打人事件,事情很簡單,后果很嚴重,皇帝大人的朋友和老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敵人。

      但整體看來,局勢還不是太悲觀,畢竟還有李太后,有她在中間調和,張居正與萬歷的關系也差不到哪去。

      可問題在于,這位中年婦女并非緩沖劑,反倒像是加速劑,在日常生活中,她充分證明了自己的小生意人本色——把占便宜進行到底。

      自從有了張居正,李太后十分安心,這個男人不但能幫她看家,還能幫她教孩子,即當管家,又當家庭教師,還只拿一份工錢,實在太過劃算。

      對于小生意人而言,有便宜不占,那就真是王八蛋了,于是慢慢地,她在其他領域也用上了張居正,比如……嚇唬孩子。

      小時候,我不聽話的時候,我爹總是對我說,再鬧,人販子就把你帶走了,于是我立刻停止動作,毛骨悚然地坐在原地,警惕地看著周圍,雖然我并不很清楚,人販子到底是啥玩意,只知道他們喜歡拐小孩,拐回去之后會拿去清燉,或是紅燒。

      萬歷也有淘氣的時候,每到這時,頂替人販子位置的,就是張居正,李太后會以七十歲老太太的口吻,神秘詭異的語氣,對鬧騰小孩說道:

      “你再鬧!讓張先生知道了,看你怎么辦?”(使張先生聞,奈何)

      這句話對萬歷很管用,很明顯,張先生的威懾力不亞于人販子。

      自古以來,用來嚇唬小孩的人(或東西)很多,從最早泛指的老妖怪,魔鬼(西方專用),到后來的具體人物,比如三國時期合肥大戰后,戰場之上彪悍無比的張遼同志,就曾暫時擔任過這一角色(再哭,張文遠來了!),再后來,抗日戰爭時期,日本鬼子也客串過一段時間,到我那時候,全國拐賣成風,人販子又成了主角。

      總而言之,時代在變,嚇人的內容也在變,但有一點是不變的,但凡當這類主角的,絕不是什么讓人喜歡的角色。

      所以從小時起,在萬歷的心中,張居正這個名字代表的不是敬愛,而是畏懼,而這在很大程度上,應該歸功于他的那位生意人母親。

      對不斷惡化的局勢,張居正倒也不是毫無察覺,在醉酒事件之后不久,這位老奸巨滑的仁兄曾提出過辭職,說自己干了這么多年,頭發也白了,腦袋也不好用了,希望能夠早日回家種紅薯,報告早晨打上去后,一頓飯工夫回復就下來了——不行。

      萬歷確實不同意,一方面是不適應,畢竟您都干了這么多年,突然交給我,怎么應付得了;另一方面是試探,畢竟您都干了這么多年,突然交給我,怎么解釋得了。

      兩天后,張居正再次上書,堅決要求走人,并且表示,我不是辭職,只是請假,如果您需要我,給我個信,我再來也成。

      張居正并不是虛情假意,夏言、嚴嵩、高拱的例子都擺在眼前,血淋淋的,還沒干,唯一能夠生還的人,是他的老師徐階,而徐階唯一的秘訣,叫做見好就收。

      現在是收的時候了。

      這話一出來,萬歷終于放心了,不是挖坑,是真要走人。按照他的想法,自然是打算批準了,如果事情就這么發展下去,大團圓結局是可以期待的,然而關鍵時刻,鬧事的又出場了。

      生意人和政治家是有區別的,最大的區別在于,政治家是養羊,生意人是養豬。養羊的,每天放養,等到羊毛長長了,就剪一刀接著養,無論如何,絕不搞魚死網破,羊死毛絕的事情,而生意人養豬,只求養得肥肥的,過年時一刀下去,就徹底了事,沒有做長期生意的打算。

      李太后是生意人,她沒有好聚好散、細水長流的覺悟,也無需替張居正打算,既然好用,那就用到用廢為止,于是她開了尊口:

      “張先生不能走,現在你還年輕,等張先生輔佐你到三十歲,再說!”(待輔爾到三十歲,那時再做商量)

      這可就缺了大德了。

      想走的走不了,今年都五十六了,再干十年,不做鬼也成仙了。

      想干的干不上,今年才十八歲,再玩十年,還能玩出朵花兒來?

      但太后的意旨是無法違背的,所以無論虛情假意,該干的還得干,該玩的還得玩,張居正最后一個機會就此失去。

      既然不能走,那就干吧,該來的總要來,躲也躲不掉,懷著這種覺悟,張居正開始了他最后的工作。

      從萬歷八年(1580)到萬歷十年(1582),張居正進入了一種近乎癲狂的狀態,他日以繼夜地工作,貫徹一條鞭法,嚴查借機欺壓百姓的人員,懲辦辦事不利的官員,對有劣跡者一律革職查辦,強化邊境防守,俺答死了,就去拉攏他的老婆三娘子(當年把漢那吉沒娶過去的那位),只求對方不鬧。里里外外,只要是他能干的,他都干了。

      大明帝國再次煥發了平靜與生機,邊境除了李成梁先生時不時出去砍人外,已經消停了很多,國庫收入極為豐厚,存銀達到幾百萬兩,財政支出消除了赤字,地方糧倉儲備充足,至少餓不死人,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完美。

      與蒸蒸日上的帝國相反的,是張居正蒸蒸日下的身體,在繁雜的工作中,他經常暈倒,有時還會吐血,然而事已至此,又能如何?

      這就是張居正的最后兩年,每一天,他都相信國家的前途,相信平民百姓的生計,相信太平盛世的奇跡,相信那偉大的抱負終會實現。

      以他的生命為代價,他堅信這所有的一切。

      在他的人生的每一刻,都灑滿了理想與信念的光輝。

      【失去、得到】

      萬歷十年(1582)六月二十日,帝國內閣首輔,上柱國,正一品太師兼太傅,中極殿大學士張居正卒,年五十八,謚文忠。

      張居正死了,皇帝十分之悲痛,這是真的,畢竟一個人陪伴了自己那么久,干了許多事,沒有感情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很是哭了幾場,甚至有幾天悲痛得上不了朝。

      悲痛之余,他還下令撫慰張居正的家人,并舉辦了隆重的悼念活動,一時之間,全國處處都是哀悼之聲。

      但以他和張居正的關系,和從前那許許多多不堪回首的往事,太有感情也是不可能的,所謂十分之悲痛,其實也就悲痛十分鐘而已。

      所以在短暫悼念之后,長期清算的時候就到了,六月份張居正死,十二月份就動手了,當然,對手還不是張居正。

      事實上,在當時的朝廷里,最為人忌恨的人,是馮保,張先生好歹是翰林出身,一步一步熬上來的,馮太監這樣一步登天的人,要不是后臺硬,早就被唾沫星子給淹死了。

      現在張居正死了,但馮保似乎還是很鎮定的,因為小時候馮保經常陪小皇帝玩,萬歷也對他很親熱,不叫他名字,只叫他大伴,關系相當之鐵,所以他認為,縱使風雨滿天,天還塌不下來。

      然而天就塌下來了,十二月有人告他十二大罪,幾天之后當年的那位小皇帝就在告狀信上大筆一揮,下了結論:馮保欺君蠹國,罪惡深重。

      馮保措手不及,當時就暈了過去。

      馮保同志敬請節哀,蠹國雖是胡說,欺君卻是事實,其實一直以來,他都是排在萬歷最討厭人榜的第二名,僅次于張居正,因為這位仁兄一直以來都在干一件萬歷最為討厭的事情——打小報告。

      自打掌權后,馮保就以二管家自居了,但凡萬歷有啥風吹草動,他都會在第一時間告訴李太后,什么斗蛐蛐、打彈弓,包括喝醉酒闖禍的那一次,都是他去報告的。

      在我小時候,這種人一般被叫做“特務”,是最受鄙視的。到了萬歷那里,就成了奸賊,年紀小沒能量,也無可奈何,長大以后那就是兩說了,不廢此人,更待何時?

