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分享到:

第3部:妖孽宮廷 第四章 不倫之戀

所屬目錄:明朝那些事兒    明朝那些事兒作者:當年明月

  朱見深篇

  【朱祁鎮的遺愿】

  經歷了無數的刀光劍影,權謀爭斗,朱祁鎮終于迎來了安寧穩定的生活,就在這片寧靜中,他走向了自己人生的終點。

  天順八年(1464),朱祁鎮三十八歲,應該說這是個并不算大的年齡,但此時的朱祁鎮已經身患重疾,奄奄一息,大漠的烽煙、宮廷的爭斗,耗盡了他所有的精力,現在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靜靜地等待,等待著死亡的到來。

  這位皇帝的一生并不算光彩,他寵信過奸邪小人,打過敗仗,當過俘虜,做過囚犯,殺過忠臣,要說他是好皇帝,真是鬼都不信。

  但他是一個好人。

  他幾乎信任了在他身邊的每一個人,從王振到徐有貞、再到石亨、李賢,無論這些人是忠是奸,不管在什么樣的環境下,他都能夠和善待人,鎮定自若,搶劫的蒙古兵、看守、伯顏帖木爾、阮浪,最后都成為了他的朋友。

  可是事實證明,好人是做不了好皇帝的。

  這年正月,朱祁鎮在病榻之上,召見了他的兒子、同樣飽經風波的朱見深,將帝國的重任交給了他。

  然后,這位即將離世的皇帝思慮良久,對朱見深說出了他最后的遺愿,正是這個遺愿,給他的人生添加了最為亮麗的一抹色彩。

  “自高皇帝以來,但逢帝崩,總要后宮多人殉葬,我不忍心這樣做,我死后不要殉葬,你要記住,今后也不能再有這樣的事情!”

  “我一定會照辦的。”

  跪在床前的朱見深鄭重地許下了他的允諾。

  自朱元璋起,明朝皇帝制定了一項極為殘酷的規定,每逢皇帝去世,后宮都要找人殉葬,朱重八和朱老四自不必說,連老實巴交的朱高熾、寬厚仁道的朱瞻基也沒有例外,現在這一毫無人性的制度終于被這位歷史上有名的差勁皇帝廢除了,不能不說是一種諷刺。

  朱元璋統一天下,建立帝國,留名青史;朱棣橫掃殘元,縱橫大漠,威名留存至今,他們都是我們今天口中津津樂道的傳奇。他們的功績將永遠為人們牢記。

  但在他們豐功偉績的背后,是無數戰場上的白骨,家中哀嚎的寡婦和幼子,還有深宮中不為人知的哭泣,一帝功成,何止萬骨枯!

  朱祁鎮最終做成了他的先輩們沒有做的事情,這并不是偶然的,他沒有他的先輩們有名,也沒有他們那么偉大的成就,但朱祁鎮有一種他的先輩們所不具備(或不愿意具備)的能力——理解別人的痛苦。

  自古以來,皇帝們一直很少去理解那些所謂草民的生存環境,只要這些人不起來造反,別的問題似乎都是可以忽略的,更不要說什么悲歡離合,陰晴圓缺。

  但朱祁鎮做到了,至少在廢除殉葬這件事情上,他理解了后宮那些無辜者的痛苦。八年前,他從一個作威作福的皇帝變成了俘虜,之后又成為囚犯,從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到衣食不繼、相擁取暖,這一慘痛的經歷讓他深刻地了解了身處困境、寄人籬下的悲哀,也知道了身為弱者要生存下去有多么的艱難。

  所以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決定違背祖制,去解救那些無辜的人。

  應該承認,這是一個勇敢而偉大的行為。

  在這個世界上,任何人都沒有無故去奪取別人的生命和尊嚴的權力。

  雖然他一生中干過很多蠢事、錯事,但在我看來,他比那些雄才偉略的帝王們更像一個“人”。

  我們可以用一句話來評價朱祁鎮的一生:

  他是一個好人,卻不是個好皇帝。

  天順八年(1464)正月,明英宗朱祁鎮結束了他傳奇的一生,終年三十八歲,太子朱見深繼位,一個讓人哭笑不得的朝代就此拉開序幕。

  【明憲宗朱見深】

  曾經有一個朋友讓我幫他解決一個難題:他和他的女友關系很好,但是由于他的女友比他大兩歲,家里人反對,他拿不定主意,想問問我的意見。

  我想了一下,給他講了一個故事,朱見深的故事。

  【悲慘的童年】

  一般說來,皇帝的童年或許不會快樂,卻絕不會悲慘,明代皇帝也是如此,當然了,首任創業者朱重八同志例外。

  但朱見深先生的童年似乎可以用這個詞來形容,客觀地講,這位仁兄確實受盡了累,吃夠了苦,雖然他后來終于成功繼位,當上了皇帝,但如果你研究過他的發展史,相信你也會由衷地說一句:

  兄弟你實在不容易啊!

  正統十二年(1447),朱見深出生了,他是皇位未來的繼承者,用今天的話說,他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可是沒有人會想到,僅僅兩年之后,他的人生悲劇就將開始。

  正統十四年(1449),父親朱祁鎮帶兵出征,卻成了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在大明王朝的最關鍵時刻,朱見深毛遂他薦,被挺而出,在牙還沒長全的情況下被光榮任命為皇太子,時年兩歲。

  兩歲的朱見深自然不會知道,他之所以在這個時候被立為皇太子,有著極為復雜的政治背景。

  當時,朱祁鎮戰敗被俘,朱祁鈺即將頂替他哥哥的位置,老謀深算的孫太后早已料到這個弟弟是不會就此罷手的,為防止皇位旁落,她急忙擁立朱見深為太子,并以此作為支持朱祁鈺登基的交換條件。

  雖然孫太后成功地將朱見深立為太子,但她深知深宮之中,人心險惡,保不準朱祁鈺先生什么時候來一個斬草除根之類的把戲,而她自己也不可能時刻與寶貝孫子在一起,為確保安全,她做出了一個決定:派出自己的一個親信去保護朱見深。

  她做夢也不會想到,正是這個不經意的決定,改變了朱見深的一生。

  她派出的親信是一個姓萬的宮女,從此這位宮女開始無微不至地照料幼童朱見深。

  那一年,她十九歲,他兩歲。

  事實證明,孫太后的政治感覺是很準確的,朱祁鈺坐穩皇位之后,絲毫沒有歸還的意思,不但自己追求連任,還想讓自己的兒子也能連任。于是在景泰三年(1452),他買通了大臣,廢除了朱見深的太子地位,改立自己的兒子朱見濟為太子。對于這一變動,孫太后雖然極不服氣,卻也無可奈何。

  這些政治人物為了自己的利益爭來斗去,卻沒有人意識到,他們的舉動,已經為一場悲劇拉開了序幕。

  此時已經五歲的朱見深自然不知道大人們的事情,他每日只是在深宮中閑逛,由于他身處險境,且地位不穩,大家都認為他被廢掉是遲早的事情,所以沒有多少人愿意接近這位所謂的皇太子,對他十分冷淡。

  從兩歲時起,孤獨和寂寞就不斷纏繞著這個幼童,對他而言,童年是灰暗色的。而在這灰暗的生活中,唯一可以給他帶來安慰的就是那位萬姑姑。

  無論周圍的人對他如何冷淡,也無論人們如何排斥他,不陪他玩耍,這位萬姑姑卻總是一直陪伴著他,安慰著他,照料他的生活,雖然他的母親周貴妃也常常來探望他,但宮中到處都是朱祁鈺的耳目,為了不惹麻煩,每次總是來去匆匆,在他那幼小的心靈中,這個日夜守候在他身邊的人才是他可信賴的依靠。

  就這樣,朱見深和他的萬姑姑相依為命,過著這種冷清而又平靜的生活,可有一天,這種生活被打破了,一群人突然闖進了朱見深的宮殿,氣勢洶洶地對他說,你不可以再用太子的稱謂,從此以后,你的稱呼是沂王。

  然后這些人告訴他,沂王是沒有權利繼續住在這里的,你要馬上滾出宮去,因為你的堂兄朱見濟將很快搬進來,成為這里的主人,新的太子。

  接下來要處理的就是原任太子,現任沂王身邊太監宮女的下崗分流遣散問題,而從使用價值方面來講,廢太子還不如廢舊輪胎。這是因為廢舊輪胎還能回收利用,而根據歷史經驗,廢太子往往會一廢到底,永久報廢。

  人們很早就知道這個道理,所以這種時刻經常出現的景象就是樹倒猢猻散,身邊的人紛紛收拾行李,離開朱見深,另尋光明的前途。

  面對著這一突變,那位姓萬的宮女的表現卻異于常人,她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看著那些離去的人,默默地為朱見深準備著出宮的行裝。

  五歲的朱見深并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他只知道他很快就要搬出這里,而那些熟悉的面孔也即將離他而去,在他的腦海中沒有答案,只有疑惑和憂慮。

  “你也會走嗎?”