      馮保闖了這么大的禍,竟還如此盲目樂觀,其實原因也很簡單:

      一個人當官當久了,就會變傻,并產生一系列幻覺,自我感覺過于良好,最后稀里糊涂完蛋去也。

      不過看在小時候陪自己玩過的份上,萬歷還是留了一手,安排他去南京養老,也沒要他的命。

      這是馮保,張居正就沒那么好對付了。

      張先生在朝中經營多年,許多大臣都是他的人,現在剛死不到一年,立刻翻案恐怕眾怒難犯。更麻煩的是,現任內閣首輔張四維也是張居正一手提起來的,自然不肯幫忙,要想整治張先生,談何容易。

      然而很快,萬歷就發現自己錯了。種種蛛絲馬跡表明,除自己外,張先生還有一個敵人,一個他曾無比信任的人——張四維。

      這是一個極為古老的復仇故事,在真相揭開前,張四維已隱忍了太久。

      張四維,字子維,山西蒲州人,嘉靖三十二年進士,看起來,這不過是份普通的官僚記錄,但實際上,他的背景要比想象中復雜得多。

      張四維的父親,叫做張允齡,是一名普通的山西商人,不算什么人物,但他母親王氏卻不同凡響——王崇古的姐姐。

      也就是說,張四維是王崇古的外甥。之前已經說過,朝廷實力派人物楊博也是山西人,而且他的兒子娶了王崇古的女兒,也就是說,楊博的兒媳婦是張四維的表妹,看上去比較復雜是吧,后面還有。

      后來張四維生了兩個兒子,一個叫張甲徽,一個叫張定徽,他們兩個幾乎同時結婚,老婆卻是親姐妹——楊博的兩個孫女。

      什么叫特殊利益集團,相信你已經明白了。

      王崇古是宣大總督,楊博是兵部尚書(后改吏部尚書),位高權重,卻并非張居正的人,還經常對他頗有微辭。舅舅和親家都這樣,張四維的立場自然也差不多。

      當然,張四維的這些路數張居正都很清楚,所以早在萬歷三年(1575),他就推薦張四維進入內閣,成為了大學士,也算是先下手為強,賣個人情。

      然而這一次,他終于犯了一個錯誤,一個他的老師曾經犯過的錯誤。十年前,徐階推薦高拱入閣,認為能賣高拱一個人情,十年后,張居正也這樣想。

      但事實上,張四維遠沒有他想得那么簡單,在這個人的心中,還隱藏著一個更深的秘密。

      五年之前的那一天,殷士儋大鬧內閣,要和高拱單挑,張居正勸架,卻也挨了罵,正是在這場鬧劇中,張居正堅定了除掉高拱的決心,但與此同時,他似乎也忽略了一個重要的問題——為什么殷士儋會在那一天突然發作?

      原因很簡單,因為就在那一天之前,殷士儋得到了一個確切的消息:高拱準備趕走他,換一個人入閣。實在是忍無可忍,殷學士魚死網破,這才算雄起了一回。

      而那個由高拱安排,入閣頂替殷士儋的人,正是張四維。

      對于這份五年之后遲到的邀請,要他感恩戴德,實在比較困難。

      好了,這起迷案就要水落石出了,我們現已掌握了如下四點:

      1、王崇古與高拱關系緊密,他的職務是由高拱推薦的。

      2、張居正準備解決高拱之時,楊博曾親自上門,為高拱求情。

      3、張四維是王崇古的外甥,也是楊博的親家。

      4、高拱曾推薦張四維入閣,以取代不聽話的殷士儋。

      于是我們可以得出這樣一個結論:

      張四維是高拱的親信,一個由始至終,極為聽話的親信。

      所以我們有理由相信,當張居正聯合馮保趕走高拱的時候,一道陰冷的目光正投射在他的背后。

      當然,自信的張居正是絕對不會在意的,在得意的巔峰,無人能撼動他的地位,于是當內閣缺少跑腿的人時,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張四維,那個看上去極其溫順聽話的張四維。

      之后的一切,就是順理成章了,張居正活著,他無能為力,現在人死了,該是行動的時候了。

      萬歷十一年(1583),陜西道御史楊四知突然發難,上書彈劾張居正十四大罪,就如同預先彩排過一樣,原先忠心耿耿、言聽計從的諸位大臣一擁而上,把張居正從五、六歲到五十六歲的事情都翻了出來,天天罵日日吵,唯恐落后于人。

      眼見群眾如此配合,萬歷自然也不客氣,立刻剝奪了張居正的太師等一切職務,并撤銷了他“文忠”的謚號。之后不久他更進一步,抄了張先生的家。

      之所以搞抄家,原因只有兩個,憤怒,以及貪婪。

      在萬歷小時候,張居正經常對他提出一個要求——勤儉。每年過年的時候,萬歷想多擺幾桌酒席,張居正告訴他,國家很困難,應該節儉,萬歷表示同意,皇帝進出場合多,萬歷想多搞點儀仗,顯顯威風,張居正告訴他,這些把戲只會浪費國家資源,搞不得,萬歷表示同意。

      在張居正死前,無論萬歷對他有何不滿,也就是個工作問題,然而隨著檢舉揭發的進一步進行,皇帝大人驚奇地發現,原來張先生的日子過得很闊,不但好吃好喝,而且出門闊氣無比,還有頂三十二個人抬的轎子。

      讓我省吃儉用,你自己過舒坦日子?還反了你了!

      而在憤怒之后,就是貪婪了,畢竟皇帝陛下也要用錢,被卡了這么多年,不發泄實在對不起自己,抄家既能出氣,又能順便撈一把,何樂而不抄?

      萬歷十一年(1583)四月,抄家正式開始。

      其實說起來抄家也沒啥,抄家的人家多了去了。倒霉了就抄家,抄完拉倒,今天你抄我,明天我抄你,世道無常,習慣了就好。

      但是張家的這次抄家,卻并非一個簡單的經濟問題,而是一場不折不扣的慘劇,是慘無人道的人間地獄。

      四月底,司法部副部長丘橓由北京出發,前往張居正老家荊州抄家。本來也沒什么,人到了就抄好了,可是破鼓總有萬人捶,對廣大官員們而言,看見人家落井,不丟一塊石頭下去,實在是件太難的事情。

      原先畢恭畢敬的地方官聽說張居正倒了臺,為了在抄家中爭取一個好的表現,竟然提前封住了張家的門,不準人轉移財物。

      這么一搞,不但財物沒能轉移,連人也沒轉移,因為張家的幾十口人還躲在家里,又沒有糧食,但這似乎不關地方官的事,于是等丘部長抵達,打開門的時候,他看見的,是十幾個已經餓死的人和幾十個即將餓死的人。

      沒關系,餓不死的,抄家也可以抄死你。

      經過幾天的抄家統計,從張居正家中共抄出黃金上萬兩,白銀十多萬兩,如此看來,張居正在搞政治的同時,也沒少搞經濟。但總的來說,還不算太過分,和他的前輩嚴嵩、徐階比起來,也算是老實人了。

      沒辦法,大仇未報,人家本來就是沖著人來的。很快就傳出消息,說張居正家還隱藏了二百萬兩白銀,不抄出來誓不罷休。于是新一輪運動開始,先是審,審不出來就打,打得受不了了,就自殺。

      自殺的人,是張居正的長子張敬修,但在死前,他終于發覺了那個潛伏幕后的仇人,并在自己的遺書中發出了血淚的控訴:

      “有便,告知山西蒲州相公張鳳盤,今張家事已完結,愿他輔佐圣明天子于億萬年也!”

      所謂張鳳盤,就是張四維,所謂輔佐圣明天子于億萬年也,相信讀過書的都能明白,這是一句罵人的話,還順道拉上了萬歷。

      這就是張敬修臨死前的最后一聲吶喊。

      但張敬修不會想到,他這一死,不但解脫了自己,也徹底解脫了張居正,以及所有的一切。

      張敬修一死,事情就鬧大了,抄家竟然抄出了人命,而且還是張居正的兒子,實在太不像話。恰好張四維兩個月前死了爹,回家守制去了。他這一走,原先的內閣第二號人物申時行,就成為了朝廷首輔。

      這位仁兄還比較正派,聽說此事后勃然大怒,連夜上書要求嚴查此事。萬歷也感覺事情過了,隨即下令不再追究此事,并發放土地,供養張居正的母親家人。

      事情終于解決了,萬歷的仇報了,他終于擺脫了張居正的控制,開始行使自己的權力。張四維的心愿也已了結,他在家鄉守孝兩年,即將期滿回朝之際,卻突然暴病身亡,厚道的人說他死得其所,不厚道的人說這是干了缺德事,被張居正索了命。

      無論如何,仇恨與痛苦,快樂與悲傷,都已結束。

      在之前的文章中,我曾經寫過無數個人物,有好人,也有壞人,而張居正,無疑是最為特殊的一個。

      他是一個天才,生于紛繁復雜之亂世,身負絕學,以一介草民闖蕩二十余年,終成大器。

      他敢于改革,敢于創新,不懼風險,不怕威脅,是一個偉大的改革家,他也有缺點,他獨斷專行,待人不善,生活奢侈,表里不一,是個道德并不高尚的人。

      一句話,他不是好人,也不是壞人,而是一個復雜的人。

      但在明代浩如煙海的人物中,最打動我的,卻正是這個復雜的人。

      十年前,當我即將踏入大學校園時,在一個極為特殊的場合,有一個人對我說過這樣一番話:

      你還很年輕,將來你會遇到很多人,經歷很多事,得到很多,也會失去很多,但無論如何,有兩樣東西,你絕不能丟棄,一個叫良心,另一個叫理想。

      我記得,當時我礙于形勢,連連點頭,雖然我并不知道這句話的真實含義。

      一晃十年過去了,如他所言,我得到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所幸,這兩樣東西我還帶著,雖然不多,總算還有。

      當然,我并不因此感到自豪,因為這并非是我的意志有多堅強,或是人格有多高尚。唯一的原因在于,我遇到的人還不夠壞,經歷的事情還不夠多,吃的苦頭還不夠大。

      我也曾經見到,許多道貌岸然的所謂道學家,整日把仁義道德放在嘴邊,所作所為卻盡為男盜女娼之流。

      我并不憤怒,恰恰相反,我理解他們,在生存的壓力和生命的尊嚴之間,他們選擇了前者,僅此而已,雖不合理,卻很合法。

      我不知道,是否所有的人在歷經滄桑苦難之后,都會變成和他們一樣的人。

      直到我真正讀懂了張居正,讀懂了他的經歷,他的情感,以及他的選擇。我才找到了一個答案,一個讓人寬慰的答案。

      他用他的人生告訴我們,良知和理想是不會消失的,不因富貴而逝去,不因權勢而凋亡。

      不是好人,不是壞人,他是一個有理想,有良心的人。

      〖張居正,字叔大,嘉靖四年(1525)生,湖廣江陵人。

      少穎敏絕倫,嘉靖十八年(1539)中秀才,嘉靖十九年(1540)

      年中舉人,人皆稱道。

      嘉靖二十六年(1547),成進士,改庶吉士,授翰林編修,徐階輩皆器重之。

      嘉靖四十一年(1562),徐階代嵩首輔,傾心委于張居正,信任有加,草擬遺詔,引與共謀。

      隆慶元年(1567),張居正四十三歲,任禮部尚書兼武英殿大學士,加少保兼太子太保,進入內閣。

      隆慶六年(1572),隆慶駕崩,張居正引馮保為盟,密謀驅逐高拱,事成,遂代拱為內閣首輔。

      萬歷元年(1573),張居正主政,推行考成法,整頓官吏,貪吏聞風喪膽,政令傳出,雖萬里外,朝下而夕奉行。

      萬歷六年(1578),丈量天下土地,推行一條鞭法,百姓為之歡顏,天下豐饒,倉粟充盈,可支十年有余。

      萬歷十年(1582)六月,張居正年五十八歲,去世,死后抄家。

      長子自盡,次子充軍。〗

      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

      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

      世間已無張居正。

  55. 真坑爹 says:

    【愛與恨的邊緣】

      萬歷五年(1577)的奪情事件結束了,張居正獲得了徹底的勝利,事實證明,以眼前這些小嘍羅的實力,是動不了張大哥分毫的,自打嚴嵩、徐階、高拱這批高水平選手退役后,江湖人才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張居正對此有著十分清醒的認識,所以他越發有恃無恐,推行自己的政令,誰不聽話就滅了誰,自從趕走高拱后,內閣中只剩他一人,為體現民主風格,他又陸續提拔幾人入閣,先是呂調陽,然后是張四維,馬自強,申時行,當然了,這幾位仁兄雖然籍貫不同,愛好不同,高矮胖瘦長相各異,但對于張居正而言,他們是同一類人——跑腿的,有著共同的優點——聽話。

      但后來的事實發展證明,對于這四個人,他還是看走了眼,至少看錯了一個。

      除了工作上獨斷專行外,張居正還常常對人說這樣一句話:我非相。

      這句話看上去十分謙虛,表明我張居正不是宰相。但很不幸的是,這句謙虛的話還有下半句:乃攝也。

      綜合起來,這就是一句驚天地泣鬼神的話:

      我不是宰相,而是攝政。

      所謂攝政,就是代替皇帝行使職權的人,對張居正而言,宰相已經是小兒科了,只有攝政才夠風光。一個平民竟然如此風光,如果當年廢除宰相的朱元璋泉下有知,恐怕會氣得活過來。

      但張居正明顯是不怕詐尸的,他受之無愧,并在家里掛上了這樣一副對聯:

      〖日月共明,萬國仰大明天子。

      丘山為岳,四方頌太岳相公。〗

      這副對聯用黃金打造,十分氣派,但要換在以前,這是個要人命的東西。因為所謂太岳,就是張居正的字,而眾所周知,對聯的下半句要高于上半句,如此一來,張居正就比皇帝更牛了。

      而牛人張居正非但沒有拒收,還堂而皇之地裱起來,就差貼在門口當春聯用了。

      但一個人天下無敵太久,老天爺也會不滿的,畢竟他老人家喜歡熱鬧,于是在冥冥之中,他給張居正找來了兩個敵人,一個是他的上級,一個是他的下屬。

      張居正的上級,就是皇帝。

      說起這二位的關系,實在是錯綜復雜,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綜合說來,這是一個由愛生恨的故事。

      萬歷皇帝朱翊鈞,嘉靖四十二年(1563)出生,是隆慶皇帝的第三個兒子,這位仁兄運氣很好,六歲就立了太子,四年后又死了爹,直接當了皇帝,比起他那位連個太子名分都沒有,提心吊膽當了三十多年王爺的爹來,強得不是一星半點。

      而如果仔細分析他的履歷,你就會發現,這位被譽為明代第一懶人的皇帝,實際上曾是一個無比聰明勤奮的人。

      萬歷是個很聰明的孩子,從小認字很早,而且很懂事,雖然不用他幫家里做飯,打洗腳水,但他也知道父親死得早,母親一個人不容易,要想維持住這個家,就得靠張先生。

      這是他的母親告訴他的,在近十年的時間里,他對此深信不疑。

      他和張先生的第一次親密接觸,是在父親剛死的時候,他還清楚地記得,那是一個十分危急的時刻,萬惡的高老頭(高拱同志)欺負他年紀小,他媽又是個寡婦,準備把他的皇位奪走,讓他下崗走人,關鍵時刻,張先生出現了,這位蓋世英雄拯救了他們母子,并趕走了邪惡的高老頭,在偉大的張先生的幫助下,好人戰勝了壞人,世界再次恢復了和平。

      這大概就是萬歷對張居正的第一印象,而此后母親的種種言行也加深了他對張先生的好感。

      由于父親死得早,他的小學教育基本上是由張居正完成的,這位首輔大人可謂多才多藝,除了處理政務外,對他的學習也絲毫不放松,閑來無事還編了一本書,叫做《帝鑒圖書》。

      毫不夸張地說,如果今天搞一個優秀少兒圖書評選,這本書絕對可以名列前茅,在此書中,張居正特意挑選了一百一十七個歷史事件,其中好事八十一件,壞事三十六件,每件事情都配有插圖,類似于小人書,講明白為什么好,為什么壞,相信只要不是白癡,就一定能看得懂。

      為了貫徹以人為本的教育理念,張居正確實下了很大功夫,他不但編了書,還每天跑來給小皇帝講故事,指著書上的插圖,告訴萬歷,哪個是好人,哪個是壞人。

      萬歷的童年就是這樣度過的,對這個既幫自己干活,又給自己講故事的張先生,他有著十分深厚的感情。甚至于每次張居正上朝時站在他的面前,他都覺得過意不去:張先生站著,我怎么好意思坐著?

      問題在于皇帝沒法站著上朝,于是他給了張居正一個特殊待遇,每到夏天熱時,張居正的身邊就站著兩人,專門給他扇扇子;冬天冷時,張居正的腳底下總有一塊鋪好的氈布(當然,別人是沒有的),當旁邊的諸位同僚擦汗打哆嗦時,張先生這里卻是氣定神閑,搞得大家總仰天長嘆:人和人就是不一樣啊。

      在萬歷看來,張居正是一個類似父親的人。

      而那位在一旁煽風點火,引導萬歷的李貴妃(現在是太后了),對張居正卻有著完全不同的動機。

      李太后是一個不尋常的女人,她籍貫山西,出身低微,家里原來雖做過小生意,也無非是混碗飯吃。幸好長得漂亮,被皇帝選中,還生了個兒子,估計她從小經常逛集貿市場,討價還價,社會經驗豐富,所以在宮中很會來事,人緣也好,這才開始發達起來。但后來的事情發展證明,她的本性始終未曾變過——生意人。

      從看到張居正的第一眼起,李太后就意識到,這是一個極有利用價值的人,不但能謀善斷,而且政務能力極強,加上他的丈夫隆慶皇帝為人老實、膽小怕事不說,還是個老病號,哪天腳一蹬就咽了氣,那都是說不準的事情。

      雖說李太后精明強干,也有一定的政治野心,但她很清楚,中國很廣闊,事情很復雜,像收稅、打仗、城管、救災之類的事,自己是搞不定的,只能依靠大臣去辦。換句話說,她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從這一點看,她比后來的那位慈大媽(慈禧)不知要強多少倍。

      【關于后宮參政問題的調研】

      這是個十分有趣的問題,縱觀整個明代,什么事情都有,太監專權,大臣獨裁,可偏偏老婆(后宮)參政的問題并不多見,什么女主當國,垂簾聽政,壓根就沒有市場,看上去很讓人費解,但只要略為分析,就會發現,其實原因十分簡單。