  “不會的,我會一直在你身邊陪伴著你。”

  這句話,她最終做到了。

  景泰三年,朱見深被廢為沂王,搬出宮外。

  這一年,她二十二歲,他五歲。

  朱見深的沂王生活開始了,事實證明,這是他人生中最為黑暗的一個時期,雖然他的父親已經從蒙古載譽歸來,但立刻又被委以囚犯的重任,關進南宮努力工作,由于事務繁忙,無法與他見面,而由于他已經搬出了宮外,他的母親周貴妃也無法出宮來看他。此外,他身邊布滿了朱祁鈺的手下,無時無刻都在監視著他的舉動,如果被人抓住把柄,沒準就要從廢太子更進一步,變成童年早逝的廢太子。

  五歲的朱見深,沒有父母的照料和寵愛,沒有老師的耐心教導,身處不測之地,過著今日不知明日事的生活,他隨時都可能被拉出去砍掉腦袋,或者在某一次用餐之后突然食物中毒,暴病不治而亡。對他而言,每一天都可能是生命的終點,每一天都是痛苦的掙扎,而這樣的生活持續了整整五年。

  在這讓人絕望的環境中,只有她始終守在他的身邊,照顧他,安慰他,無論遇到什么困難,也從未動搖過。

  對朱見深而言,這個人已經成為了他的母親,他的朋友,他的依靠,是他不可分離的一部分。在那黑暗的日子里,這個人支撐著他,和他一起熬過了最困難的時刻。

  五年后(1457),朱見深的父親又一次得到了皇位,他的苦日子終于熬到了頭,風水輪流轉,他又一次搬回了宮中,恢復了太子的身份。自然,她仍陪伴在他的身邊。

  這一年,她二十七歲,他十歲。

  在擔任東宮太子的日子里,日漸成熟的朱見深逐漸對這位大他十七歲的女人產生了微妙的感情,相信就在這段時間之內,他們的關系發生了特殊的變化。

  對于這些情況,他的父親朱祁鎮和母親周貴妃都有所察覺,但他們并沒有阻止,而是為朱見深挑選了三個女子作為皇后的候選人,等待他登基之后挑選冊封。因為他們相信,這個姓萬的宮女絕不可能成為皇后,等到朱見深長大懂事后,自然會離開她的。

  天順八年(1464),朱祁鎮病死,朱見深繼位,從此這位萬宮女正式成為了皇帝的妃子。

  這一年,她三十五歲,他十八歲。

  皇后又如何!

  雖然明代的宮廷政治十分復雜,王公貴族、文臣武將個個粉墨登場,卷起袖子你來我往,斗得不亦樂乎,不過在我看來,要論斗爭水平,后宮的諸位佳麗們也層次甚高,顧盼一笑,舉手投足之間,足以致人死命,可謂巾幗不讓須眉。

  對于這個問題,其實很早以前,親愛的花木蘭同志就曾經教導過我們:

  誰說女子不如男!

  太子朱見深成了皇帝,萬宮女也變成了萬妃,大致可以算是功德圓滿,此時的萬妃歷經風波,已經年近不惑之年,但讓眾人驚異的是,這個女人竟然得到了皇帝朱見深的大部分寵愛,很多人都不理解。

  而這一情況的出現,對后宮那些正值妙齡的女子們來說就不僅僅是一個理解的問題了,她們十分憤怒,也很不服氣:這樣的一個女人憑什么得到專寵?

  在那些不服氣的女人中,級別最高的是皇后吳氏。

  要說這位吳小姐,那可是大大的有來頭,有背景,想當初競選皇后的時候,評委(朱祁鎮)最先定的是一位王小姐,可是這位吳小姐憑著自己出身官宦,而且交際甚廣,竟然找人搞定了評委,搞了暗箱操作,把王小姐擠了下去,最終當上了皇后。

  要知道,皇后的人選是朱祁鎮親自定的,那這位吳小姐到底有什么神通,能夠改變朱祁鎮的決定呢?

  這是因為她認識一個十分厲害的人——牛玉。

  關于這個人我們不用介紹太多,只用說兩點就夠了:一、他是朱祁鎮的親信太監;二、朱祁鎮臨死前召見了兩個人,一個是朱見深,另一個就是他。

  有這樣的一個人關照,吳小姐當上皇后自然不在話下,實在不用搞什么潛規則。

  有這樣的后臺和關系網,年輕貌美的吳小姐自然不把三十五歲的萬阿姨放在眼里,她絕對無法忍受自己被朱見深冷落,于是她想了一個辦法去整治萬阿姨。

  可是不幸的是,事實證明,這不是一個好的方法。

  可能畢竟是太年輕了,吳小姐絲毫不考慮后果,竟然直接找到萬阿姨,把她拉回來打了一頓板子。

  這個方法可以用四個字來形容:簡單粗暴。當然了,她打這頓板子還是有理論基礎的,她到底是皇后,所以對此美其名曰——整頓后宮紀律。這一頓板子打得萬阿姨差點丟了命,也幫很多后宮的妃子出了一口氣,此時的吳小姐可謂是威風凜凜,風頭甚猛。

  據說最猛的風是十二級的暴風,這位吳小姐的舉動也真可謂是暴風驟雨,但事實證明,在歷史中,最猛烈的風不是暴風,而是枕頭風。

  萬妃挨了打,回去就向朱見深告了狀,在這場爭斗中,吳皇后靠的是家世和身份,而萬妃靠的是寵信,那么結果如何呢?

  自然是萬妃贏了。(還是皇帝說了算)

  朱見深聽說萬妃被打之后,十分生氣,當即做出了處理。

  他廢掉了吳小姐的皇后名分,而此時她剛當皇后一個月。除此之外,吳小姐的父親也被免官充軍,而吳家的老朋友牛玉也被牽連在內,這位原先的司禮監竟然被發配去孝陵種菜,做了菜農。

  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那位曾挺身而出、平定叛亂的孫鏜也被免了職,原因竟然是據說他和牛玉有親戚關系。

  皇后只干了一個月就被廢掉,這可謂是前所未聞,而且此事竟然牽涉進去那么多無關的人,影響實在太壞,內閣成員李賢、彭時向朱見深進言,希望皇帝能夠三思,收回成命。

  朱見深只是笑了笑,沒有回答,也沒有解釋,只是一如既往地寵愛萬妃。

  一年后(成化二年1466),萬妃迎來了她人生的轉折點,這一年正月,她為朱見深生下了一個兒子,朱見深聞訊大喜過望,立刻封她為貴妃,還為此去宗社祭天,感謝祖宗保佑。

  如無意外,萬貴妃的這個兒子必定會成為將來帝國的繼承者,可是遺憾的是,這一幕最終并沒有出現。

  第二年,這位皇子就患病夭折了,而這一年萬貴妃已經三十八歲,她幾乎不可能再生育兒女了。

  這一事件嚴重地打擊了朱見深,卻并沒有影響到朱見深對萬貴妃的喜愛,此時的朱見深年僅二十一歲,正是少年風流的時候,可他卻一反常態,日夜守在這個大齡女人的身邊,似乎永遠也不會厭倦。

  朱見深不急,下面的大臣們可急了,內閣成員彭時估計是分管婦聯工作的,眼看朱見深如此專寵萬貴妃,而這位中年婦女很明顯已經過了生育年齡,擔憂皇帝無后,于是便發揮了文官集團以天下為己任、無論大事小事都要管的居委會工作精神,給皇帝上了一封十分特別的奏折。

  這封奏折可算奇文,具體內容就不寫了,大致意思是:

  皇帝陛下,您的后宮有很多妃子,可是到現在卻還沒有兒子,臣想這應該是陛下過于寵愛某一個人所致吧,所以希望陛下能夠將寵愛分給其他的妃子,這是國家大計啊。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位彭時先生竟然干涉起皇帝的私生活來,公然上書勸皇帝平時多找其他老婆聯絡感情(文言“雨露均沾”),按說一般的皇帝看到這樣的文書早就跳起來罵了:“我睡老婆,還要你管嗎?”

  可這位朱見深先生的反應更加出人意料,他一點也不生氣,只是淡淡地說道:

  “這是我的私事,你讓我自己做主吧。”

  然后他依然故我。

  大臣們的疑惑已經到了極點,他們不明白,這個萬貴妃容貌并不突出,年齡也大了,為什么皇帝陛下竟然可以忽略那么多年輕貌美的女子,專寵她一個人呢?

  朱見深明白大臣們的疑慮,但他并不想解釋什么,因為他知道,這些人是不會理解的。

  在那孤獨無助的歲月里,只有她守護在我的身邊,陪伴著我,走過無數的風雨,始終如一,不離不棄。

  是的,你們永遠也不會明白。

  在這世上,愛一個人不需要理由,從來都不需要。

  【意外的收獲】

  對于朱見深而言,萬貴妃是他的妻子,是這個世界上最善良、最可信的人,但可惜他不知道,這位萬貴妃還有另外一副隱藏的面孔。

  要知道,雖然朱見深是一個很專情的人,可他畢竟是皇帝,絕不可能只寵信萬貴妃一個人,他也會時常找后宮的其他妃子或是宮女,萬貴妃也從未反對過,雙方似乎相安無事,但朱見深似乎一直以來都忽略了一個重要疑點:為什么這么久過去了,他還沒有任何子女呢?