      先介紹一下相關知識,要知道,在中國歷史上,女性參政折騰事的并不少見,但折騰出好結果的卻并不多見,像慈禧這類的二桿子更是數不勝數,講到這里,也請諸位女性同胞暫不要動手,容俺說完。

      女性在從政方面之所以比男性困難,說到底是個生理結構問題,政治問題是世界上最復雜的問題,需要極大的理性,但女性情感豐富,很多事情上往往會跟著感覺走,比如慈禧大媽,開始知道光緒改革,還比較支持,但一聽說改革要革自己,就把人給廢了,這還在其次,關鍵在于她明明知道大清國快完蛋了,不改革不行,只為了吐口惡氣,把維新派的那一套也給廢了,實在太不理智。

      沖動是魔鬼,這話一點不錯。

      當年秦孝公的兒子恨透了商鞅,等老爹一死就找來幾匹馬把他給分了(五馬分尸,學名車裂),但分尸歸分尸,商鞅的那一套他還是照著用,一點不耽誤,相比而言,慈大媽的檔次實在差得太遠。

      到后來,慈大媽因為洋人不準她廢掉光緒,且一直指手劃腳,一怒之下,就去利用義和團,把那一幫大師兄、二師兄都請到京城,估計是戲看多了,什么刀槍不入的鬼話都相信,還公然向全世界列強宣戰(早干嘛去了),也不派兵出國,唯一的軍事行動就是攻打各國使館,就那么高幾層樓,對方撐死也就上百人,清兵圍,義和團圍,十天半個月打不進去,等到人家一派兵又慌了,趕緊撤除包圍,還往使館里送西瓜,被人趕到西邊,一路上吃盡了苦受盡了累,回來卻又十分大度,表示愿意以舉國之力,結列強之歡心。

      說起這位慈大媽,真是一聲嘆息,不知從何講起,國家被她搞得一團漿糊,亂象叢生,歸根結底,還是因為慈大媽感情太豐富,不按常理出牌,雖說工于心計,也只能玩玩權謀,整死幾個親王,過過舒坦日子,讓她治國安邦,那是沒有指望的。

      當然了,成功的例子也是有的,比如偉大的武則天女士,那就真是身不能至,心向往之,一步一個腳印,從宮女到皇后,再到皇帝,但凡敢擋路的,全部干掉,連兒子也不例外,看似和慈禧沒什么區別,但她在歷史上的名聲比慈禧實在好得太多。

      因為當慈禧看戲的時候,武則天在看公文,慈禧在吃幾百道菜的時候,武則天連晚飯都顧不上,自執政以來,她始終兢兢業業,不敢有絲毫松懈,她很清楚,作為一個政治家,除了得到,還必須付出。

      所以慈禧只是個陰謀家,而武則天是政治家,陰謀家只能整人,政治家除了整人外,還要整國家。

      而李太后就不同了,她既不是陰謀家,更不是政治家,從某種意義上說,她是個維持家庭的家庭主婦。

      歷朝歷代,之所以老婆干政頻繁出現,說到底還是因為皇帝權力大,用歷史術語講,這叫后權源自皇權,一旦皇帝死了,兒子又小,老婆想不掌權都不行。可在明代,皇帝本人就沒什么權,隆慶皇帝干了五六年,有一多半時間在挨罵,想買點珠寶首飾,戶部還不給錢,過得非常之窩囊,面對這種局面,想把日子過下去,也就只能依靠張居正了。

      而且張居正這個人除了工作出色外,長得也帥,當然這個帥的定義和今天不同,在明代,有一把大胡子是帥哥的第一特征(絡腮胡子不算,在當時那是土匪特征),最符合標準的,是關公的那一種,隨風飄揚,不但美觀,沾點墨水就能寫字,也很實用。張居正五官端正不說,還有一把這樣的胡子,既有能力又有相貌,李太后要不喜歡他,那就真沒天理了。

      所以雖然這對母子的閱歷和動機不同,但有一點他們是一致的,那就是張先生是一個很重要的人,必須依靠他——至少目前是這樣。

      對這對孤兒寡母的心思,張居正十分明白,對李太后,他禮敬有加,給足面子,畢竟這人也算自己的上級,但對萬歷,態度就完全不同了,張先生似乎完全不把皇帝當干部,想怎么說就怎么說,想怎么訓就怎么訓,比爹還爹。

      最駭人聽聞的一件事情,是在萬歷讀書的時候發生的,那時萬歷正在讀論語,張居正站在一邊聽,讀到其中一句“色勃如也”的時候,小朋友一時大意,認了個白字,把勃讀成了“背”音。

      這實在不是個大事,可萬歷剛剛讀完,就聽得身旁一聲大吼:

      “這字應該讀勃!”

      如果你今天在學校里讀錯字,被人這么吼一句,也會不高興,估計個把性格型的還會回一句:老子就愛讀背,你怎么著?

      但當時的萬歷,至高無上的皇帝大人卻沒有回嘴,不但沒有回嘴,還嚇得發抖,趕緊修正,相信這句話他一輩子再也不會讀錯了。

      在封建社會,無論從哪個角度看,張居正的行為都是大逆不道,拉出去剮一千遍都不過分,連孩子他親爹都沒這么訓過,張先生竟敢如此放肆,真是欺負朱重八不在了。

      但張居正之所以有如此舉動,絕不是為了耍威風,只是因為在他的內心深處,隱藏著一個夢想。

      三十年前,當他剛剛進入朝廷時,坐在皇位上的是嘉靖,這位極難伺候的仁兄讓張先生吃盡了苦頭,前后躲閃,左右逢迎,歷經千辛萬苦才把他熬死。

      接班的隆慶卻是個完全相反的人,什么事情都沒主意,也不管,大事小事都得自己干。

      雖說這樣也不錯,但張居正知道,自己總有一天是要死的,攤上這么個皇帝,出了事誰來給他擦屁股?

      所以他希望培養一個合格的接班人,他希望經他之手,成就一位千古明君。

      萬歷,你就是我的目標,我將用畢生之心血去培養你,我已不再年輕,也終將死去,但我堅信,你的名字將和漢武帝、唐太宗并列,千古傳誦,青史流芳。

      如此,則九泉之下,亦當含笑。

      事情似乎比想象得還要順利,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所有人都在張居正的軌道上有條不紊地行進著,朝政很穩定,皇帝很聽話,皇帝他媽很配合。

      然而正是因為太正常,正常到了不正常的地步,就出問題了。

      我當年上高中的時候,有一個同學,簡直嗜玩如命,每天最大的夢想就是不用上學,到處去玩耍,于是經常曠課終于惹怒了老師,讓他回家去了。開始這位兄弟還很高興,可在家住了兩個月,死乞白賴地又回來了。我問:何以不玩?答:玩完,無趣。

      萬歷皇帝的情況大致如此,剛即位時,他才不到十歲,什么事情有張居正管著,啥也不用干,高興都來不及,可時間一長,就沒意思了,拿起一份奏疏,想寫點批示,一看,上面張居正都給批好了,一二三四,照著辦就行。這還不算,連劃勾蓋章的權力他都沒有,要知道,那是馮保的工作。

      畢竟十六七歲了,沒有事干,那就找人玩,但很明顯,張居正沒有陪他扔沙包的興趣,于是萬歷只好找身邊太監玩。

      太監玩什么他就玩什么,太監斗蛐蛐,他就斗蛐蛐,太監喝酒,他就喝酒,太監喝醉后喜歡睡覺,他喝醉后喜歡鬧事(酒風不好)。

      于是萬歷八年(1580),酒風不好的萬歷兄終于出事了,有一天,他又喝醉了,在宮里閑逛,遇上了一個太監,突然意氣風發,對那位仁兄說:你唱個歌給我聽吧。

      一般說來,在這種場合,遇上這種級別的領導,就算不會唱歌,也得哼哼兩句過關。可這位太監不知是真不會唱歌,還是過于害怕,站在原地半天沒有出聲。

      皇帝大都沒什么耐心,特別是喝醉的皇帝,看著眼前的這個木樁子,萬歷十分惱火,當即下令把這位缺乏音樂素養的兄弟打了一頓,打完了還割了他一束頭發,那意思是本來要砍你的頭,而今只割你的頭發,算是法外開恩。

      換在其他朝代,這事也就過了,天子一言九鼎,天下最大,不會唱歌就人頭落地也不新鮮,但萬歷不同,他雖是皇帝,上面還是有人管的。

      在萬歷剛剛發酒瘋的時候,馮保就得到了消息,他即刻報告了李太后,于是當皇帝大人酒醒之后,便得到了消息——李太后要見他。

      等他到地方的時候,才知道事情大了,李太后壓根不跟他說話,一見面就讓他跪,然后開始歷數他的罪惡,萬歷也不辯解,眼淚一直嘩嘩地,不斷表示一定改過自新,絕不再犯。

      好了,到目前為止,事情還不算太壞,人也罵了,錯也認了,就這么收場吧。

      然而李太后不肯干休,她拿出了一本書,翻到了其中一篇,交給了萬歷。

      這似乎是個微不足道的舉動,但事實上,張居正先生的悲慘結局正是源自于此。

      當萬歷翻開那本書時,頓時如五雷轟頂,因為那本書叫《漢書》,而打開的那一篇,是《霍光傳》。

      霍光,是漢代人物,有個異母兄弟是名人,叫霍去病。但在歷史上他比這位名人還有名,干過許多大事,就不多說了,其中最大的一件事情,就是廢過皇帝。

      廢了誰,怎么廢的,前因后果那都是漢代問題,這里不多講,但此時,此地,此景,讀霍光先生的傳記,萬歷很明白其中的涵義:如果不聽話,就廢了你!

      而更深一層的含義是:雖然你是皇帝,但在你的身邊,也有一個可以廢掉你的霍光。

      萬歷十分清楚,這位明代的霍光到底是誰。

      生死關頭,萬歷兄表現了極強的求生欲望,他當即磕頭道歉,希望得到原諒,并表示永不再犯。

      畢竟是自己的兒子,看到懲罰已見成效,李太后收回了威脅,但提出了一個條件:皇帝大人既然犯錯,必須寫出檢討。

      所謂皇帝的檢討,有個專用術語,叫“罪己詔”,我記得后來的崇禎也曾寫過,但這玩意通常都是政治手段,對“凈化心靈”毫無作用。

      想當年我上初中時,為保證不請家長,經常要寫檢討,其實寫這東西無所謂,反正是避重就輕,習慣成自然,但問題在于,總有那么幾個缺心眼的仁兄逼你在全班公開朗誦,自己罵自己,實在不太好受。

      而皇帝的“罪己詔”最讓人難受的也就在此,不但要寫自己的罪過,還要把它制成公文,在天下人面前公開散發,實在太過丟人。

      萬歷兄畢竟還是臉皮薄,磕完頭流完淚,突然又反悔了,像大姑娘上轎一樣,扭扭捏捏就是不肯動筆,關鍵時刻,一位好心人出現了。

      “我來寫!”

      無私志愿者,張居正。

      要說還是張先生的效率高,揮毫潑墨,片刻即成,寫完后直接找馮保蓋章,絲毫不用皇上動手。

      萬歷坐在一旁,呆呆地看著這一切,喝醉了酒,打了個人,怎么就落到這個地步?差點被人趕下崗?

      在他十八歲的大腦里,一切都在飛快運轉著,作為一個帝國的統治者,為什么會淪落到如此境地?是誰導致了這一切?是誰壓制了自己?

      他抬起了頭,看到了眼前這個正在文案前忙碌的人,沒錯,這個人就是答案,是他主導了所有的一切,這個人不是張先生,不是張老師,也不是張大臣,他是霍光,是一個可以威脅到自己的人。

      在張居正和李太后看來,這是一次良好的教育機會,萬歷兄將從中吸取經驗,今后會好好待人,在成為明君的道路上奮勇前進。

      然而就在這一團和氣之下,在痛哭與求饒聲中,一顆仇恨的種子已經埋下,八年的感情就此劃上句號,不是因為訓斥,不是因為難堪,更不是因為罪己詔,真正的原因只有一個——權力。

      我已經十八歲了,我已經是皇帝了,憑什么指手劃腳,憑什么威脅我?你何許人也?貴姓?貴庚?

      這就是萬歷八年發生的醉酒打人事件,事情很簡單,后果很嚴重,皇帝大人的朋友和老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敵人。

      但整體看來,局勢還不是太悲觀,畢竟還有李太后,有她在中間調和,張居正與萬歷的關系也差不到哪去。

      可問題在于,這位中年婦女并非緩沖劑,反倒像是加速劑,在日常生活中,她充分證明了自己的小生意人本色——把占便宜進行到底。

      自從有了張居正,李太后十分安心,這個男人不但能幫她看家,還能幫她教孩子,即當管家,又當家庭教師,還只拿一份工錢,實在太過劃算。

      對于小生意人而言,有便宜不占,那就真是王八蛋了,于是慢慢地,她在其他領域也用上了張居正,比如……嚇唬孩子。

      小時候,我不聽話的時候,我爹總是對我說,再鬧,人販子就把你帶走了,于是我立刻停止動作,毛骨悚然地坐在原地,警惕地看著周圍,雖然我并不很清楚,人販子到底是啥玩意,只知道他們喜歡拐小孩,拐回去之后會拿去清燉,或是紅燒。

      萬歷也有淘氣的時候,每到這時,頂替人販子位置的,就是張居正,李太后會以七十歲老太太的口吻,神秘詭異的語氣,對鬧騰小孩說道:

      “你再鬧!讓張先生知道了,看你怎么辦?”(使張先生聞,奈何)

      這句話對萬歷很管用,很明顯,張先生的威懾力不亞于人販子。

      自古以來,用來嚇唬小孩的人(或東西)很多,從最早泛指的老妖怪,魔鬼(西方專用),到后來的具體人物,比如三國時期合肥大戰后,戰場之上彪悍無比的張遼同志,就曾暫時擔任過這一角色(再哭,張文遠來了!),再后來,抗日戰爭時期,日本鬼子也客串過一段時間,到我那時候,全國拐賣成風,人販子又成了主角。

      總而言之,時代在變,嚇人的內容也在變,但有一點是不變的,但凡當這類主角的,絕不是什么讓人喜歡的角色。

      所以從小時起,在萬歷的心中,張居正這個名字代表的不是敬愛,而是畏懼,而這在很大程度上,應該歸功于他的那位生意人母親。

      對不斷惡化的局勢,張居正倒也不是毫無察覺,在醉酒事件之后不久,這位老奸巨滑的仁兄曾提出過辭職,說自己干了這么多年,頭發也白了,腦袋也不好用了,希望能夠早日回家種紅薯,報告早晨打上去后,一頓飯工夫回復就下來了——不行。

      萬歷確實不同意,一方面是不適應,畢竟您都干了這么多年,突然交給我,怎么應付得了;另一方面是試探,畢竟您都干了這么多年,突然交給我,怎么解釋得了。

      兩天后,張居正再次上書,堅決要求走人,并且表示,我不是辭職,只是請假,如果您需要我,給我個信,我再來也成。

      張居正并不是虛情假意,夏言、嚴嵩、高拱的例子都擺在眼前,血淋淋的,還沒干,唯一能夠生還的人,是他的老師徐階,而徐階唯一的秘訣,叫做見好就收。

      現在是收的時候了。

      這話一出來,萬歷終于放心了,不是挖坑,是真要走人。按照他的想法,自然是打算批準了,如果事情就這么發展下去,大團圓結局是可以期待的,然而關鍵時刻,鬧事的又出場了。

      生意人和政治家是有區別的,最大的區別在于,政治家是養羊,生意人是養豬。養羊的,每天放養,等到羊毛長長了,就剪一刀接著養,無論如何,絕不搞魚死網破,羊死毛絕的事情,而生意人養豬,只求養得肥肥的,過年時一刀下去,就徹底了事,沒有做長期生意的打算。

      李太后是生意人,她沒有好聚好散、細水長流的覺悟,也無需替張居正打算,既然好用,那就用到用廢為止,于是她開了尊口:

      “張先生不能走,現在你還年輕,等張先生輔佐你到三十歲,再說!”(待輔爾到三十歲,那時再做商量)

      這可就缺了大德了。

      想走的走不了,今年都五十六了,再干十年,不做鬼也成仙了。

      想干的干不上,今年才十八歲,再玩十年,還能玩出朵花兒來?

      但太后的意旨是無法違背的,所以無論虛情假意,該干的還得干,該玩的還得玩,張居正最后一個機會就此失去。

      既然不能走,那就干吧,該來的總要來,躲也躲不掉,懷著這種覺悟,張居正開始了他最后的工作。

      從萬歷八年(1580)到萬歷十年(1582),張居正進入了一種近乎癲狂的狀態,他日以繼夜地工作,貫徹一條鞭法,嚴查借機欺壓百姓的人員,懲辦辦事不利的官員,對有劣跡者一律革職查辦,強化邊境防守,俺答死了,就去拉攏他的老婆三娘子(當年把漢那吉沒娶過去的那位),只求對方不鬧。里里外外,只要是他能干的,他都干了。

      大明帝國再次煥發了平靜與生機,邊境除了李成梁先生時不時出去砍人外,已經消停了很多,國庫收入極為豐厚,存銀達到幾百萬兩,財政支出消除了赤字,地方糧倉儲備充足,至少餓不死人,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完美。

      與蒸蒸日上的帝國相反的,是張居正蒸蒸日下的身體,在繁雜的工作中,他經常暈倒,有時還會吐血,然而事已至此,又能如何?