  朱見深萬萬想不到,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所有懷上他孩子的妃子或宮女都被人逼迫墮胎了!而干這件缺德事的正是那位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萬貴妃。

  但從來就沒有人告訴過朱見深這些事情,原因很簡單,他們不敢。

  如果就這樣搞下去,也許下一任皇帝朱祐樘先生就得另找地方投胎了。但也就在此時,萬貴妃真正的敵人出現了,正是這個人徹底打破了萬貴妃的如意算盤。

  說來滑稽,萬貴妃的這位敵手并不是選出來的,而是打出來的。

  成化初年(1465),廣西,大藤峽。

  都察院都御史、遠征軍指揮官韓雍正站在峽谷的入口,仰望著上方的懸崖絕壁,為了平定兩廣土官叛亂,他帶兵千里行軍趕到這里,卻發現山勢險惡,方向難尋,常年的帶兵經驗告訴他,這里是最好的伏擊地點。

  正當他為找不到一條安全的出山之路發愁的時候,手下興奮地向他報告,他們在前方找到了十幾個當地的儒生和里長,熟悉附近地形,愿意為大軍帶路。

  韓雍說:帶我去看看。

  他緩步走到那些當地人的面前,并沒有迎上前去和他們熱情握手,感謝他們即將為祖國做出的貢獻,卻出人意料地大笑起來:

  “就憑你們這幾個人,也敢來行刺!都給我抓起來!”

  儒生里長們大驚失色,左右人卻都是莫名其妙,士兵們隨即上前搜身,果然在他們身上發現了行刺的利器。

  部下們十分驚奇:你怎么就知道這些人是叛軍派來的呢?

  韓雍笑著說道:“你們還不明白嗎,此地荒郊野嶺,道路難行,鬼才來閑逛,而且附近都是叛軍,怎么會有儒生里長四處活動?不是奸細刺客還能是誰?”

  這件事情傳到了叛軍那里,沒文化的土官們十分驚訝,以為韓雍有特異功能,驚為天神,士氣受到了嚴重打擊,不久之后韓雍分兵五路進攻大藤峽叛軍營地,叛軍不堪一擊,被全部殲滅。

  得勝功成的韓雍站在山頂之上,俯視著山間的那條大藤,所謂大藤峽即因此藤而得名,歷來被土官們視為圣物,頂禮膜拜。

  韓雍笑著問被俘土官:“這藤是干什么用的?”

  土官對他的調侃態度十分不滿,一臉嚴肅地回答:“此藤橫跨山崖,白天不見蹤影,夜晚方現,是此地天賜神物。”

  韓雍的臉上閃過一絲壞笑,對身邊士兵說道:“拿斧頭來!”

  沒等土官們反應過來,韓雍突然舉起大斧,朝那藤全力砍去,于是神物就此一斧兩斷,成了廢物。

  這下子土官們一下子炸開了鍋,個個目瞪口呆、驚慌失措地看著韓雍,而韓雍卻只是輕松地笑了笑:

  “諸位不要激動,藤斷了也沒什么,改個名字就行,我拿主意,今后此地就叫斷藤峽吧。”

  這就是明代歷史上著名的成化兩廣叛亂和斷藤峽之戰,要說這事也算是個大事,但因為如果和由此事引發的后續事件比起來,那可就只能算是小巫見大巫了。

  說來讓人難以相信,后來那驚心動魄的一幕幕活劇竟是由這樣一件小事引起的:

  平定了叛亂后,韓雍準備班師回朝,這時他的一個部下向他請示了一件事:

  “我們俘獲了很多當地土民,如何處理?”

  韓雍漫不經心地回答道:

  “這還不簡單,交當地官衙放歸鄉里嚴加管束就是了。”

  說到這里,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便補充了一句:

  “去挑一些年輕的,男女都要,我要帶回京去。”

  這里有必要說明一下,韓雍的舉動也算是老習慣了,明朝每逢邊界打仗抓到俘虜,總會挑一些男男女女到京城,送進王府或是宮里各有不同用場。

  一般說來,女的會被安排做宮女,而男的就比較慘,他們的新職業比較統一——太監。偉大的鄭和同志就是這樣進入宮廷的。

  韓雍做夢也想不到,他的這一舉動將給大明帝國帶來深遠的影響,并導致了兩個截然不同的結果——八年心驚肉跳的亂世,十八年國泰民安的盛世。

  因為在那批進宮的人中,有這樣一男一女,男的叫汪直,女的姓紀,名字不詳。

  男的還沒到出場的時候,讓他先等等吧,而那個姓紀的女孩,將成為風光無限的萬貴妃最為可怕的敵人。

  【最強大的武器】

  吳小姐的下場讓所有的人都知道了一個常識:這個不起眼的萬姓中年婦女是皇帝最為寵信的人,如果要得罪了她,只有死路一條。

  接替皇后位置的王小姐也是膽戰心驚,經常串門,主動問安,就怕這位無冕之后什么時候心血來潮,閑來無事整她一下,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這也難怪,吳皇后有容貌有權勢有名分,來勢洶洶,萬貴妃卻只用一個小報告就結束了她的皇后任期,殺人于無形之中,著實厲害得緊。

  此時的萬貴妃儼然已經成為了后宮真正的統治者,呼東喝西,指南罵北,但凡有后宮妃嬪宮女懷孕,她便立刻指使手下的人去逼迫墮胎,好不威風,自己生不出來就不讓別人生,真可謂是斷子絕孫、一統江湖。

  也就在這個時候,廣西來的紀姑娘進入了深宮,此時的她背井離鄉,孤苦一人,怯生生地注視著周圍陌生的一切,沒有人會想到(包括她自己),就在不久之后,這個羞澀膽怯的小姑娘將會撼動萬貴妃那看似穩如泰山的權勢與地位。

  紀姑娘被分配入宮,做了一名普通的宮女,可是出人意料的是,這位宮女一進宮就得到了宮中幾乎所有人的喜愛,因為很快人們就發現,她是一個十分容易相處的人,她原先是廣西土官的女兒,養尊處優,還能夠識文斷字,卻從不因由官宦之家的小姐淪為宮女而怨天尤人,即使人家欺負她,交給她很多臟活累活,她也并不在意,只是一個人默默地做完。

  她雖然沒有權勢,沒有背景,甚至于沒有過人的容貌,卻有著一樣女人最為強大的武器——善良。

  她真心誠意地對待每一個人,從不去計較什么,只是一心一意地完成分派給自己的工作,由于她的出色表現,上級派給了她一個重要的職務——倉庫管理員。

  一般來說,這管倉庫實在不能算是個體面的差事,但紀姑娘這個倉管員當得卻是十分風光,這是因為她管的那個倉庫比較特別——錢庫。

  更為重要的是,她管的這個錢庫并非國庫,而是內藏庫,這里有必要解釋一下,國庫里存放的就是國家的錢,是由戶部管的,而所謂內藏庫里存的是皇帝的私房錢,由他自己掌管,并不用交給后宮的老婆們(不容易啊)。這也為后來發生的一切打下了伏筆。

  成化五年(1469)的一天,紀姑娘正如往常一樣認真清點著倉庫,一個人走了進來。

  這位仁兄就是朱見深同志,不知他是不是閑來無事,想去自己的錢庫數錢玩,便一路進了倉庫,正遇上倉庫管理員紀姑娘。

  這是他們之間的第一次相遇。

  朱見深對這個管倉庫的小姑娘起初并不在意,他關心的只是倉庫里的錢,四處巡視之后,他開始詢問倉庫的收支情況。

  可是問著問著,朱見深突然發現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后宮中女子眾多,許多人幾年也難得見皇帝一面,所以每當真正見面時,往往都是“激動的心,顫抖的手,一句話也說不出口”。對這一場景朱見深已經是司空見慣了,可這一次,通常的那一幕卻并沒有發生。

  眼前的這個小姑娘十分特別,雖然初次見面,卻應答如流,而且神情自然,不卑不亢,回答問題條理清楚,井然有序,毫不緊張,好像并沒有意識到眼前的這個人就是眾多妃嬪爭奪的對象、君臨天下的皇帝。

  后宮的那些你爭我奪、勾心斗角的是是非非似乎與她毫不相干,回答完朱見深的問題,她便退后靜立一旁,不說一句多余的話,不問一個多余的問題。在她的眼中,管理倉庫才是自己唯一的工作。她不想去獲取什么,也不想去爭奪什么。

  〖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長;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

  ——《道德經》〗

  朱見深被深深地打動了,這個看倉庫的小姑娘沒有矯揉造作的儀態,也沒有心思機敏的試探,她的身上只有如清風流水一般平淡的隨和與友善,但這已經足夠了。

  他喜歡上了這個小姑娘,當然了,由于他是皇帝,自然不用經過加深了解、互致問候、拜見雙方父母之類的復雜過程,直接就“臨幸”了。

  這以后的事情出乎意料地平淡,倉庫管理員紀姑娘并沒有如諸多后宮小說中描述的那樣飛黃騰達,這并不奇怪,因為以她的性格,是不會主動向朱見深要求些什么的。

  此后,她依然如往常一樣管理著她的倉庫,也從未對人談論過這件事情,對她而言,這件事情似乎從來都沒有發生過。

  可是上天偏偏要給她一個不平凡的命運,就在不久之后,她發現自己竟然懷孕了。

  按照常理,在古代,要是哪位女子懷上了皇帝的孩子,那可是了不得的大事,地方政府要到該女子的家中敲鑼打鼓,燃放鞭炮,洽談將來的合作事宜,家中父母要一把鼻涕一把淚地給祖宗上炷香,而那些風水先生們也會跑到這家的祖墳上去搞理論研究,總而言之兩個字——風光。

  可當時紀姑娘面臨的環境則應該用另外兩個字來形容——危險。

  因為當時的后宮正處于萬貴妃的管轄之下,而這位萬貴妃最不能忍受的聲音就是嬰兒的啼哭,對于她而言,這無異于喪鐘的轟鳴。為了她的地位,她必須除掉所有可能對她造成威脅的新生命——包括那些即將誕生的。

  出于母親的天性,紀姑娘很想保住她即將出生的孩子,所以她多方隱瞞,可是很不幸,她懷孕的事情最終還是被萬貴妃知道了,于是這位后宮的統治者決定派她身邊的一位親信宮女去處理此事——墮掉那個即將出生的孩子。

  奪走她孩子的人就要來了,紀姑娘卻沒有任何對策,她身處后宮,無處可逃,更無處伸冤,她很清楚,之前很多妃嬪的孩子都是這樣被處理掉的,而她作為一個小小的倉庫管理員,又能夠做些什么呢?

  上天無路,遁地無門。

  萬貴妃的親信終于還是來了,她走進紀姑娘那所簡陋的住所,目無表情地看著她挺起的肚子和驚慌的眼神,沒有說一句話,轉身走了。

  然后她回到萬貴妃的寢宮,回復了她的答案:

  “她的身體有病,但并未懷孕。”

  “你肯定嗎?”

  “我肯定。”

  我沒有能夠在史書中找到這個宮女的名字,這并不奇怪,因為在后世史家的眼中,她只是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不過在我看來,在王侯將相的歷史中,她也有著屬于自己的稱呼——一個有良心的人。

  萬貴妃被瞞了過去,而紀姑娘肚子里的孩子終于保住了性命,后宮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但在這平靜的外表下,事情才剛剛開始。

  成化六年(1470),七月,己卯。

  伴隨著一聲響亮的啼哭,經歷了痛苦分娩的紀姑娘終于生下了一個男孩,和所有的母親一樣,她欣喜地看著自己的孩子,看著這個剛剛誕生的生命,緊緊地將他擁入懷中。她已經沒有了父母,沒有了兄弟姐妹,因為即使他們沒有在戰亂中死去,也注定永遠不能再見面。

  現在她終于有了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兒子。

  這是幸福的一刻,她孤獨的生命終于有了寄托,有了希望。

  可是她的幸福并沒有延續多久,因為這一聲啼哭也驚動了后宮中的另一個人,一個滿懷失落和仇恨的女人。

  她終歸還是知道了這個孩子的誕生,嫉妒的火焰在她的心中燃燒起來,為什么她有孩子,而我沒有?!我才是后宮的統治者,是皇帝最為寵信的女人,任何人都不能將這一切從我身邊奪走!

  她下達了命令:

  “溺死那個孩子!”

  接受命令的人叫張敏,他只是一個普通的宦官,但希望大家能夠記住這個名字。

  他奉命來到紀姑娘的住所,推開房門,看見了紀姑娘和她懷中正在吃奶的孩子。

  這一次,紀姑娘不再驚慌了,歷經這么多的風風雨雨,她很清楚即將發生些什么。

  她從容地說道:

  “做你該做的事情吧。”

  張敏站在門口,靜靜地看著這對母子,一動也不動,過了很久,他走了進去,從紀姑娘手中小心翼翼接過了孩子。

  “孩子在這里不安全,還是交給我吧,過段時間你再來看他。”

  他沒有再看紀姑娘那驚愕的表情,抱著孩子徑自走了出去。

  張敏抱走了孩子,找了宮中一間空置的房子,安頓了這個孩子,他還和宮中的其他太監商議,從他們那少得可憐的收入中擠出一些錢,買來乳糕裹著蜜糖喂養這個沒奶吃的孩子。在沒人注意的時候,紀姑娘也會經常來看望她的孩子。

  從此,這個孩子就成為了后宮中宮女太監們那枯燥生活的最大樂趣。他們都很喜歡這個孩子,原因很簡單,作為這座冷酷的后宮中的普通一員,他們永遠也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

  可是隨著這個孩子一天天長大,張敏等人逐漸發現了一個新的問題:他們養不活這個孩子。

  張敏是一個普通的宦官,并非司禮監,而他的同事和那些知情的宮女們都只是這座金碧輝煌的后宮中的最底層,沒有額外的收入,除了自己花銷外,每月根本剩不下什么錢,雖然這個孩子不用上托兒所,也不用交什么擇所費,更不用上那些各種各樣的輔導班,但即使如此,他們還是無法承擔養育他的費用。

  對于這個問題,紀姑娘也沒有更多的辦法,她只是一個小小的倉庫管理員,也沒有額外收入,養不起自己的孩子。

  大家都養不起,難道要拿去送給萬貴妃?正當他們一籌莫展的時候,另一個人說話了。

  “那就交給我來養吧。”

  講這句話的正是前任皇后吳小姐。

  雖然是前任皇后,但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吳小姐家有錢有勢,養一個孩子自然不在話下,當然了,她的動機估計沒有那么單純,打倒萬阿姨仍然是她的最終目的,無論如何,這個孩子能夠活下來了。

  這之后的五年,紀姑娘的這個孩子一直在宮中生活,雖然他不能出去玩,但在她母親、吳阿姨、張叔叔以及無數叫不出名字的內監宮女的照料下,他一直幸福地成長著——至少比他的父親幸福。

  日子一天天地過去,孩子一天天地長大,而這些生活在后宮最底層的人們卻沒有發現,他們已經創造了一個奇跡。

  從成化六年到成化十一年(1475),整整五年時間,緊密森嚴的后宮中多了一個孩子,這一點,幾乎所有的宦官、宮女、妃嬪們都知道,但他們卻無一例外地保持了沉默,守住了這個秘密。

  只有一個人不知道——萬貴妃。

  這不是一個故事,而是真實的史實,是發生在以爭寵奪名、勾心斗角聞名于世的后宮中的史實。在這里,人們放棄了私欲和陰謀,保守了這個秘密,證明了善良的力量。

  讀史多年,唯一的發現是:幾千年來我們似乎在重復著同一種游戲——權力與利益的游戲,整日都是永遠也上演不完的權力斗爭、陰謀詭計,令人厭倦到了極點。但這件事似乎是個例外,它真正地打動了我。

  我們這個古老國度有著漫長的歷史,長得似乎看不到盡頭,但我卻始終保持著對這些故紙堆的熱情。

  因為我始終相信,在那些充斥著流血、屠殺、成王敗寇、爾虞我詐的文字后面,人性的光輝與偉大將永遠存在。

  【最后的抉擇】

  這個吃百家飯長大的孩子就這樣在后宮中快樂地生活著,對他而言,有母親的陪伴,還有那么多叔叔阿姨寵愛著他,每一天的生活都是幸福的,但紀姑娘明白,這種日子是不會長久的,她和她的孩子最終還是要面對命運的最后裁決。

  這一天終于來臨了。

  成化十一年,五月,丁卯。

  朱見深坐在鏡子面前,一個宦官正站在他的身后為他梳頭,端詳著鏡中自己那憔悴的容貌,他深深地嘆了一口氣,雖然他還不到三十歲,卻已未老先衰,這倒也罷了,他真正擔心的是另外一件事。

  “我還沒有兒子啊!”

  當朱見深為自己的不育問題而煩惱時,站在他身后的那個人也正在痛苦中思索著自己的抉擇——說,還是不說?