      這就是張居正的最后兩年,每一天,他都相信國家的前途,相信平民百姓的生計,相信太平盛世的奇跡,相信那偉大的抱負終會實現。

      以他的生命為代價,他堅信這所有的一切。

      在他的人生的每一刻,都灑滿了理想與信念的光輝。

      【失去、得到】

      萬歷十年(1582)六月二十日,帝國內閣首輔,上柱國,正一品太師兼太傅,中極殿大學士張居正卒,年五十八,謚文忠。

      張居正死了,皇帝十分之悲痛,這是真的,畢竟一個人陪伴了自己那么久,干了許多事,沒有感情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很是哭了幾場,甚至有幾天悲痛得上不了朝。

      悲痛之余,他還下令撫慰張居正的家人,并舉辦了隆重的悼念活動,一時之間,全國處處都是哀悼之聲。

      但以他和張居正的關系,和從前那許許多多不堪回首的往事,太有感情也是不可能的,所謂十分之悲痛,其實也就悲痛十分鐘而已。

      所以在短暫悼念之后,長期清算的時候就到了,六月份張居正死,十二月份就動手了,當然,對手還不是張居正。

      事實上,在當時的朝廷里,最為人忌恨的人,是馮保,張先生好歹是翰林出身,一步一步熬上來的,馮太監這樣一步登天的人,要不是后臺硬,早就被唾沫星子給淹死了。

      現在張居正死了,但馮保似乎還是很鎮定的,因為小時候馮保經常陪小皇帝玩,萬歷也對他很親熱,不叫他名字,只叫他大伴,關系相當之鐵,所以他認為,縱使風雨滿天,天還塌不下來。

      然而天就塌下來了,十二月有人告他十二大罪,幾天之后當年的那位小皇帝就在告狀信上大筆一揮,下了結論:馮保欺君蠹國,罪惡深重。

      馮保措手不及,當時就暈了過去。

      馮保同志敬請節哀,蠹國雖是胡說,欺君卻是事實,其實一直以來,他都是排在萬歷最討厭人榜的第二名,僅次于張居正,因為這位仁兄一直以來都在干一件萬歷最為討厭的事情——打小報告。

      自打掌權后,馮保就以二管家自居了,但凡萬歷有啥風吹草動,他都會在第一時間告訴李太后,什么斗蛐蛐、打彈弓,包括喝醉酒闖禍的那一次,都是他去報告的。

      在我小時候,這種人一般被叫做“特務”,是最受鄙視的。到了萬歷那里,就成了奸賊,年紀小沒能量,也無可奈何,長大以后那就是兩說了,不廢此人,更待何時?

      馮保闖了這么大的禍,竟還如此盲目樂觀,其實原因也很簡單:

      一個人當官當久了,就會變傻,并產生一系列幻覺,自我感覺過于良好,最后稀里糊涂完蛋去也。

      不過看在小時候陪自己玩過的份上,萬歷還是留了一手,安排他去南京養老,也沒要他的命。

      這是馮保,張居正就沒那么好對付了。

      張先生在朝中經營多年,許多大臣都是他的人,現在剛死不到一年,立刻翻案恐怕眾怒難犯。更麻煩的是,現任內閣首輔張四維也是張居正一手提起來的,自然不肯幫忙,要想整治張先生,談何容易。

      然而很快,萬歷就發現自己錯了。種種蛛絲馬跡表明,除自己外,張先生還有一個敵人,一個他曾無比信任的人——張四維。

      這是一個極為古老的復仇故事,在真相揭開前,張四維已隱忍了太久。

      張四維,字子維,山西蒲州人,嘉靖三十二年進士,看起來,這不過是份普通的官僚記錄,但實際上,他的背景要比想象中復雜得多。

      張四維的父親,叫做張允齡,是一名普通的山西商人,不算什么人物,但他母親王氏卻不同凡響——王崇古的姐姐。

      也就是說,張四維是王崇古的外甥。之前已經說過,朝廷實力派人物楊博也是山西人,而且他的兒子娶了王崇古的女兒,也就是說,楊博的兒媳婦是張四維的表妹,看上去比較復雜是吧,后面還有。

      后來張四維生了兩個兒子,一個叫張甲徽,一個叫張定徽,他們兩個幾乎同時結婚,老婆卻是親姐妹——楊博的兩個孫女。

      什么叫特殊利益集團,相信你已經明白了。

      王崇古是宣大總督,楊博是兵部尚書(后改吏部尚書),位高權重,卻并非張居正的人,還經常對他頗有微辭。舅舅和親家都這樣,張四維的立場自然也差不多。

      當然,張四維的這些路數張居正都很清楚,所以早在萬歷三年(1575),他就推薦張四維進入內閣,成為了大學士,也算是先下手為強,賣個人情。

      然而這一次,他終于犯了一個錯誤,一個他的老師曾經犯過的錯誤。十年前,徐階推薦高拱入閣,認為能賣高拱一個人情,十年后,張居正也這樣想。

      但事實上,張四維遠沒有他想得那么簡單,在這個人的心中,還隱藏著一個更深的秘密。

      五年之前的那一天,殷士儋大鬧內閣,要和高拱單挑,張居正勸架,卻也挨了罵,正是在這場鬧劇中,張居正堅定了除掉高拱的決心,但與此同時,他似乎也忽略了一個重要的問題——為什么殷士儋會在那一天突然發作?

      原因很簡單,因為就在那一天之前,殷士儋得到了一個確切的消息:高拱準備趕走他,換一個人入閣。實在是忍無可忍,殷學士魚死網破,這才算雄起了一回。

      而那個由高拱安排,入閣頂替殷士儋的人,正是張四維。

      對于這份五年之后遲到的邀請,要他感恩戴德,實在比較困難。

      好了,這起迷案就要水落石出了,我們現已掌握了如下四點:

      1、王崇古與高拱關系緊密,他的職務是由高拱推薦的。

      2、張居正準備解決高拱之時,楊博曾親自上門,為高拱求情。

      3、張四維是王崇古的外甥,也是楊博的親家。

      4、高拱曾推薦張四維入閣,以取代不聽話的殷士儋。

      于是我們可以得出這樣一個結論:

      張四維是高拱的親信,一個由始至終,極為聽話的親信。

      所以我們有理由相信,當張居正聯合馮保趕走高拱的時候,一道陰冷的目光正投射在他的背后。

      當然,自信的張居正是絕對不會在意的,在得意的巔峰,無人能撼動他的地位,于是當內閣缺少跑腿的人時,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張四維,那個看上去極其溫順聽話的張四維。

      之后的一切,就是順理成章了,張居正活著,他無能為力,現在人死了,該是行動的時候了。

      萬歷十一年(1583),陜西道御史楊四知突然發難,上書彈劾張居正十四大罪,就如同預先彩排過一樣,原先忠心耿耿、言聽計從的諸位大臣一擁而上,把張居正從五、六歲到五十六歲的事情都翻了出來,天天罵日日吵,唯恐落后于人。

      眼見群眾如此配合,萬歷自然也不客氣,立刻剝奪了張居正的太師等一切職務,并撤銷了他“文忠”的謚號。之后不久他更進一步,抄了張先生的家。

      之所以搞抄家,原因只有兩個,憤怒,以及貪婪。

      在萬歷小時候,張居正經常對他提出一個要求——勤儉。每年過年的時候,萬歷想多擺幾桌酒席,張居正告訴他,國家很困難,應該節儉,萬歷表示同意,皇帝進出場合多,萬歷想多搞點儀仗,顯顯威風,張居正告訴他,這些把戲只會浪費國家資源,搞不得,萬歷表示同意。

      在張居正死前,無論萬歷對他有何不滿,也就是個工作問題,然而隨著檢舉揭發的進一步進行,皇帝大人驚奇地發現,原來張先生的日子過得很闊,不但好吃好喝,而且出門闊氣無比,還有頂三十二個人抬的轎子。

      讓我省吃儉用,你自己過舒坦日子?還反了你了!

      而在憤怒之后,就是貪婪了,畢竟皇帝陛下也要用錢,被卡了這么多年,不發泄實在對不起自己,抄家既能出氣,又能順便撈一把,何樂而不抄?