  這個梳頭的宦官正是張敏。

  五年前的那個夏天,他奉命去除掉一個孩子,面對著那對孤苦的母子,他最終違背了冷酷的命令,選擇了自己的良知。五年之中,他和這個孩子朝夕相處,看著他一天天地長大,度過了很多快樂的日子,可他很清楚,這件事情總會有一個了結。這個孩子必須獲得他父親的承認,才能活下去,并成為這個帝國的繼承者。

  現在時機到了。

  但他也很明白,自己不過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宦官,無權無勢,如果說出真相,以萬貴妃的權勢,他將必死無疑。

  真相大白之日,即是死期來臨之時。

  這是張敏一生中最為痛苦的時刻,要讓這個孩子活下去,他就必須舍棄自己的生命。

  除此之外,別無選擇。

  一生低聲下氣、地位卑微、終日帶著討好笑容的張敏終于做出了他人生最后的抉擇——一個偉大的抉擇。

  “陛下,您已經有兒子了。”

  【離別】

  朱見深驚詫地回過頭,第一次認真地打量著這個為他梳頭的宦官。

  “你剛才說什么?”

  “陛下,您已經有兒子了。”

  朱見深一動不動地盯著跪在地上的張敏,確定他并非精神錯亂之后,方才半信半疑地問道:

  “在哪里?”

  但這一次,張敏沒有立刻回答他的問題,而是選擇了沉默。

  朱見深疑心頓起,厲聲追問道:

  “為什么不答話?!”

  跪在地上、半輩子卑躬屈膝的張敏抬起了頭,無畏地看著朱見深,提出了一個條件:

  “我自知說出此事必死無疑,但只要皇上能為皇子做主,死亦無憾。”

  就這樣吧,我相信我做出了正確的決定。

  朱見深被眼前的這個小人物震懾住了,他知道,一個有膽量說出這句話的人是不會說謊的。

  “我答應你,告訴我在哪里吧。”

  然后他得知自己有一個已經五歲多的兒子,正在后宮的安樂堂內玩耍。

  此時的朱見深什么也顧不上了,他喜形于色地奔向了后宮,并立刻派人去安樂堂接他的兒子——大明皇位未來的繼承者。

  此時的后宮已經亂成一團,大家都已知道皇帝派人來接孩子的消息,宦官宮女們都十分高興,而妃嬪們也紛紛來到紀姑娘的住處,向她道賀。

  這也是一件十分自然的事情,自古以來母以子貴,紀姑娘保住了孩子,很快就能成為紀貴妃甚至紀皇后,甚至有可能取代萬貴妃成為后宮的統治者。

  紀姑娘微笑著送走了前來祝賀的人們,然后她關上了房門,向她的兒子做了最后的道別。

  她在戰爭中永別了自己的親人,被俘獲進宮,在孤苦中延續著自己的生命,直到這個孩子的出現。六年的含辛茹苦,九死一生,她和自己的孩子最終熬到了出頭的這一天。

  但此刻的紀姑娘并沒有絲毫的喜悅,因為她十分清楚,雖然皇位正向她的兒子招手,但死亡卻離她自己越來越近。

  萬貴妃會毫不猶豫地殺死所有與她為敵的人,在這座皇宮中,沒有任何人可以保護她的安全,即使她是皇子的母親。而孩子的父親,軟弱的朱見深對此也無能為力。

  她看著自己的孩子,這個她在世上唯一的親人,最后一次親手為他穿上了衣服,最后一次緊緊地將他擁入懷中,哭泣著向他告別:

  “孩子,你走后,我也活不了多久了,你去到那里,看見一個穿著黃色衣服,有胡子的人,那就是你的父親啊,今后一切千萬小心,母親再也不能陪伴你了。”

  年幼的皇子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為什么周圍的人今天表現得如此奇怪,為什么母親會痛哭失聲。他只知道,自己就要離開這里,到另外一個地方去,去找一個有胡子的人。

  離開了哭泣的母親,這個孩子在他出生五年后第一次走出了自己居住的地方,離開了母親,坐上了迎接他的小轎,踏上了未知的道路。

  很快,他到達了這次旅行的終點,他的父親正在那里等待著他。

  由于深居簡出,這位皇子快到六歲了還未理發,頭發一直垂到了地上,他就這樣跌跌撞撞地向那個穿著黃色衣服、坐在椅子上正凝視著他的人走去。

  朱見深看著這個向自己走來的孩子,激動的心情再也無法抑制,他立刻迎上前去,抱住了這個孩子,放在自己的膝上,仔細地端詳著他。

  很快,他哭了,他一邊流著眼淚,一邊緊緊地抱著孩子大聲說道:

  “這是我的兒子,這是我的兒子啊,他像我!”

  不用親子鑒定,不用指認,不用證據,這就是我的兒子,毫無疑問。

  他牽著這個孩子回到了自己的寢宮,并告知母親周太后和所有的大臣們,自己有兒子了。

  所有的人都歡呼雀躍,周太后更是興奮異常,抱著她這個來之不易的孫子絲毫不肯撒手,大家都在為大明帝國后繼有人而高興,只有一個人例外。

  后宮中的那個女人已經憤怒得幾乎喪失了理智,派去墮胎的人敷衍了她,派去謀殺的人隱瞞了她,所有的人都知道這個孩子的存在,卻沒有一個人告訴她。

  “你們都欺騙了我!”

  復仇的欲望在她心中猛烈地膨脹。

  讓那個孩子和她的母親消失,讓一切都回到事情的起點,敢于欺瞞我的人,一個也不能放過!

  那個在宮中躲藏了多年的孩子終于可以正大光明地生活下去了,他有了自己的寢宮,自己的宮女宦官,自己的從屬,也有了自己的名字——朱祐樘。

  紀姑娘也變成了紀妃,正式成為了朱見深的合法妻子,這個廣西來的小姑娘似乎已經迎來了人生的轉折。但事實證明,她對自己命運的判斷十分準確。

  朱祐樘進宮一個月后(成化十一年六月),紀妃死于后宮住所,死因不詳。

  關于她的死亡方式,最終并沒有一個定論,有的說她是被逼自盡,有的說是突發重病身亡。但她的死因卻似乎并沒有引起什么爭論,后世那些特別熱衷于挖人隱私的歷史學家們,出人意料地對這件事情也沒有產生太大的興趣。

  因為所有的人都知道兇手的名字以及行兇的動機。

  這位從廣西來的小姑娘就此結束了她的一生,直到現在,我們仍然不知道她的名字,她的家庭成員,甚至于她的準確年齡。因為她不善言談,入宮之后大多數時間,她只是靜靜地干著自己的工作,接受著別人交給她的任務,從未向人談起她的故鄉和親人。

  十二年后,她的兒子、已經成為皇帝的朱祐樘曾發動無數人去尋問他母親的家世和親人,廣西各級官員自發動員起來,從布政使到縣令,甚至包括當年曾經出征廣西的韓雍手下的將領們,紛紛赤膊上陣,改行當了戶口緝查員。他們挖地三尺,歷時近十年,把廣西全境翻了個底朝天,鬧得四處雞犬不寧,最終卻只找到幾個想借機發財的騙子。

  無奈之下,朱祐樘唯有在當地樹立祠堂,冊立封號,以緬懷對這位偉大母親的哀思。

  在歷史上,她最終也只是一個曇花一現、連名字也未能夠留下的女子。

  但我仍然記下了她的名字——一個盡力保護自己孩子的母親,一個善良的女人。

  聽到紀妃去世的消息,宦官張敏苦笑著嘆了一口氣:

  “這一天遲早是會來的。”

  幾天之后,他在后宮中吞金自盡。

  當一個人不得不走向死亡時,自殺代表著尊嚴和抗爭。

  就在給朱見深梳頭的那一天,張敏對天許下了一個承諾,用他的死亡去換取這個孩子的生存。上天在這個問題上表現得很公平,他履行了義務,給了這個孩子快樂的生活,也行使了權利,把張敏送上了不歸之路。

  我查了一下史料才發現,從仕途上講,這位叫張敏的宦官混得實在很失敗,從頭到尾,他只是一個門監,在今天這一職務又被稱為“門衛”或是“看大門的”。

  可就是這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看大門的宦官,卻做出了無數名臣名相也未必能夠做到的事情。面對死亡的威脅,他選擇了良知。

  舍棄生命,堅持信念,去履行自己的承諾。這種行為,我們稱為舍生取義。

  張敏,是一個舍生取義的人。

  【幸存者】

  紀妃和張敏都死了,短短一個月間,朱祐樘就失去了他最為親近的兩個人,此時的他還不懂得什么是哀傷,只是偶爾會奇怪為什么母親再也不來看他。

  而與此同時,死亡的陰影也正悄悄地籠罩著這個孩子,對于后宮的萬貴妃來說,這個孩子是個極為危險的人物,他會奪走朱見深的寵愛。于是另一場謀殺的陰謀即將實施。

  可能有人會奇怪,如此惡行,難道沒有人管嗎?

  要知道,萬阿姨雖然年紀大了,卻并不是傻瓜,她之所以敢如此肆無忌憚地除掉每一個她厭惡的人,其中自有原因。

  她看著朱見深長大,十分了解這位皇帝,如果用兩個字來概括朱見深的性格,那就是懦弱。公正地講,朱見深并不糊涂,智商也不低,算是一個正常孩子,可童年的陰影使他的性格十分軟弱,并且有極強的戀母情結(關于這個問題,可以參照四百年后弗洛伊德先生的理論),因而極度依賴萬貴妃。

  這樣的一個家伙,有啥好怕?

  眼看朱祐樘就要英年早逝,另一個女人站出來挽救了一切。萬貴妃雖然統領后宮,但這個女人,她無論如何也是惹不起的。

  此人就是朱見深的母親周太后,按照輩分,萬貴妃還要叫她一聲娘親。要說這位周太后,那可是見過大世面的,想當年,正統土木之變,景泰金刀疑案,刀光劍影,你來我往,周太后都挺住了,萬貴妃搞的這點名堂,只能算是和風細雨的小場面。

  “把孩子交給我,看誰敢動他一指頭!”

  一聲令下,朱祐樘住進了太后的仁壽宮,這下萬貴妃徹底沒戲了。

  可是歷史告訴我們,階級敵人是不會甘心失敗的,不久之后,朱祐樘就接到了萬貴妃的熱情邀請,希望皇太子(此時已冊立)殿下大駕光臨。

  朱祐樘也沒想太多,松一松腰帶就準備上路,此時周太后卻站了出來,鄭重其事地告訴他:

  “去到那里,什么也不能吃!千萬記住了!”

  “要是一定讓我吃呢?”

  “就說你吃飽了!”

  到了地方,萬貴妃果然拿出了很多好吃的東西,和顏悅色地對朱祐樘說:

  “吃點吧。”

  朱祐樘收住了口水,說出了違心的答案:

  “吃飽了。”

  按說事情到這里就算結束了,可是朱祐樘小朋友,世事難料啊。

  “那就喝點湯吧。”

  完了,這句沒教過啊!

  他低下頭開始思考標準答案,一旁的萬貴妃卻仍在不停地催促著,要說這孩子心眼還真是實在,憋半天憋得臉通紅,終于蹦出了一句驚世駭俗的話:

  “我怕有毒!”

  萬貴妃目瞪口呆,看著一臉無辜的朱祐樘,幾乎當場暈倒在地:

  你小子也太直接了吧。

  陰謀被搞成了陽謀,這下徹底沒戲唱了,那湯里到底有沒有毒也不重要了,太子殿下過了一回眼癮,就此打道回府。

  萬貴妃暈倒前最后留言:

  “這小子現在就敢這么干,將來還不得吃了我!”

  自此之后,萬貴妃就如同斗敗的公雞,徹底失去了往日的威風,不敢再墮掉別人的孩子,而朱見深同志也趁開放的大好形勢,越發神勇,又生下了他的第四個兒子(前兩個夭折了,朱祐樘是第三個),此后他又接連生了十余個兒子,一舉徹底洗刷了不育的惡名。可他怎么都不會想到,除了太子之外,那位第四個出生的皇子在經歷了無數風波之后,最終竟然也成了皇帝。

  這些事情得等到四五十年后了,還是先安排成化年間的諸位大人們出場吧,他們已經等不及了。

下一章:
上一章:

97 條評論 發表在“第3部:妖孽宮廷 第四章 不倫之戀”上

  1. …… says:

    他的4兒子是嘉靖老爸?背追封的皇帝?

  2. 明礬 says:

    兩孩子都挺可憐的 同情啊!

  3. ...... says:

    萬貞兒也太壞了吧,都成貴妃了還不滿足,朱見深如果沒了兒子,后面的嘉靖、萬歷怎么辦,連紀淑妃的一個手指頭都不如,真不明白,朱見深是咋的了,喜歡她,大齡婦女。

  4. 崇禎魂 says:

    其實宦官中還是有好人的

  5. 水果 says:

    當年的萬貞兒做的一切確實值得朱見深愛她,可惜歷史賦予了他們另一重身份:憲宗、萬妃。。。

  6. 欣影 says:

    張敏很勇敢,看來好人壞人的確不可以憑職業劃分。

  7. 匿名 says:

    愛如果被扭曲更可怕

  8. 死神 says:

    朱由校是明朝哪個皇帝的兒子

  9. says:

    這個萬妃實在太壞了.只要有靠山.干啥壞事也沒問題.殺太子的媽也沒事.對皇上來說.只要兒子在.他媽死了.后宮還有民間多的是

  10. 欣欣子 says:

    在這個混濁、骯脹的世界里,正義與良知終究是存在的!

  11. says:

    高級笑話:“我怕有毒!”

  12. 匿名 says:

    萬貞兒能讓朱見深廢掉吳皇后,不但是因為她有憲宗的寵信,另有一個更深層次的原因:她是孫太皇太后的親信。朱見深廢皇后,自然要稟報(或者說照會)孫太皇太后和周皇太后,孫太皇太后自然護著自己的親信,有她支持,周皇太后自然也無話可說,更何況萬貞兒是一直照顧朱見深的人,說大一點,她是憲宗的恩人,周皇太后想要阻止也沒有理由。

  13. 思明 says:

    不是嘉靖,他的第四個皇子是嘉靖的父親興獻王。。弘治皇帝是嘉靖的伯父

  14. 清華逍遙生 says:

    人心,永遠是偉大的。它將超越一切,直到地球毀滅。。。。。。

  15. 清華逍遙生 says:

    人心的力量,可以毀滅現在和將來,也可以拯救一切。張敏,我將永遠記住你———一個比我早n百年出生的好人。

  16. 從歷史中感悟一切 says:

    萬姑娘也是個可憐的人,起碼她貪圖的不是富貴,而是他的丈夫

  17. 匿名 says:

    當你們看到這篇文章時 可能以為萬貴妃的冷酷 其實你們深入了解一下應該知道 她愛他這么多年 這就是愛 一對一的愛 按照現在來看 后來的那些妃子 都是小三 但是紀妃對兒子的愛是母愛 我無話可說

  18. 人性的弱點 says:

    看到這一章,我總感覺像電視劇的劇情一樣,歷史真的比電影還有精彩啊!這一章,我看到了人性的光輝!

  19. 于謙才是真正的男人 says:

    原來《后宮》這部劇就是根據這一段歷史改編的啊

  20. 朱元璋 says:

    事實說明不是所有太監都壞的

  21. 瓜爪狐 says:

    如果歷史課本是這樣寫的,當年高考我也不會歷史不及格呀。

  22. 我是龍套 says:

    “我怕有毒!”

    哈哈。

  23. says:

    歷史比小說更精彩

  24. 明月光光 says:

    讀史原來這么有趣,很精彩!

  25. 萬貴妃 says:

    女人也有女人的苦~唉

  26. 登登 says:

    歷史如戲,全靠演技,無得NG!

  27. 登登 says:

    標題:不倫之戀,朱見深和萬宮女沒有血緣關系,只不過年齡差別10幾歲,個人覺得改為忘年之戀更貼切。

  28. 青筑 says:

    人性之美O(∩_∩)O~

  29. 屢試不爽 says:

    女人的天性就是嫉妒,愛的唯一特性就是獨自占有。萬妃值得敬佩是在朱見深最落魄的時候忠貞不渝。萬妃值的很得也正是這種情愛和母愛夾雜在一起的占有欲所導致的變態心理!

  30. 小魚 says:

    鄙視憲宗的懦弱

  31. 瀟湘暮雨 says:

    “我怕有毒!”
    這娃真牛啊

  32. 英雄永流芳 says:

    憲宗和萬妃如果一直是主仆的關系,倒也算是一段佳話,不知道兩個人之間到底是不是真正的愛情。歷史真的比小說還要精彩,看來最有想象力非老天爺莫屬啊

  33. 千里流云 says:

    “我怕有毒”,童言無忌,是實話實說救了他自己!哈哈!!!

  34. 憲宗 says:

    愛一個人不需要理由,這不是軟弱

  35. 我是豐城人 says:

    無奈的小孩子,也是無可奈何的說出:我怕有毒

  36. 天下大勢 says:

    還是做一個誠實的小孩好啊

  37. 捭闔第一 says:

    宮廷險惡!

  38. 也先 says:

    實在不用搞什么潛規則。

  39. 飄來蕩去 says:

    不錯。

  40. 張敏 says:

    額………………………………………………

  41. p?y says:

    想半天也 不知道他四兒子是哪個皇帝

  42. 隨便 says:

    終于看到了一個自鄭和之后的好太監。不過朱見深的品味太差了,居然喜歡“黃金剩斗士”。不過,也自有他的理由。

  43. 朱見深 says:

    你可以侮辱我的品德,但不能侮辱我的品味

  44. 匿名 says:

    看的心里很震撼,一個廣西來的無名女子,她沒想到她未來的兒子就是中國的皇上。。。

  45. 478368 says:

    他四兒子是嘉靖的父親興獻帝

  46. 人才無極限 says:

    朱祁鎮是個替人著想的好孩子

  47. 永樂大帝 says:

    非是善良使然 實為同病相憐 同仇敵愾故而 亦可見萬妃人緣之差

  48. 桃子 says:

    太搞笑了,陰謀搞成陽謀

  49. 黃來福 says:

    最善良的是人,最可恨的也是人。人真是奇怪的動物

  50. 力克垰 says:

    541851274274501741

  51. 不是所有的糖都甜 says:

    有兩點感慨:一,好人會有好報,(雖然幾率不大)二,人不可貌相,

  52. 你在一 says:

    榮譽稱號你了非

  53. 名揚天下 says:

    善良的女人,偉大的母親,看后淚流滿面。。。。

  54. 雪影竹印 says:

    這紀姑娘不是善良,壓根就是缺心眼!我感覺她就是一個誰欺負她也不在乎的人.被皇帝強暴了也無所謂的,沒心沒肺的令人發指啊!