      萬歷十一年(1583)四月,抄家正式開始。

      其實說起來抄家也沒啥,抄家的人家多了去了。倒霉了就抄家,抄完拉倒,今天你抄我,明天我抄你,世道無常,習慣了就好。

      但是張家的這次抄家,卻并非一個簡單的經濟問題,而是一場不折不扣的慘劇,是慘無人道的人間地獄。

      四月底,司法部副部長丘橓由北京出發,前往張居正老家荊州抄家。本來也沒什么,人到了就抄好了,可是破鼓總有萬人捶,對廣大官員們而言,看見人家落井,不丟一塊石頭下去,實在是件太難的事情。

      原先畢恭畢敬的地方官聽說張居正倒了臺,為了在抄家中爭取一個好的表現,竟然提前封住了張家的門,不準人轉移財物。

      這么一搞,不但財物沒能轉移,連人也沒轉移,因為張家的幾十口人還躲在家里,又沒有糧食,但這似乎不關地方官的事,于是等丘部長抵達,打開門的時候,他看見的,是十幾個已經餓死的人和幾十個即將餓死的人。

      沒關系,餓不死的,抄家也可以抄死你。

      經過幾天的抄家統計,從張居正家中共抄出黃金上萬兩,白銀十多萬兩,如此看來,張居正在搞政治的同時,也沒少搞經濟。但總的來說,還不算太過分,和他的前輩嚴嵩、徐階比起來,也算是老實人了。

      沒辦法,大仇未報,人家本來就是沖著人來的。很快就傳出消息,說張居正家還隱藏了二百萬兩白銀,不抄出來誓不罷休。于是新一輪運動開始,先是審,審不出來就打,打得受不了了,就自殺。

      自殺的人,是張居正的長子張敬修,但在死前,他終于發覺了那個潛伏幕后的仇人,并在自己的遺書中發出了血淚的控訴:

      “有便,告知山西蒲州相公張鳳盤,今張家事已完結,愿他輔佐圣明天子于億萬年也!”

      所謂張鳳盤,就是張四維,所謂輔佐圣明天子于億萬年也,相信讀過書的都能明白,這是一句罵人的話,還順道拉上了萬歷。

      這就是張敬修臨死前的最后一聲吶喊。

      但張敬修不會想到,他這一死,不但解脫了自己,也徹底解脫了張居正,以及所有的一切。

      張敬修一死,事情就鬧大了,抄家竟然抄出了人命,而且還是張居正的兒子,實在太不像話。恰好張四維兩個月前死了爹,回家守制去了。他這一走,原先的內閣第二號人物申時行,就成為了朝廷首輔。

      這位仁兄還比較正派,聽說此事后勃然大怒,連夜上書要求嚴查此事。萬歷也感覺事情過了,隨即下令不再追究此事,并發放土地,供養張居正的母親家人。

      事情終于解決了,萬歷的仇報了,他終于擺脫了張居正的控制,開始行使自己的權力。張四維的心愿也已了結,他在家鄉守孝兩年,即將期滿回朝之際,卻突然暴病身亡,厚道的人說他死得其所,不厚道的人說這是干了缺德事,被張居正索了命。

      無論如何,仇恨與痛苦,快樂與悲傷,都已結束。

      在之前的文章中,我曾經寫過無數個人物,有好人,也有壞人,而張居正,無疑是最為特殊的一個。

      他是一個天才,生于紛繁復雜之亂世,身負絕學,以一介草民闖蕩二十余年,終成大器。

      他敢于改革,敢于創新,不懼風險,不怕威脅,是一個偉大的改革家,他也有缺點,他獨斷專行,待人不善,生活奢侈,表里不一,是個道德并不高尚的人。

      一句話,他不是好人,也不是壞人,而是一個復雜的人。

      但在明代浩如煙海的人物中,最打動我的,卻正是這個復雜的人。

      十年前,當我即將踏入大學校園時,在一個極為特殊的場合,有一個人對我說過這樣一番話:

      你還很年輕,將來你會遇到很多人,經歷很多事,得到很多,也會失去很多,但無論如何,有兩樣東西,你絕不能丟棄,一個叫良心,另一個叫理想。

      我記得,當時我礙于形勢,連連點頭,雖然我并不知道這句話的真實含義。

      一晃十年過去了,如他所言,我得到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所幸,這兩樣東西我還帶著,雖然不多,總算還有。

      當然,我并不因此感到自豪,因為這并非是我的意志有多堅強,或是人格有多高尚。唯一的原因在于,我遇到的人還不夠壞,經歷的事情還不夠多,吃的苦頭還不夠大。

      我也曾經見到,許多道貌岸然的所謂道學家,整日把仁義道德放在嘴邊,所作所為卻盡為男盜女娼之流。

      我并不憤怒,恰恰相反,我理解他們,在生存的壓力和生命的尊嚴之間,他們選擇了前者,僅此而已,雖不合理,卻很合法。

      我不知道,是否所有的人在歷經滄桑苦難之后,都會變成和他們一樣的人。

      直到我真正讀懂了張居正,讀懂了他的經歷,他的情感,以及他的選擇。我才找到了一個答案,一個讓人寬慰的答案。

      他用他的人生告訴我們,良知和理想是不會消失的,不因富貴而逝去,不因權勢而凋亡。

      不是好人,不是壞人,他是一個有理想,有良心的人。

      〖張居正,字叔大,嘉靖四年(1525)生,湖廣江陵人。

      少穎敏絕倫,嘉靖十八年(1539)中秀才,嘉靖十九年(1540)

      年中舉人,人皆稱道。

      嘉靖二十六年(1547),成進士,改庶吉士,授翰林編修,徐階輩皆器重之。

      嘉靖四十一年(1562),徐階代嵩首輔,傾心委于張居正,信任有加,草擬遺詔,引與共謀。

      隆慶元年(1567),張居正四十三歲,任禮部尚書兼武英殿大學士,加少保兼太子太保,進入內閣。

      隆慶六年(1572),隆慶駕崩,張居正引馮保為盟,密謀驅逐高拱,事成,遂代拱為內閣首輔。

      萬歷元年(1573),張居正主政,推行考成法,整頓官吏,貪吏聞風喪膽,政令傳出,雖萬里外,朝下而夕奉行。

      萬歷六年(1578),丈量天下土地,推行一條鞭法,百姓為之歡顏,天下豐饒,倉粟充盈,可支十年有余。

      萬歷十年(1582)六月,張居正年五十八歲,去世,死后抄家。

      長子自盡,次子充軍。〗

      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

      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

      世間已無張居正。

  56. 楊博 says:

    我來瞧瞧。

  57. 大爺 says:

    17樓的第一是王守仁

  58. says:

    34 54 55樓犯病

  59. 倭寇 says:

    大家別著急,我快上場了~

  60. 思鄉之人 says:

    以前看書,書中的好人、壞人一目了然,可我總覺得,真正的現實就如同真正的歷史,人物都應該是優點與缺點相結合的人,張居正,我佩服他!

  61. 朱棣 says:

    坑爹,太坑爹了!!!令人抓狂了!!!!

  62. 收復釣魚島 says:

    張居正 我非相。乃攝也。 小日本 本非人。乃豬也。

  63. 朱由檢 says:

    忠賢,你去跟太岳先生嘮嘮。順便給他發一張地府參觀票,記得是全家一起的。

  64. 萬歷 says:

    我只是在叛逆期

  65. 千里流云 says:

    34 54 55樓的病得不輕哦!

  66. 匿名 says:

    34 54 55刷樓的操你媽!!!裝什么大尾巴狼!

  67. 醉清風 says:

    張居正,一個讓我糾結的人。他并不是平常人,他擁有常人無可比擬的智慧,但他并不是一個完美的人,他表里不如一 ;他貪污,他受賄;雖是如此 ,他卻敢于改革,因為有了他,大明王朝得以煥發生機,人民的生活有了向上的勢頭,一切的社會生產工作則有條不紊繼續下去。在權謀上,他似乎 機關算盡,高拱敗在了他的手里,他的學生與他反目成仇,他幾次三番栽贓陷害他的對手,但他的最終目的卻是如此之光明。他死之后,眾人紛紛落井下石,以致其身敗名裂,家破人亡。以此鑒今,我們究竟該思考些什么?

  68. 草民 says:

    沒有制約的權力是可怕的

  69. says:

    信張哥

  70. 朱元璋 says:

    老子才死幾年你們就這么鬧!

  71. 匿名 says:

    34 54 55又是你,草擬嗎

  72. 馮保 says:

    我的好兄弟,你別死啊!你死了我可就完了!

  73. 叫花子 says:

    如果現在官員只有張居正的貪污本事,貪就貪,你能把張居正的堅守良知與理想學下來嗎?????????????????????????????????????

  74. 哀嘆 says:

    可憐張居正一世為國,雖然也有些問題,但也不致死后抄家,唉,昏君萬歷

  75. 飛天 says:

    張先生不在了,看了好難過

  76. 孫承宗 says:

    真樂鬧呀,不過我對張先生的死感到惋惜

  77. 曹操 says:

    亂世梟雄舍我其誰,治世能臣非張居正莫屬!

  78. 匿名 says:

    張居正是很有能力的人

  79. 悠悠 says:

    讓那些復制大量原文浪費大家時間的都作死吧

  80. 乘風而行 says:

    歷史真殘酷…

  81. 好基有一被紙 says:

    太岳公結束篇留名
    順便 出去混 早晚要還的 哎還是別混的好

  82. 咳咳 says:

    張居正的死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李寡婦幫他挖了坑……
    萬歷只不過是幫忙填了填土……
    張居正想走沒走成,這才導致了他的死……
    真心覺得李寡婦是罪魁禍首……
    當然張居正的自身原因不可否認……

  83. 留戀遺情 says:

    在實現理想的道路上要帶著良心前進

  84. EVERGTR says:

    能人也

  85. 紫電青霜2013 says:

    張居正,正如明月所說,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希望眾親能夠堅守自己的道義。出淤泥而不染,濯清蓮而不妖!!!

  86. 阿丹 says:

    若現任官員能有張先生一半良心與理想,縱使貪點也可原諒。

  87. 張鳳盤 says:

    太岳相公掛了,我實在太高興了。

  88. 路人 says:

    治世能丞只是針對某個人的正面評價,而一個人又能在大世界中影響多大呢?覺得歷史給我們總結過去,后人孩提煉精華而發醒!治國,治家,治業不可指望某一個人,應遵循一套完整并在實踐中不斷完善的制度!人不外法,法不妄人!

  89. 楊慎 says:

    改革總要付出代價,我們再同情,再憐惜,歷史也已經過去,不由得我們的情感來支配……

  90. 內閣戰士 says:

    嗚呼!我大明首屈一指的首輔逝去也,悲乎!

  91. 萬歷 says:

    仇終于報了

  92. 以一人之力何以變天下! says:

    作者寫了別人不敢觸及的社會黑幕。的確,世界在變,人在流動,但鐵打的社會黑暗,人心叵測不會變吧。這就是傳說中的道吧,叫道法自然,適者生存吶。

  93. 華商街 says:

    人才濟濟的明朝!

  94. 心力 says:

    天下第一宰相,鞠躬盡瘁,死而后已,世間已無張居正。

  95. 無聊 says:

    不夠壞。。。所有動物里人活的最復雜啊。去看看企鵝吧,推薦一部紀錄片–臥底企鵝幫~~

  96. 黃來福 says:

    張居正看人太差了,用的人一個二個盡是二伍仔。

  97. 朱元璋 says:

  98. 蔣校長 says:

    早點看到老張的這一出我也就不會有今日了~光讀圣賢不懂厚黑害人吶!

  99. 路過此地 says:

    樓上的:蔣校長并非不懂權謀與治國。土改才是末世掌握人心把握大勢的唯一的鑰匙。朱元璋和毛委員都是拿到鑰匙的人。

  100. 76 says:

    從《萬歷十五年》到這一章,張生始終是我心目中的第一宰相!

  101. 匿名 says:

    大明王朝啊·····

  102. = = says:

    呵呵

  103. Aubrey says:

    34 54 55樓狗養的

  104. 真坑爹 says:

    Aubrey狗屁話,英語這么爛還來出丑,狗養的。

  105. 行者 says:

    張居正偉人 偉人 感動 感動,是我一生追逐的榜樣

  106. 靜殤 says:

    12樓寫的評語很棒,佩服。

  107. 知而不行 says:

    明月關于李太后“小生意人”的評價有些偏頗了。“一介女流”能夠做到用人不疑,足以讓“大男人”們汗顏—- -_-|||

  108. fozi says:

    幾位內閣首輔之下場基本如此,當官也的確不易啊!為了不被人整,就得整人。如果整人,就必被人整。早晚之事啊!前后思之,還是不做官的好啊!

  109. fuck says:

    玩政治的都是高智商

  110. 二次元 says:

    當年明月我愛你

  111. 網友 says:

    張居正,外圓內方;行事奪權——圓,狠辣。維持理想——方,善良。他是一個典型的普通的帶有強烈私欲的善良的能人。

  112. Faiz says:

    沒有太后,也沒有他攝政,沒有萬歷,也沒有后來的抄家慘劇。救了天下,害了自己的后人。在世權傾天下,離世卻連謚號也被奪走。只能說,讀懂他的人太少。

  113. 阡陌 says:

    萬歷小朋友,指著小太監說:給大爺唱 《征服》!不唱?那大爺給你 唱一個?!!結果被人告狀了,真冤!!

  114. 阡陌 says:

    張居正只干活不竊權,沒當王莽,萬歷應該偷著樂

  115. 張居正 says:

    今生無悔

  116. 朱元璋 says:

    那些復制原文回復評論的我艸你大爺!!!

  117. 345 says:

    一代偉人

  118. 匿名 says:

    我乃區區小小初中生。張先生很偉大,他為君王獻終生。但最是無情帝王家。張先生很是渺小,最終也逃不過愛才之心,死后被抄家的厄運。

  119. 船長先生 says:

    敬仰張居正

  120. 張居正大兒子 says:

    爸,你來看您了~~

  121. says:

  122. 黃帝 says:

    你們要向張同學多學習知道嗎,,,,,,,,,,,,,,,,,,,,,,,,,,,,,,,,,,,,,,,,,,,,,,,,,,,,,,,,,,,,,,,,,,,,,,,,,,,,,,,,,,,,,,,,,,,,,,,,,,,,,,,,,,,,,,,,,,,,,,,,,,,,,,,,,,,,,,,,,,,,,,,,,,,,,,,,,,,,,,,,,,,,,,,,,,,,,,,,,,,,,,,,,,,,,,,,,,,,,,,,,,,,,,,,,,,,,,,,,,,,,,,,,,,,,,,,,,,,,,,,,,,,,,,,,,,,,,,,,,,,,,,,,,,,,,,,,,,,,,,,,,,,,,,,,,,,,,,,,,,,,,,,,,,,,,,,,,,,,,,,,,,,,,,,,,,,,,,,,,,,,,,,,,,,,,,,,,,,,,,,,,,,,,,,,,,,,,,,,,,,,,,,,,,,

  123. 這是怎么說 says:

    本章已閱讀。

  124. Chloe says:

    其實,,雖然道理我都懂,還是對當上首輔后的張居正有很多不滿。縱使他做出了很多成就,可是對事不對人,他有諸多事情上就是不對。首先,他不忠君,想用馮保李太后等控制皇上。其次,他過于張揚,目無法紀,妄自尊大,排出大排場。其三,并不能應他的改革忽略他控攝朝政。無論如何,他只是明代最杰出的首輔,而不是最值得學習的賢臣。

  125. 諸葛亮 says:

    敬仰張居正!55,54樓SB

  126. 匿名 says:

    哈哈哈,有趣的是萬歷后來知道張居正有輛三十二人抬的大轎子,卻要他勤儉時候的心情

  127. 匿名 says:

    張居正固然聰明,只是太不把皇帝放在眼里,可是皇帝始終是你的領導早晚都要掌權。你有老的一天,皇上卻一天天長大,現在整不了你,等你死了照樣可以整你。所以呀,對于自己的領導,特別是年輕的領導,千萬不能倚老賣老。

  128. 匿名 says:

    萬歷元年(1573),張居正主政,推行考成法,整頓官吏,貪吏聞風喪膽,政令傳出,雖萬里外,朝下而夕奉行。

    政令傳出,雖萬里外,朝下而夕奉行
    政令傳出,雖萬里外,朝下而夕奉行
    政令傳出,雖萬里外,朝下而夕奉行
    政令傳出,雖萬里外,朝下而夕奉行
    政令傳出,雖萬里外,朝下而夕奉行
    政令傳出,雖萬里外,朝下而夕奉行
    政令傳出,雖萬里外,朝下而夕奉行

    力度很猛哦,有執行力,牛逼。

  129. 朱重八 says:

    不錯張居正當賞

  130. 張文明 says:

    兒子,恩威并施你忘了第一個字

  131. 牡丹之鄉 says:

    國家治理,綜合工程。目標:社會安定,人民富足。

  132. 匿名 says:

    與其說徐階信任張居正叫他擬遺召,不如說是彼此需要。

  133. 我是初一 says:

    佩服

  134. 執筆者 says:

    縱千百世輪回,英烈無數。
    唯我炎黃大地,浩氣長存。

  135. 匿名 says:

    男人更理性,女人更感性這句話實在是一句屁話

  136. 我在這里等你 says:

    一條短褲都會被我所忽略了身邊的人是真不容易了。我的手機號碼已經收到沒有收到過長的短信嗎?我們要努力??!在一起就會覺得你不適合在家里的日子越來越少!在這里的生活狀態就是我們自己的生活方式是什么事了?我的確不適合做任何人說不出口、這樣可以避免使用含有激素成分組成部分成分組成部分。

  137. 太上大羅天仙紫極長生圣智統三元證應玉虛總掌五雷大真人玄都境萬壽帝君朱厚熜 says:

    ??

  138. 弘治 says:

    救國能臣,力挽狂瀾

  139. 開天行道肇紀立極大圣至神仁文義武俊德成功高皇帝朱元璋 says:

    嗟爾,明朝

發表評論

本周熱門
隨機推薦
体彩11选五任三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