  55. 席緊平 says:

    樓上各位所言極是

  56. 西施 says:

    那太子他老娘太傳奇啦

  57. 西施 says:

    挨呀

  58. 匿名 says:

    43樓是皇上

  59. 青銅像 says:

    “日子一天天地過去,孩子一天天地長大,而這些生活在后宮最底層的人們卻沒有發現,他們已經創造了一個奇跡。
      從成化六年到成化十一年(1475),整整五年時間,緊密森嚴的后宮中多了一個孩子,這一點,幾乎所有的宦官、宮女、妃嬪們都知道,但他們卻無一例外地保持了沉默,守住了這個秘密。”
    這一段太精彩了,拍成電影一定很好看!

  60. 匿名 says:

    堪稱奇跡!

  61. 男神 says:

    我怕有毒……….

  62. bogardi says:

    寫得太好了。這么晚才看到這本書。。。太喜歡了。。。。

  63. yy says:

    yyyyyyyyyyy

  64. 木蘭雪 says:

    54的賤貨,嘴巴給我放干凈點。那依你看來什么叫善良?

  65. zzz says:

    感動!感動萬阿姨對朱見深的深情看護,也感動太監宮女們善良的保護紀姑娘!滄海橫流,人性的光輝是永恒的!

  66. fff says:

    拍成連續劇吧!

  67. 忍不住說話 says:

    作者也太會亂寫了,事實上的萬妃根本不是這種人,看幾本所謂的野史,就來亂瞄黑。試問上有太后,下有百官,身側內侍,倘若她真做了這些事情,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她還能平安活到自然死亡?皇帝也不是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的,如果她真做了亂國本的事,皇帝想保也保不住她,好好看看史書那些所謂的人物存在時間,比如張敏死于什么時候,就知道,這純屬胡說。假如她真殺了紀妃,兒子登基后也早把萬妃挖墳掘墓了,而且之前兩母子住在宮外,是皇帝自己的安排,紀妃是病死,而且兒子進宮前就有病,他還被萬妃撫養了幾個月。去查查他進宮時候發生的大事,和大臣的奏章就能看出來。

  68. 匿名 says:

    67。樓上,那你自己說萬妃究竟是什么人。說作者是看野史,買正版書翻到最后一頁,看看作者的資料是哪來的。不過你這么愛較真,為什么要到這網來看呢。

  69. 匿名 says:

    67樓上,本來不想說話的,看你大言不慚,就回復你一下,以下內容來自明史列傳第一,不信自己去翻,可見明月沒有胡說八道。
    孝穆紀太后,孝宗生母也,賀縣人。本蠻土官女。成化中征蠻,俘入掖庭,授女史,警敏通文字,命守內藏。時萬貴妃專寵而妒,后宮有娠者皆治使墮。柏賢妃生悼恭太子,亦為所害。帝偶行內藏,應對稱旨,悅,幸之,遂有身。萬貴妃知而恚甚,令婢鉤治之。婢謬報曰病痞。乃謫居安樂堂。久之,生孝宗,使門監張敏溺焉。敏驚曰:“上未有子,奈何棄之。”稍哺粉餌飴蜜,藏之他室,貴妃日伺無所得。至五六歲,未敢剪胎發。時吳后廢居西內,近安樂堂,密知其事,往來哺養,帝不知也。
      帝自悼恭太子薨后,久無嗣,中外皆以為憂。成化十一年,帝召張敏櫛發,照鏡嘆曰:“老將至而無子。”敏伏地曰:“死罪,萬歲已有子也。”帝愕然,問安在。對曰:“奴言即死,萬歲當為皇子主。”于是太監懷恩頓首曰:“敏言是。皇子潛養西內,今已六歲矣,匿不敢聞。”帝大喜,即日幸西內,遣使往迎皇子。使至,妃抱皇子泣曰:“兒去,吾不得生。兒見黃袍有須者,即兒父也。”衣以小緋袍,乘小輿,擁至階下,發披地,走投帝懷。帝置之膝,撫視久之,悲喜泣下曰:“我子也,類我。”使懷恩赴內閣具道其故。群臣皆大喜。明日,入賀,頒詔天下。移妃居永壽宮,數召見。萬貴妃日夜怨泣曰:“群小紿我。”其年六月,妃暴薨。或曰貴妃致之死,或曰自縊也。謚恭恪莊僖淑妃。敏懼,亦吞金死。敏,同安人。
      孝宗既立為皇太子,時孝肅皇太后居仁壽宮,語帝曰:“以兒付我。”太子遂居仁壽。一日,貴妃召太子食,孝肅謂太子曰:“兒去,無食也。”太子至,貴妃賜食,曰:“已飽。”進羹,曰:“疑有毒。”貴妃大恚曰:“是兒數歲即如是,他日魚肉我矣。”因恚而成疾。孝宗即位,追謚淑妃為孝穆慈慧恭恪莊僖崇天承圣純皇后,遷葬茂陵,別祀奉慈殿。帝悲念太后,特遣太監蔡用求太后家,得紀父貴、紀祖旺兄弟以聞。帝大喜,詔改父貴為貴,授錦衣衛指揮同知;祖旺為旺,授錦衣衛指揮僉事。賜予第宅、金帛、莊田、奴婢,不可勝計。追贈太后父為中軍都督府左都督,母為夫人。其曾祖、祖父亦如之。遣修太后先塋之在賀者,置守墳戶,復其家。

  70. 美麗邂逅 says:

    當年明月同志:你的大作俺已讀了3遍,百看不厭,贊你史學作品第一人。提點意見:啥時候有新作品,期待中!

  71. 匿名 says:

    68、69樓自己無知還說67樓大言不慚 簡直搞笑

  72. 匿名 says:

    SB的69樓 孝宗被立為太子時 還有十幾個皇子一起參與儀式 而吞金的張敏活到了 成化二十一年

  73. 匿名 says:

    傻逼的72樓,你他媽睜開狗眼仔細看看那倆個張敏是你媽同一個人嗎!傻逼!

  74. 匿名 says:

    73樓你要傻逼到什么地步, 那個和你一樣傻逼的張敏告訴朱見深他有一個兒子后吞金自殺。 可是那時朱見深已經有兒子了。那張敏是腦子有問題嗎? 后宮的嬪妃有不少背景大的 ,你能讓一個嬪妃墮胎 ,但讓幾十個墮胎 這些嬪妃后面的勢力聯合起來 朱見深都保不住萬貴妃。別說沒證據,讓幾十個墮胎不留證據是不可能的。如此毒害皇子 就是朱見深想保其他皇室成員和官員們也不會答應。

  75. 匿名 says:

    74樓,帝召張敏櫛發,照鏡嘆曰:“老將至而無子“?????????

  76. 吉林水妖 says:

    這是一部看了能讓人笑出聲來哭出淚來驚出汗來的驚世之作,可惜看晚了,才看了兩部,期待以下的幾部都會精彩

  77. 匿名 says:

    回復 59: 已結拍成電視劇了 ,楊怡的

  78. 匿名 says:

    《后 宮》

  79. 匿名 says:

    一帝功成,何止萬骨枯 這一句太精彩了

  80. 匿名 says:

    75樓 帝召張敏櫛發,照鏡嘆曰:“老將至而無子“????????? 那之后的冊封大典上 那些皇子怎么來的?石頭里蹦出來的?

  81. 匿名 says:

    再次回復75,你以為皇宮是什么地方 ,太監宮女集體藏起一個小孩 就能完全瞞住萬貴妃? 真要這樣皇帝那天腦袋搬家都不冤。還有你以為只要指著一個小孩對皇帝說這是你的孩子 皇帝就認了? 你以為以前能驗DNA 的啊 還是靠所謂的滴血認親? 你解釋不清楚孩子的來路 擅自將一孩子藏于皇宮 死罪 ,真能解釋清楚 萬貴妃早被滅九族了。

  82. 朱美倫 says:

    有人性的皇帝。好皇帝真少。

  83. 走南闖北情未了 says:

    看來皇帝也不是那么好當的!怪不得歷史上有很多皇帝的兒子只愿做個清閑自在的王爺!

  84. 甘太太 says:

    81樓的,可能你不知道啥叫一個模子印出來的,宮里的能生育的男人就一個,那就是皇帝,不是他的是太監的嗎?再說小孩出生日期推算出受孕月,你以為古人是傻的嗎?人家至少比你有 文化。

  85. 匿名 says:

  86. 匿名 says:

    84樓 我讀書少你別想騙我,你不知道皇宮里還有衛兵這些正常男人嗎?他們無法進入后宮,所以后宮出生的算在皇帝頭上沒問題,但是那些宮女呢,你試試沒有皇帝臨幸,或是臨幸了但受孕時間不對的 你算皇帝頭上試試。如果都算皇帝的那樣 皇帝每次臨幸就不需要賞賜物件當憑證了。 還有一個模子印出來就行?皇帝那么多兄弟 他們的孩子 萬一有個長得像皇帝的 你是不是認為皇帝干壞事了? 任何一個皇子都有可能是未來的皇帝 他們從一出生下來 就有專門的官員登記在冊 什么時間什么地點生母是誰 記錄得清清楚楚。朱祐樘出生時沒有官員登記甚至皇帝都不知道他的存在 哪怕他母親曾經被皇帝臨幸 歲數也對得上,但是誰證明他就是這位宮女被皇帝臨幸后所生的?那群隱瞞皇子偷偷養在皇宮的“亂臣賊子”?單單隱瞞不報 就夠他們殺頭的了 更別說還在皇宮里偷偷養了5年 不管什么目的滿門抄斬是肯定的。別以為長的像就能讓皇帝認,古人沒那么白癡,鬼知道你是不是特意找個長的像來冒充。別說什么不可能,都讓你在皇宮養了5年了,你們這群神通廣大的還有什么做不到?如此身份不明的朱祐樘別說后來當皇帝了 單單一出現就等著和那群養育他的太監宮女門一起被砍頭了包括那位前皇后 。還有問你個問題 你認為皇宮防衛能松懈到讓他們養育一個孩子5年之久不被任何人發現嗎?能逃過你們眼中惡毒的萬貴妃的耳目?還有就算皇帝強認了 將來當了皇帝也會因為身份問題 成為那些藩王造反一個求之不得的好借口。古人聰明 他們聰明到 哪怕庶出的孩子再優秀 哪怕嫡出的孩子再平庸繼承皇位的 永遠都是嫡子優先。所以中國大部分皇朝才沒有因為皇位的爭奪陷入內亂。讓一個身份不明的孩子來擾亂朝綱 ,別說萬貴妃的人不答應 就是反對萬貴妃的人也不會答應。

  87. 匿名 says:

    84樓再次和你說 哪怕就是皇帝到死也沒有孩子 ,也只會是從藩王中選擇一個孩子過繼給皇帝后繼承皇位。也不會讓朱佑樘這樣身份有問題的人繼承 以免將來出現大亂。繼承皇位的人身份有點問題 隨時都可能造成血流成河的局面。你說古人聰明比我有文化 對啊,所以真要像明朝那些事兒那樣寫的 朱佑樘只會是被砍頭的下場。

  88. 朱見深 says:

    84樓瞎逼逼

  89. 朱朱祁鎮 says:

    啥,俺兒子搞姐弟戀?嘖嘖,真怪我當年去北狩沒看好他。

  90. 匿名 says:

    孝穆紀太后,孝宗生母也,賀縣人。本蠻土官女。成化中征蠻,俘入掖庭,授女史,警敏通文字,命守內藏。時萬貴妃專寵而妒,后宮有娠者皆治使墮。柏賢妃生悼恭太子,亦為所害。帝偶行內藏,應對稱旨,悅,幸之,遂有身。萬貴妃知而恚甚,令婢鉤治之。婢謬報曰病痞。乃謫居安樂堂。久之,生孝宗,使門監張敏溺焉。敏驚曰:「上未有子,奈何棄之。」稍哺粉餌飴蜜,藏之他室,貴妃日伺無所得。至五六歲,未敢剪胎發。時吳后廢居西內,近安樂堂,密知其事,往來哺養,帝不知也。

  91. 67樓,下面一段話來自明史 says:

    孝穆紀太后,孝宗生母也,賀縣人。本蠻土官女。成化中征蠻,俘入掖庭,授女史,警敏通文字,命守內藏。時萬貴妃專寵而妒,后宮有娠者皆治使墮。柏賢妃生悼恭太子,亦為所害。帝偶行內藏,應對稱旨,悅,幸之,遂有身。萬貴妃知而恚甚,令婢鉤治之。婢謬報曰病痞。乃謫居安樂堂。久之,生孝宗,使門監張敏溺焉。敏驚曰:「上未有子,奈何棄之。」稍哺粉餌飴蜜,藏之他室,貴妃日伺無所得。至五六歲,未敢剪胎發。時吳后廢居西內,近安樂堂,密知其事,往來哺養,帝不知也。

  92. 匿名 says:

    90 91你說的這段話 原作者特意注明這是他從一個太監哪里聽說的 他沒任何證據 信不信由你們,后面很多記錄都是抄他的但沒把他這注明寫上。

  93. 匿名 says:

    還有90 91 問你個問題都知道萬貴妃謀害皇子 都寫上史書了 結果萬貴妃竟然沒被滅九族這簡直就是奇跡。這可不是皇帝想保就能保住的。就算后面的朱佑樘也不追究 但這是可以放過的?明朝那些官員是擺設?那可是能和皇帝對著干的存在啊。你當古代尤其是朱棣后穿錯鞋都能被砍腳的時代是說著玩的。
    帝不知也,連皇帝都不知道,忽然冒出來就想成為皇子成為未來的皇帝 死都不知道怎么死。想想嘉靖是怎么登帝位的,身份在那擺著沒人能和他搶,想想南明為什么會內斗那么厲害就是因為崇禎的兒子沒一個活的 ,沒一個能服眾的皇子繼承皇位。想想萬歷想不認宮女生的孩子都不行,換個人當太子都不行 因為有記錄。同樣朱佑樘出生連皇帝都不知道 沒專門官員登記身份 確認身份就是真的都當假的看待。朱棣為了皇位都能造反。由一個身份不明的朱佑樘當皇帝 ,底下的藩王天天造反玩了。這可是天底下最好的借口。
    養到5 6歲沒記錄哪怕長的一樣都沒用。而且懷上皇子就必須報告這可不是你想不說就不說的。生下來還秘密養著 一句圖謀不軌就能當假的殺了。而且朱見深如此的愛萬貴妃他會冒著萬貴妃將來被報復的風險認這小孩?估計先下手殺朱佑樘的就是他。

  94. 匿名 says:

    一群太監宮女在宮里偷養小孩數年甚至前皇后都參與進來,誰都知道就萬貴妃不知道,她耳目都探聽不到任何信息,更離譜得是這小孩更是能做到不哭不鬧不引起注意,知道哭鬧被人知道就死定了小小年紀就成為資深宅男。 萬貴妃的小孩被愛屋及擁有最好的待遇一樣夭折了,一堆太醫都救不回來。這個朱佑樘天天連太陽都不能出來曬只能躲起來這種暗無天日的活法 大人都受不了 小孩更別說了竟然沒生一點病,只要有點病就是那些太監宮女懂醫術也沒有藥材怎么治,宮里可是各種藥材少一點都是嚴重問題的地方。朱佑樘這離譜的故事就和 以前雍正改遺詔篡位一樣就騙騙普通人欺負他們不知道清朝的圣旨是用三種語言寫的。還有清朝嘉慶皇帝因為發往各附屬國的圣旨中把乾隆的出生地寫錯了 都要800里加急追回來,朱佑樘這黑戶口我很想知道朱見深要怎么向內閣、藩王、后宮、太后和天下百姓解釋。

  95. 匿名 says:

    91樓 你以為明史寫的就全是對的?你仔細想想其中多處矛盾。1、不管后宮眾嬪妃還是宮女懷了皇子必須匯報,因為你懷的是皇帝的孩子,身份天生就不一樣隱瞞就是欺君之罪。2、哪怕是宮女如懷上皇子就會有專人照顧 生產時有宮里專用的產婆接生 有官員等著登記皇子信息,那位太監是什么身份能直接把皇子抱走無視那些人,皇子說沒就沒你當是小事? 哪怕是死嬰都會先太醫查驗后按皇子身份下葬 抱走了 你一個太監那去弄個死嬰代替。3、就算宮女害怕孩子被害 懷著不說 前幾個月還好 7 8個月后 你瞞的住? 她身份是宮女還要干活抗得住? 4、 朱佑樘5歲出現在皇帝面前時 他還有哥哥活著 “上未有子,奈何棄之” 這太監神經錯亂了嗎 5、宮女太監皇后秘密撫養朱佑樘 你以為是做好事? 這是死罪 滅九族的。 圖謀不軌意圖顛覆朝廷 這個罪名就能讓他們全完蛋,朱佑樘是真是假都無所謂。

  96. 偉大的努比斯 says:

    人性的可怕啊

  97. 歷史各有各的看法 says:

    看樓上的一個個都為了證明自己的見解的正確而否定別人也真的無語??

發表評論

本周熱門
隨機推薦
体彩11选五任三技巧